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我青梅竹马的女友

   我和女友小欣,还有阿生是从幼稚园已认识的青梅竹马,我们三家人也因为

    小孩玩伴而互相认识了。

    我和小欣同年,阿生比我们大一年,然而恰巧的幼稚园,小学,中学我们三

    人也是同校。

    还记得中三那年(即阿生中四),小欣已生的亭亭玉立,开始有明显的胸脯

    和臀部曲线,还愈来愈有女人味来,我和阿生为了争谁当小欣的男朋友而冷战了

    差不多一年还打过架。

    但原来小欣老早就对我有点意思,所以顺利当上她的男朋友,阿生也渐渐接

    受了并交了其他的女朋友后,三人才渐渐和好复从前般的友谊。

    但大学却各散东西,也不要紧,香港地方不大,各大学车程不远也就一个多

    车程。

    很多大学生进大学后也会在校内住宿,尽情感受大学青春生活,我们也一样

    ,不过不是在大学宿舍,而是三人在外租一个单位,我和小欣也可以名正言顺

    的过着同居生活。

    对不起扯太远了,以上和将要说的没太多关係。

    将要说的是,阿生患了绝症。

    某一晚,阿生跟我和女友说明天要跟现任女友分手,想借小欣扮他的新女友

    去跟现女友摊牌。

    当晚我跟小欣才知道原来阿生患了肌肉萎缩,医生判断只有8个月寿命,

    身体机能会慢慢丧失,最后半年更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慢慢死去。

    他不想误了那女生的时间和幸福。

    在接下来的几天屋里死气沉沉,小欣也一直在哭,我跟阿生劝说应跟女生说

    明状况,让女生决定去留,但他一点也听不进去,虽说立场不同,但我很欣赏,

    能有这样的决断绝不容易。

    阿生搬老家里去住,原本三人的房子突然空虚了不小。

    「不要这样苦着了脸嘛!」

    吃晚饭的时候女友突然说道。

    「嗯,没有哦」

    我笑说,苦笑说。

    「笑开心点!给阿生看到一定会很生气的!」

    小欣挂上招牌的灿烂可爱笑容。

    没错,阿生肯定也不愿看到我们这样。

    饭后我们一起看了一套买了许也没看的喜剧电影,我们看到一半就跟随剧情

    中的男女角啪啪啪的爱爱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阿生的事,我们已差不多一整个月没做爱,这次爱爱小欣的水特

