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萝莉的要求

  「呼~~真是累死人了」。

    在完成一天的工作之后,又要爬五层楼回到小小公寓,还真是不容易啊。

    奇怪的是,每天这样爬上爬下的,怎么就是瘦不下来。

    对了,初次见面,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陈天生,天生天养的天生。

    直到老爸临走前,都还没有问过他,为什么给我取这么俗的名字;而在老爸

    之前就因病离开的老妈,就更没有机会问过了。

    虽然爸妈膝下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但是家里也没留下什么遗产,幸运的是

    也没有留下债务,让我可以继续住在这个租来的小小公寓里.

    在这个两房一厅的小地方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了,从十岁搬到这里之后就没离

    开过。

    还好房东太太一家人很好说话,不但让我续住,还算我便宜一些。

    更在我手头紧迫的时候,让我拖欠一两个月的房租。

    虽然遇到这么多人帮忙,但是如果没有那次的机会,我现在应该还在前面的

    便利商店当个店员。

    那是两年前的一次心血来潮,买下了人生中第57张彩券。

    还记得开奖的那一天,我瞳孔缩小、心跳加速、双手出汗的把彩券上的数字

    看了又看,终于确定我中了两百多万的2奖。

    虽然对许多有钱人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数字。

    (我也希望再多中一个号码,那就一辈子躺着过了……不对,那好像是植物

    人…)但对我这种受薪阶级而言,可是两桶金啊!!在离职之后我开了一间桌游

    店,并聘请了几位美丽活泼的大学生妹妹当店员。

    由于附近大学离此不远,加上我们不时举办个比赛、送送奖品,又有漂亮妹

    妹教学。

    生意很快就好了起来,靠着这个声势、丰富的游戏及舒适的环境,店里的生

    意一直都不错。

    扣除不低的人事和店租成本,所赚的钱仍够我平稳的生活。

    只是想要有车有房娶个老婆,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何况自己长像虽然不至于噁心,但也只能称上忠厚老实,和帅是没有缘份的。

    加上退伍之后不顾虑身材,等到惊觉大势已去时,已胖到9o公斤了。

    凭这种条件,又不是多金男,当然就只能做宅男了。

    不过,这个天气怎么热成这样。

    难得店里没什么事,可以让我们的看板娘亚幸全权代理,自己好好的过个轻

    松午后。

    这样下去,人都快死了,还谈什么LoL大战十五场。

    还是上去顶楼洒个水,降降温吧。

    提了水桶,往顶楼走。

    刚跨出天台的门,就被门边的人影吓了一跳。

    「啊~~」。

    「哇~~~可心,是你啊!怎么一声不吭的躲在这里?」。

    「天生哥……没有啦,我只是……只是喜欢……待在这里」。

    可心低着头,声音细小得几乎快听不见。

    「喜欢待在这里?你知道现在的温度是36度吗?你是想把自己烤熟啊?像

    这种要求我这辈子没见过」。

    我套用周星驰的台词,想让气氛轻松点。

    「哈哈~~天生哥,你说话好好笑~~」。

    可心被我逗得笑了出来,但我却在她抬起头的那一刻,看到脸上的泪痕。

    「可心~你刚刚哭了?」。

    「………」。

    听到我的问句,她又沉默了起来,头也又低了下去。

    「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我轻轻摸着可心柔顺的短发。

    「没有…没有……」。

    带着鼻音的否认,清楚的告诉我,在那可爱的脸孔下隐藏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虽然我不太了解女孩子(对不起,没交过…),但是这个年纪的小女孩。

    要不和朋友吵架、不然和家人吵架,再不然和喜欢的人吵架。

    都是吵架是有点奇怪,但是也脱离不了这种小事。

    总不会预知明天慧星要撞地球,在为大家默哀吧…「没关系的喔!碰到什么

    事都可以跟天生哥说,虽然我不是女生,但是我也经过你这样的年纪,应该可以

    想想办法。而且,我又没有和别人一起住,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

    我弯下腰,看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竭尽所能用我最诚恳的语气说着。

    「嗯……真的没事……」。

    可心眼睛看向一旁,完全就是在说假的啊!「这样啊~~好吧!如果你不愿

    意说的话,哥哥也不勉强你。但是如果你找不到人听你的烦恼,我会随时当你倾

    诉的对象。而且,绝对保密」。

    说完后,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走下楼。

    Fuck,那满满一桶的水还留在楼上……算了,等可心离开之后,我再上

    去拿。

    现在还是让她先冷静一下,一直有个想帮她的人在面前晃来晃去,对这种青

    春期的小孩来说,应该是很令人火大的吧!还是别当这种惹人厌的家伙。

    把门开着,这样才知道她什么时候下去,我就可以上去拿桶子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后,轻轻的脚步声从楼上传下来。