    别多,反应很强烈,没多摸几下便已进入状态想要我的进入,还叫超大声的,还

    没用到小欣最喜欢的后入式便来了两次高潮,一用上了肯定能把小欣操得筋疲

    力尽,明天下不了床。

    「叮噹…叮噹…」

    「老公…呀…停一下…有人…嗯…按钟呀…」

    呀!不管了,快要射了!「叮噹…叮噹…」

    「老公…呀…先去…应门吧…这样…嗯…也很烦…做不了…」

    妈的,谁这么不识趣在我快要射的时候来捣乱,没听过广东名言「阻人扑野

    烧春袋」

    吗!我匆忙穿衣服,强忍着怒气开门。

    「surprise!」

    「怎么是你」

    我傻眼了。

    「想你嘛!」

    阿生一把抱着我。

    「话说小欣的叫床声超强的,我刚出升降机就听到了嘿嘿嘿」

    阿生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你还好说!明知我们在做还来打扰!」

    「就是知你们在做才更要来打扰!替我拿进来!」

    阿生一包二包还有行李箱的,像是要搬来住。

    「呀!」

    突然女友尖叫了一声,我才想到小欣还赤裸着在沙发上,不知道阿生来了

    。

    「来怎么不说一声!」

    小欣气呼呼的在穿衣,阿生轻过身向着我(门口)的方向。

    「以往也没留意,原来小欣的身材也很好哦!有d罩杯吧!志志(我)真有

    福气!」

    阿生对着我傻笑道。

    可恶给佔了便宜!「去死!」

    小欣已穿好衣,拿起拖鞋掟阿生。

    但刚说出口小欣便意识到说错了话,气氛尴尬得很。

    「哈哈哈,在家里太寂寞了,所以我便来,想不到刚来便看到这好康的

    画面!」

    阿生还是以往的阿生,没有半点异样。

    我们打闹了一番替他搬了一下行李后房休息。

    因为刚刚做到一半被打断了,到床上搂着女友感受着她柔软的肉体和体香

    时,那道邪恶的慾火又再燃烧上来,我的小也挺硬起来,我故意压向小欣的

    屁股,在她的股沟上下磨擦着。

    「大色狼!不要啦!刚才不是做过嘛,怎么还要。」

    小欣抖了一下,但没阻止我。

    「才做到一半,我还没射哦!」

    「我很饱饱吃不下啦。」

    小欣转过来,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说。

    可恶,我对她这招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但我还没饱哦…」

    我试着学她用可怜的眼神。

    「你这样很丑哈哈哈」

    小欣说着推了我一下。

    「对了老公…」

    「嗯?」

    「反正阿生搬来,我想辞掉工作,多点时间陪陪他。」

    「那生活怎么了,我们还要吃饭交房租呢。」

    「将来还有好几十年时间工作,但阿生呢?幸运的还有一年多,但也可能后

    数个月…」

    小欣说着哽咽眼红了。

    「好了好了,你就多陪陪他吧」

    我搂着小欣,不是我没气量,但我和小欣也是刚出来会,薪水也仅仅够生

    活…然后的日子我照常上班,阿生理所当然没上班,但也没闲着,每天四处去玩

    和联繫朋友,小欣则是在家照顾他,但阿生暂时也算正常能自理生活,但偶尔也

    会突然无力拿不稳东西,甚或倒在地上,幸而发作频率不高,一星期也就一两次

    。

    「志志来啦?」

    刚下班到家小欣马上飞扑过来。

    「干嘛那么高兴?」

    我趁机亲了小欣一口,还大力抓了下她屁股。

    「大色鬼!」

    女友娇嗔推开我。

    「保险赔偿金收到了,有五十万!钱我带不走,想请你们一起去旅行。」

    继上阿生偷看到了小欣的裸体后,很久没看到过阿生这么高兴的笑容。

    但是…「但是…这份工上任还不到半年,怕请不到假。」

    「阿生重要还是工作重要!你说!」

    小欣叉着腰,脸颊涨得像金鱼般…可爱!「那当然是…」

    我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就是嘛,你也知道是阿生重要!」

    女友的脸更涨了。

    「不要紧,我们去旅行,掉下志志在这边辛劳的上班,我们去玩哈哈哈。」

    就这样我女友小欣和阿生便二人出发去旅行,作为男友,女朋友跟男人孤男

    寡女去旅行或多或少总有点不安,即使那人是阿生,相识了超过二十年的朋友。

    「如果阿生半夜对你意图不轨,那你会怎样?」

    出发前一晚,我搂着女友在床上问。

    「还可以怎样?便随他好了。」

    小欣即时答道。

    「怎么可以这样!」

    「孤男寡女去旅行不就是会爱爱的吗?你不跟我们去就是要让我跟阿生…」

    女友还没说完便停下,大概是看见我的脸色不太好看。

    「我只是逗逗你啦傻猪,怎么会呢!」

    小欣抱着我勐亲。

    「哼倒也是,就算你愿意,阿生也未必愿意呢!」

    「你这是甚么意思!你女友我现在条件很差吗!」

    那夜我们以激战作完结。

    难捱的两星期,这段日子我每天上班下班,空洞的家对着四面墙,小欣和

    阿生则每天从手机传来大量的美食照和风景照!可恶!两星期后他们终于来,

    小别胜新婚,小欣到家按响门钟那一刻我差点感动到想哭。

    又经过了一轮的打闹,执拾行李和手信后终于到了我最期待的时间…睡觉!