    真亏了这个小妮子,我大概五分钟就会被晒倒了。

    接下来……脚步声停在我的门前「天生哥……你在吗?」。

    可心怯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在啊,门没锁,进来吧!」。

    门被缓缓打开,探进一个小小的脑袋和乌黑的眼睛。

    不错,有危机意识,知道不能马上冲进男生的家里。

    「嗯~~那我进来了」。

    确认我没有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之后,可心才踏进我的小公寓。

    「我已经找不到别人可以听我说了,只好找天生哥……」。

    她像只踏进蛮荒世界的兔子,两手抓着短裤的裤管,一副好奇又不敢乱瞄的

    神情。

    「好~~~你先坐一下,我倒个果汁」。

    因为客厅和厨房是连着的,所以她也就放心的坐在沙发上,看我加冰块、倒

    果汁。

    呃~~~看得有点太仔细了,应该不是怕我下药吧?我这么正直老实的人…

    …「好了~~你先喝一下果汁,在上面待这么久,应该快昏倒了吧?」。

    我把果汁放在她面前说到。

    「谢谢天生哥~~」。

    可心说完,双手端起果汁,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还会先道谢,真有家教,再加一分。

    说起来,之前只有在公寓门口或楼梯间碰到的时候,匆匆打个招呼。

    除此之外,只有把店内汰旧的游戏带回家;看她直盯盯的看着,好像很有兴

    趣的样子。

    我就随手把游戏送给她,还让她妈妈特别上来道谢。

    在这些过程中,并没有很仔细的打量过她。

    就趁着她喝果汁的时候,稍稍看了一下。

    长长的头发、鹅蛋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鼻子虽然不算小巧精緻但也坚挺

    适中,加上略为粗黑的睫毛。

    如果个性强硬,应该颇有几分女中豪杰的味道。

    以目前看来女中豪杰没有,但清秀可爱是绝对称得上。

    「那个……」。

    在我默默评鉴的时候,可心已经喝完果汁。

    「嗯?」。

    「天生哥真的不会告诉任何人?」。

    可心用不安的表情,再次向我确认我的人格与信用。

    「真的不会,一不会告诉你妈妈、二不认识你的老师同学、三我自己又没有

    什么朋友。所以你可以放心的」。

    「嗯……其实……是因为,我上个礼拜……被一个不认识的叔叔摸了……」。

    我想…就算当时超人破窗而入,我也不会比较现在更震惊。

    本来一直以为只是人际关系之类的小事,没想到竟然是对女孩子造成严重伤

    害的事件。

    因为一时的错愕,让我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好说。

    看我沉默不语,可心继续往下说:「上个礼拜考完试,中午我就回来了。在

    门口看到一个穿蓝色工作服的人,按电铃说要查水表。然后就有人把公寓的门打

    开,那个人就进去往楼上走。我跟在他后面,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准备要开门. 那

    个人上楼到一半突然往下走,经过我后面的时候,拍了一下我肩膀。我才回头,

    他马上就摀着我的嘴巴,然后拿着一把刀子在我面前晃一晃……那时候家里又没

    有人在家,刀子又离我好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口气说到这里的可心,终于忍受不了恐惧情绪的回忆,呜呜咽咽的哭了起

    来。

    我轻拍着她的背,帮助她平缓情绪。

    后面的事情也不用她再回忆了,反正知道是怎么回事,多说只是造成她的难

    过。

    「不要怕,那个叔叔已经不在了。以后家里如果没有人,你又碰到奇怪的人,

    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吧!我会立刻下来接你的」。

    我尽量温和的提出我的保证,希望能减轻受伤小女孩的不安。

    「嗯……谢谢天生哥」。

    停住啜泣的可心,露出僵硬的笑容。

    唉~~这种事,可能只得靠时间平复了。

    「那…你有跟你妈妈说过吗?还记得那个叔叔的样子吗?」。

    「有…但是妈妈说,这种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如果传出去了,别人会看不起

    我。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如果知道的话,那我可能就要转学了。所以妈妈只希望我

    以后要小心一点……」。

    原来是这种传统的观念,才让一个小女孩压抑着当时的恐惧,加上又找不到

    人说,只好自己窝在顶楼看太阳了。

    不过这种事,我一个外人实在没办法做什么。

    不管是直接和家长沟通,还是报警。

    最后的结果,恐怕还是可心受到的伤害最大。

    我还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她的窘境,可心看我沉默那么久,就开口问了:

    「天生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被人家给……」。

    「没有~~~绝对没有,这绝对不是你的问题,可心是对的,错的是那个坏

    人。我绝对不会看不起你,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喔」。

    虽然急于澄清,但听在女孩子耳里,被夸奖可爱也是高兴的事情吧?可心的

    脸红了一下,但马上又变回阴郁的表情:「但是…那时候,我被那个人用刀子威

    胁我和他到顶楼。然后……他逼我把内裤脱掉,就……就直接把手指……插进…

    …里面」。

    说到这里,可心已经是满脸通红,一副再也说不下去的样子。

    「没关系,不要再说了,那个已经过去了」。

    对于现实无法改变的我,只希望她不要一直用那场噩梦折磨自己。

    可心没有理会我的劝阻,继续说下去:「我觉得好痛,但是他手指还是很用

    力的一直进进出出……然后…然后他说:『看你这么清纯,没想到是这么淫荡的

    小女孩啊!被人用刀子押着,还淫水流个不停。』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希望

    他赶快停下来。

    但是他还是一直做那件事,还不停问我是不是很舒服………。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彷彿等待宣判的犯人。

    盯着我的眼神带着期待和哀求:「天生哥,我是不是像他说的……是个很淫

    荡的……」。

    「不是!」。

    我的回答快速且坚决,还把可心吓了一跳。

    「那只是他心理变态,并不是可心的问题. 他只是想用那种话,让你感觉到

    不舒服,来满足他的心理」。

    「但是…那时候他说,那里有湿湿的……但是…我真的没有舒服」。

    可心一脸困惑又极欲否定的说。

    看来应该要告诉这个小女孩,关于这方面的正确知识。

    以免这样的阴影,造成她对性方面的误解跟害怕,这样将来的婚姻恐怕是不

    会幸福的。

    而且她老妈是那种想法,看来也不会在这方面有多开明的教育了。

    虽然这个年纪学校应该都教过了,不过……我很怀疑我们教育在这方面会避

    重就轻。

    我只好抛弃一下成年男子的矜持,来拯救一个无辜生命的未来了!「话说,

    可心你对这方面的事情,了解多少?」。

    我试探性的问到。

    「我……学校里面有教,还有图书馆有性教育的书,还有……班上同学有看

    一些小说」。

    虽然时代进步了,但是管道好像没有差很多呀?「那…网路上呢?」。

    并不是我想做什么身家调查,只是要先掌握一下情况。

    总不能要我从男女生理构造讲到临盆吧?「我家没有网路…妈妈说办网路我

    只会沉迷在里面。如果要找资料的话,都是到图书馆借电脑…」。

    好吧!连这个部分都这么的传统,难怪十八年前的我和如今的她,「自我进

    修」的管道都如此类似。

    「那……我跟你分享一下我知道的部分吧!」。

    我走到电脑前坐下,可心站在我身后。

    我打开之前网路上找到一套不错的数位教材,点选性教育的部分。

    「呃~~~可能这样有点奇怪,但是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原因。虽然……看起

    来是很令人害羞啦…你就把我当成老师或哥哥就好了」。

    虽然说是教育,但是对着一个小女孩打开一堆性器官的图片,还是让我一个

    宅男有点不自在。

    静心…色即是空……反正她站在我身后,看不到彼此的脸,尴尬程度大减。

    「你看,这边有讲到,当受到刺激的时候会有『阴道分泌液,一般而言称为:

    阴道润滑液,又叫做巴氏腺液,是女性阴道分泌的液体,有着润滑阴道的作用。』

    虽然在性兴奋的时候会大量分泌,但是在紧张、害怕的时候受到外界刺激,会有

    分泌不足的状况。

    虽然还是会有,不过那是因为身体为了保护而分泌的,并不是因为兴奋。

    所以还是会感觉到痛,不是可心有什么不正常的喔。

    一口气把这些东西说完,还加上安抚作用的加油添醋,应该比较能让她放下

    心中的疑虑吧。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谢谢天生哥」。

    后面传来声细若蚊的道谢声,我不用转头都知道她现在脸红到什么程度。

    不过…怎么从讲到一半的时候,就不时用膝盖轻撞我的椅背?我转过头,看

    到双手交握、两只大腿不断互相摩擦的可心,搭配上比刚刚略重的呼吸。

    我就算再怎么没有经验,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可心…你…该不会?」。

    虽是如此,我还是傻傻的出言确认。

    那红透的脸颊,轻轻点了点。

    「为什么……」。

    看到如此奇景,我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我喜欢天生哥」。

    直球!而且正中我的脸,打得我差点失去意识,只能像鹦鹉一样重複「为什

    么?」。

    「因为天生哥常常笑笑的,对大家也很亲切,不时会帮妈妈和二楼奶奶提东

    西。还会送我礼物,而且从刚刚知道那件事情之后,也没有看不起我,还帮我上

    课……」。

    讲到刚刚短暂但充满各种具象图片及可以有无限遐想说明后,小妮子还是再

    也说不下去了。

    「呃…我又不帅、又胖……」。

    「我喜欢像你这样子的」。

    世界真是无奇不有,难道真的有女生是喜欢有肚子的男人「但是我们年纪差

    太多,你又太小,会有问题的……」。

    我感觉我的战线不断的往后退,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程度。

    「我不会跟别人说,也不会让家人知道」。

    可心说着,已经把脸凑到离我非常近的地方,好像要来一场正面对决。

    面对这样强大的气势,我已经完全无法说出任何的理由,还是藉口?「还是

    说,天生哥你不喜欢我?」。

    「没有……呜~~」。

    话刚吐出口,双脣就被更细嫩的双脣堵住。

    她好像神风特攻队的队员,紧紧的闭着眼睛、努力嘟起嘴脣,好像想要把我

    一切的说词都抹杀在口中。

    面对这种热情如火的攻势,我只能努力把头压回去,以免被她撞倒在电脑桌

    上。

    然后,就带着初吻的混乱,沉淫在小女孩柔软的触感中。

    不知道是过了几秒,还是几个小时?我才从可心自杀式初吻的攻击中解放,

    两个人额头靠着,不断的喘着气。

    她弯着腰,双手搂着我的脖子。

    从白色T恤的领口看进去,可以看到运动内衣里,那刚发育不久的小山丘。

    细滑的皮肤,点缀小巧的乳晕。

    看起来像一道精緻的甜点,让人不顾一切的想要品尝。

    「呼~~可心你也太冲动了」。

    我赶快摆脱那邪恶的诱惑,摆出长辈应该有态度…如果还有的话…「嘻嘻~~~」。

    这小妖精,竟然这样回避我的反击。

    「你是很好、很乖、很可爱的小女孩,以后一定会有很多男生喜欢你,会有

    条件比我更好、更有钱,可以带你去很多地方玩、买很多东西给你的……」。

    话还没说完,可心已经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双手紧搂我的脖子。

    「我只要天生哥就好」。

    除了讚歎她的柔软度过人之外,这句话已经足以让很多男人为她去死了。

    再拒绝下去,我一定会因为糟蹋天物被雷劈死。

    藉口也好,什么都好,只要好好回应她就好了。

    我将她推开,可心楞楞的看着站起来的我。

    然后,被我拥入怀中。

    「可心,你真是天下最可爱的女孩子」。

    然后,再度吻上她那小小的嘴巴。

    在我不断的进攻之下,终于打开了那紧闭的双脣。

    四片嘴脣不断开合,互相纠缠。

    还不时吸取从她口中传来,带着甜味的津液。

    等一下应该要好好问她,都吃了什么?直到快没气了,两个人才分开。

    她的小脑袋刚好靠在我的胸前,跟着我喘气的节奏,一起等着呼吸恢复,并

    享受着刚才的余韵。

    这样的小可人,可以被我拥有,真是怎么都没办法想像的。

    我一定是平常好好扶老太太过马路了,这是上天赐给我的恩惠,要好好珍惜。

    想到这里,不由得将她搂得更紧一些。

    「嗯~~」。

    随着我的用力,可心的口中传出一声娇喘,原本平缓的呼吸又更沉重了一些。

    怎么了吗?我的左手放在她背上,稍微加重力道摸了摸。

    没有反应……右手在……屁股上,稍稍加重力道。

    「咿呀~~~」。

    可心马上配合了一声惊呼。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边是敏感地带?「喜欢被我这样抱着吗?」。

    怀着恶作剧的心态,在她耳边问了一句。

    「喜欢……天生哥做的,我都喜欢…」。

    她像只小兔子一样,黏在我身上回应。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把手掌覆盖住她小巧结实的屁股,然后开始抚摸起来。

    随着我的爱抚,可心口中也开始传出轻轻的哼声。

    「嗯…嗯…咿……呀……」。

    一声一声,轻敲着我的心弦,真的比任何天籁都好听。

    看着可心在我的抚摸之下,双眼逐渐迷濛。

    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成就感,还加上一点贪心。

    「啊~~天……生…哥…那里……嗯……哼…」。

    在她一个不注意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钻进短裤里,隔着内裤在屁股上缘搓

    动。

    相较于刚才的爱抚,这样略为骚痒的挑逗,好像更让可心难以忍耐。

    我怀里的身体,像被蚂蚁爬上似的不断扭动。

    「不喜欢吗?说讨厌的话我马上就停下来」。

    怕这样进展太快,造成小女孩惊吓,还是问一下得好。

    「不…嗯…没有…不…喜欢」。

    一个好好的女孩被我弄得话都说不好,真是罪孽啊~~~既然都要下地狱了,

    那让我再过份一点好了。

    「那~~喜欢的话,就把裤子的钮扣解开」。

    听到我这句话,可心的身体好像僵硬了一下。

    不过,还是缓缓的解开了短裤上的钮扣,并且把拉链也拉下来了。

    虽然这样解钮扣送拉链的动作,令我深深感动。

    但由于身体是贴着的,所以她的动作频频碰到我那已经硬到发烫的肉棒。

    让我差点失去理智,想要把可心当场剥光,就地正法。

    不行不行,这是第一次,而且这样一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人要懂得满足。

    随着防线被解除,短裤很自然的掉到地上。在我眼前出现的,是白底彩色圆

    点状的图片。

    「可心的内裤也好可爱,我最喜欢了」。

    我由衷的称讚,毕竟是第一次看到真人秀。

    「天生哥,你这样讲,好像变态喔~~嘻嘻~~嗯~~嗯~~啊」。

    可心嘲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隔着内裤的攻击,给弄得哼声再起。

    「叫我哥就好,好吗?天生哥感觉太生疏了」。

    我提出宅男的愿望,希望她不会知道我的意图。

    「好~~~哥……哥…啊啊~~~」。

    可心十分乖巧的配合,受到小女孩这样称呼加喘息的刺激,我一生的愿望好

    像都实现了。

    为了奖励她,我将双手都放到屁股上,完整的掌握她的敏感部分。

    然后爱抚、揉捏,让这可爱的小屁股在我手中不断变形。

    「嗯嗯~~~啊~~嗯~~~哥……哥~~~~」。

    受到这样的刺激,可心已经有点神智不清的样子,脑袋里有的应该是快感和

    我最后要求她叫我哥的指令吧?不过就算这样,可心的嘴巴还是闭的紧紧的,只

    有偶尔太过刺激才会「啊」

    的一声,但也是小小声的压抑着。

    看来虽然刚刚冲击性很大的告白,并不会对她的个性造成什么改变,还是那

    个内向、讲话小声的女孩子。

    在屁股上的双手不断游移,不小滑到双腿之间。

    好像按到什么开关,刚刚在我怀里不断扭动的可心,身体突然僵硬了起来。

    随着我双手移开,可心又配合着我的揉捏,开始晃动着身体。

    话说,刚刚应该是有湿湿的触感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可以碰那边了。

    「可心,被我碰舒服吗?」。

    「舒服」。

    「碰哪里舒服?」。

    「屁股……」。

    「想要更舒服吗?」。

    「好……」。

    「那你转过来」。

    停止被爱抚的可心,乖巧的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轻轻将她拉近身边,用坚硬的肉棒顶着刚刚被欺负许久的屁股。

    然后抚摸着她的肚子,另一只手伸进内衣里,用手指轻揉着已经硬挺的乳头。

    「啊~~~啊~~~嗯~~~嗯~~~咿呀~~~」。

    随着双峰第一次被开採,还没有仔细享受的可心。

    马上被我抚摸着小穴的手指弄得惊呼出来。

    「哥~~~~那里……不要……啊~~啊~~~」。

    「不要的话,我就不做了喔?」。

    我稍微停下了动作。

    但手指还没有伸进小穴,就已经感到里面的氾滥,我想应该不会不要吧?