    当然睡觉不只是睡觉这么简单。

    「老公…我累了…让我休息下嘛…」

    小欣这样说着,但从她的眼神和动作我知道她不是累了,而是有其他原因,

    因为女友从来不会推开我在她身上的手,那是第一次我真正有被拒绝的感觉,难

    道在旅行的这段时间小欣真的变心了?没可能,从女友刚家看到我时的喜悦感

    觉绝不是假的。

    「怎么了?」

    我从后搂着女友,小欣最喜欢我这样抱她,她说这样很有安全感。

    小欣很用力抓着我的手,身体微微的一下一下颤抖着,还有一点点的抽泣声

    。

    「怎么了?」

    我慌了,但我知不是大家所想的,让大家失望了,小欣没有被阿生侵犯,不

    然她不会和阿生一起轻鬆愉快地来。

    女友慢慢转过来,头埋在我胸口,泪水把我的衣服也弄湿了。

    哄了许久小欣才愿意告诉我。

    原本阿生和小欣预订一房两张独立床的,但有一晚的住宿点酒店因为突然说

    没房了,只剩下一张双人床的房间。

    那也没甚么问题,二人规矩的睡了。

    第二天小欣醒来时阿生还没睡醒在发开口梦,「amy…amy…对不起…

    」(amy是阿生前阵子甩了的女朋友)不知怎的大概是命运作弄,又或是阿生

    太挂念amy,小欣也太挂念我,那刻他们的睡..相就

    是我和小欣一样,阿生从后抱着我女友,手还该死的抓住小欣的乳房,但那也不

    是最差的,阿生的晨勃还刚好顶在我女友的屁股上!小欣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怕不小心弄醒阿生会尴尬,就在那时,小欣突然感到胸部上的手抓了一下,下意

    识的按住手叫了一声。

    这下可好,阿生醒了,在女友胸上的手被小欣自己按的更紧,刚睡醒的他马

    上感受到了我女友乳房的柔软触感!正常男人当下立即清楚知道这柔软的触感是

    甚么,下身不自的挺了一下,虽然隔着裤子,但小欣也明显感到阿生的形状,

    一股电流从两腿间流遍全身,敏感的她抖了一下。

    这下可尴尬了,两人也醒了,也知道对方醒来,但也在扮睡。

    不知过了多久,小欣转身对着阿生,他也装刚睡醒。

    「啊~早上了哦!早晨~」

    「继续装哦」

    小欣坏坏的说道「哈哈哈…」

    阿生无奈的苦笑。

    「你睡的时候叫了很多声amy,很想她吗?」

    「才没有,哥我是浪子,不会留恋过去的女人。」

    「少骗人,你叫了不知多少遍了。」

    「她的肉体是值得留恋的没错」

    阿生装了一个色色的样子。

    「男人都是大色鬼…」

    小欣话未说完便发现阿生在偷看她睡衣中洩露的春光,立即赏了他一巴掌。

    没想到力度没控制好,真的给了他很响的一掌。

    痛的阿生捂着脸「雪雪雪」

    喊痛。

    「那这段日子你怎么解决…?」

    「解决甚么?」

    「那个呢…」

    「那个?」

    「性需要啦」

    「没了女朋友当然自己解决啦,废话」

    「脸还痛不痛啦?」

    小欣羞怯问道。

    「那么响的一巴当然痛了!不然换你试试!」

    小欣坐了起来,阿生也下床。

    「你先躺了吧。」

    小欣说。

    「甚么傻话,要去洗手间啦。」

    阿生梳洗完后出来小欣还坐在床上发呆。

    「发甚么呆,梳洗一下去吃早餐吧」

    阿生说道,但小欣神色凝重的示意阿生过来坐她身旁。

    「盖着头,不准偷看!」

    小欣要阿生躺在床上,用被子盖头,阿生照着办,但良久没有动静,想拿开

    被子起来,但马上又被小欣阻止。

    「好!」

    小欣突然叫了一声,阿生还在想她要干甚么时,马上感到睡裤被退下,阴茎

    被温暖湿润的超棒感觉包围,阿生对这感觉绝不陌生,只是久违了点,我心爱的

    女友小欣在替阿生口交!「小欣!」

    阿生不知所措。

    「不要偷看!一次也好…让我帮你…」

    小欣温柔地仕奉着阿生,用她娇小的舌头慢慢舐阿生的阴囊,阴茎,龟头,

    肉冠槽,马眼,最后让阿生射在她的小嘴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