    「要~~~~轻一点……啊~~啊~~~~哥,轻一点都好」。

    大概是怕我罢手,可心双手举高向后扶着我的头。

    「那~~~哥哥就开动了喔!」。

    得到许可证,我马上向那小荳荳发动攻击。

    不过,对于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东西,还要盲猜,难度实在太高。

    我只好把手指当探测针,看碰到哪里反应最大,应该就是哪里了吧?随着我

    的爱抚,可心的嗯声也越来越频繁。

    「嗯~~~嗯~~~嗯嗯~~~啊~~~嗯~~~~~啊~~」。

    听着不断的哼声,那只穿着内裤的屁股还不断磨擦肉棒。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一定先缴械…「可心,舒服吗?」。

    只好故计重施再问一次,好转移注意力。

    「舒服……」。

    「喜欢被我摸小穴吗?」。

    「喜欢…哥…哥…做的~~~啊~~~事…嗯…都喜欢」。

    「那舒服的话,要说给我听喔!」。

    「好~~嗯~~~~好舒服~~~~哥哥~~~可心~~嗯~~~舒服~~

    啊啊」。

    失算了,听到一个清纯的小女孩说这种话,加上屁股攻击。

    反而加速了崩溃的速度,全世界的男性我对不起你们,竟然还没有进去就要

    gg了……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可心的声突然高了起来「嗯嗯嗯~~啊~~

    啊~~~哥~~哥~~~插~~啊~~插进来,嗯~嗯~~」。

    被可心的声音吓到,本来在小穴外的手指不小心摩擦着小荳荳整支没入,揉

    着胸前蓓蕾的手指也用力捏了一下。

    受到这样的刺激,可心的身体向前拱起:「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可心的叫声,小穴里的肉壁也用力的收缩起来。

    手指感觉到温热的细流,看来是迎来人生的第一个高潮,我也因为可心身体

    暂时离开我的肉棒,而逃过了早泄的命运。

    高潮过后,可心软软的靠在我身上。

    我慢慢坐到椅子上,让她坐在我大腿上。

    一手仍轻轻摸着胸前的小馒头,另一手则放在光滑如玉的大腿。

    过一阵子,可心才回复过来。

    转过头看着我笑:「被哥哥碰,真的好舒服」。

    「第一次被我碰,就做到这样,没有被吓到吗?」。

    缓了一下,我也觉得刚刚过份了。

    「哥哥突然摸阴道的时候…(我说:」叫它小穴「)摸小穴的时候,是有惊

    讶了一下。

    不过只要是哥哥就好,而且比我自己摸还要舒服……。

    可心转过身,坐在我左大腿上,头又靠在我肩上。

    「自己摸…所以你自己有摸过?」。

    我惊讶道,还以为我制造了第一个高潮,没想到……「嗯……之前有一次洗

    澡沖水,就觉得有感觉. 之后就在房间摸了……」。

    可心把头埋在我肩上,老实交代自己的自慰史。

    「那……你在摸的时候,都在想谁呀?」。

    我怀抱着佔有欲问道「不告诉你~~耶~~~」。

    可心扮了个鬼脸,转过头不回答我。

    「可恶,看招」。

    我马上骚她腰部的痒,她不断扭动身体想要躲开,但是在我腿上能有多少空

    间可以躲,还是被我攻击到大声求饶。

    但是,随着这一闹,本来沉寂下去的肉棒,又被穿着内裤的青春少女唤醒。

    感觉到大腿传来的感觉,可心不再打闹:「哥~~~你是不是还没有舒服?」。

    「没有喔~~哥哥很舒服的」。

    「但是哥哥还没有射出来吧?」。

    可心担心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这种事」。

    「因为,班上同学看的那种小说,都有说到男女生做那种事,后来男生都会

    射出来呀!」。

    「原来是这样知道的喔~~没关系啦!可心已经累了吧」。

    「不行,可心想让哥哥舒服,不然这样会很难过耶」。

    可心出乎意料之外的坚持。

    「好吧!那你要怎么做?」。

    我带着奸笑,想看这个小妮子要怎么处理。

    「不知道……哥哥,你教我好不好」。

    可心皱着眉头,抓着我的手哀求。

    等一下,这个主从关系错了吧!怎么会是女生想帮男生做,还要哀求的。

    不过可心的百依百顺,我已经初步体会了。

    就算放到古代去,这也会是个好媳妇的。

    「那…我找一下」。

    我握住滑鼠,开始浏览我的收藏。

    「哇~~~哥哥你有好多那种影片喔」。

    可心瞪大了眼睛,彷彿进了大观园。

    线TB的收藏,不是什么大不了吧?「找到了,可

    心,你就照着做吧」。

    我点开了一个动画的H影片,一般的爱情动作片有些表现过激,动画比较不

    会那么刺激吧!可心站了起来盯着萤幕,我趁机转个了方向,让她等一下在做的

    时候,可以稍微看到萤幕。

    当然裤子也顺便脱掉,顶着直立的肉棒,坐在椅子上等可心做初步的学习。

    注意到我又坐了下来,可心一回过头吓了一跳:「哇~~好大……哥,这个

    怎么这么大?」。

    呃……13cm长5cm宽,应该不是什么太夸张的尺寸吧?不过对未经人

    事的小女孩来说,可能大了些。

    「那还要做吗?」。

    我微笑着看着她,虽然这种穿着,应该看来很猥亵.

    「要…」。

    可心吞了口水,点了点头.

    轻轻跪在我的肉棒前面,用手握住肉棒上下套弄,另一只手轻轻揉着下面的

    袋子。

    啊~~好柔软的手掌,真的比起自己做差好多。

    很快的龟头上就流出了透明的液体,可心看了一下,回头看看萤幕上的「教

    学」。

    伸出舌头舔掉了那偷跑出来的汁液,受到那温湿的舌头舔弄,龟头回应了更

    多的汁液颜色也稍微混浊了些。

    可心又看了一下动画,然后把整个龟头含入口中,舌尖不断舔弄着,右手套

    弄着肉棒,左手抚摸着阴囊。

    受到这样的刺激,刚刚被挑逗那么久的肉棒,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了。

    肉棒一阵跳动,第一波浓烈的精液就在可心小小的嘴巴里爆炸开来。

    被浓稠的精液直接射入口中,毫无准备的可心受到惊吓,嘴巴马上离开肉棒,

    又怕精液滴到地板,努力的把嘴巴闭上,却又被那浓烈的味道弄得皱起了眉头。

    但她这一突然离开肉棒,随着而来的第二波、第三波精液,就都射在她那清

    纯的脸蛋上。

    精液顺着脸蛋往下滑,被二度惊吓的可心马上伸出手,让已经流到下巴的精

    液滴在手上。

    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的我,看着被精液弄得手足无措的可心,尤其是那清纯却

    被射满了精液的脸蛋。

    强烈的反差,让我差点又硬了起来。

    不过还好刚射完,还有一些理智,还是赶快找东西帮她擦乾净。

    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找毛巾和卫生纸,可心忽然一抬头把嘴巴里的精液吞下去:

    「齁~~~哥,下次要先讲一下啦!不然如果弄到衣服上,那我要怎么回家啊?」。

    「好~~~对不起嘛!谁教可心这么可爱,让我舒服到完全忍不住。来~~

    我帮你擦乾净」。

    我一边赔笑夸奖,一边准备帮可心擦去满脸精液。

    「嗯…不用了,这是哥哥的东西,不能浪费」。

    可心说着,开始伸出舌头舔起手上的精液,并一点一点把脸上的精液刮下来

    吃掉。

    「呃~~可心,不会很难吃吗?」。

    我看着这罕见的画面,肉棒又再度硬了起来。

    「不会……啊~~哥哥,你怎么又变大了?」。

    「没办法,看到你这么可爱,就受不了了」。

    我打哈哈,掩饰心中的尴尬。

    「啊~~太晚了,我要赶快回去了」。

    看到墙上时钟指向三点,可心吓了一大跳。

    「真的~~啊~~~~可心裤子,还有你的脸要洗一下啊~~~」。

    我和我可爱小女友的第一次,就在午后阳光中手忙脚乱的结束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