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嫂子的温柔

  今天我哥升职,高兴之下就叫上他两个徒还有嫂子去吃饭庆祝,我是个无

    业的闲人,就齐过去蹭个饭。

    我哥的两个徒我也认识,平时也来过我家几次,算是我哥的心腹,这次升

    职他俩出力不少。

    两人个叫大东,是个富二代,平时爱健身和泡钮,米八五的身高加上强

    壮的肌肉,经常听他在微信里说又钓到少妇。

    另个叫桂爷,其实他才大学毕业两年,但长相老气,大家就叫他桂爷,熟

    了后我们都知道他是个闷骚猥琐男,听大东说他前段时间还购了个ds彷真娃

    娃。

    吃饭的地方是大东找的,是家五星级酒店,听说老跟大东老爸有交情,

    可以打折。

    晚上七点左右,大东开了他的卡宴过来接我们,我哥坐在副驾驶,我和嫂子

    还有桂爷坐在后排。

    这里再介绍下我嫂子,嫂子读书时是学生会外联部的部长,跟我哥就是拉赞

    助时认识的,说实话我第次见到她时也被惊艳了,米七的身高,细嫩修长的

    大腿,胸部大概有36c,气质出众,是那种越看越舒服的大家闺秀类型,但妳

    以为她是柔弱型的女生那就错了,嫂子的老爸是咏春高手,她自己也学了多年咏

    春,可以说两三个成年男子都不是她对手,读书时就有过徒手擒贼的见义勇为事

    迹。

    嫂子今天刻意打扮过,穿了件粉红色的无袖吊带小背心,虽然是松身的,但

    完全不能掩盖她傲人的上围,从外面都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紫色文胸,下身是条

    超短的褶裙,配上双高跟鞋,看上去既清新开爱有不失成熟大方。

    她刚来就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我看到大东和桂爷都有意无意的瞄向嫂子的

    胸部和大腿,妳说这女人明知道自己老公还在场,偏偏打扮的这么风骚不是惹人

    犯罪吗,这不,嫂子上车的时候由于微微弯着腰,胸前简直空门大开,让大东和

    桂爷都大饱眼福。

    在酒店大家吃吃喝喝的,气氛也很尽兴,嫂子也喝了些,脸红红的娇艳欲

    滴,让人看了有想亲她的冲动,酒过三巡,大东和桂爷借口出去抽烟就不见人了

    ,我这时感觉有点闹肚子,虽然包厢有厕所,但有点不好意思的,于是出去找厕

    所。

    正当我在厕所解决完,突然听到脚步声,然后是桂爷有点猥琐的声音:「妳

    确定真的没问题吧?」

    「放心,我早就加微信试探过那骚货了,虽然她表面上很端庄,但骨子还是

    渴望男人的。」

    这次是大东在答。

    我心想难道大东又找到新目标了,不知是哪家的少妇,真羡慕他啊。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这药真行吗?别到时候告我们强奸。」

    桂爷小声的说道。

    难道他们还打算用药,还想搞3p,不知道加我个行不行。

    「妳放心,用了这药保证再贞洁的女人都变成淫妇,到时我们拍下录像,不

    到她不就范,妳就放心吧,刚才在车上妳没看到她那奶子吗?真他妈的大,这种

    女人师傅那小身怎么可能满足的了。」

    我去,莫非他们谈论的目标是我嫂子?这。

    。

    。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嘿嘿,妳不知道,刚在车上有次转弯时她没坐稳,奶子撞在我手上,我乘

    机摸了把,她脸红红的句话也说。」

    「不是吧,妳这家伙胆子够大的,她可是会咏春的。」

    「咏春算什么,我可是有枪的。」

    靠,两人越来越猥琐了,我听着他们的谈话,无非是早就觊觎嫂子很久了,

    决定今晚下药迷奸她,然后在拍下裸照,我想这么的活动我怎么能错过,于

    是我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他们两人看到我吓了跳,有点手足无措,我咳嗽了声,说:「妳们刚才

    的话我都听到了,要我不说出去就要答应我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两人异口同声。

    「嘿嘿,就是今晚加我个,我们玩4p,而且我要先上。」

    「我去,妳这禽兽,这可是妳嫂子啊,不过我喜欢,反正这骚货也不是处女

    ,还讲什么先来后到的。」

    大东听我这条件,脸上的表情马上放松下来,桂爷也过来搂着我肩膀:「

    既然这样大家就是自己人了。」

    我们三人到包厢,大东又叫了几瓶洋酒,我们三人轮流的敬大哥,很快他

    就撑不住醉倒了,这时大东又不知哪里掏出来个醒酒药(其实是安眠药),让嫂

    子喂大哥吃了颗,然后说今晚师傅喝醉了就不要去了,给妳们在酒店开了个

    房间,嫂子喝完最后杯陪师傅酒店休息吧。

    嫂子本来就有点半醉,听说大东开了房间还觉得他真体贴,于是毫无怀疑的

    喝下了我们给她准备的这杯春药。

    。

    。

    很快药效就发出来了,嫂子有点醉晕晕的,我们干紧把她扶房间,大东开

    的是间套间,里面有两个房,把我哥放在其中个房间后,我们把嫂子抱到另

    边的床上。

    这时嫂子还有意识,大概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挣扎着问道:「我老公呢?」

    桂爷这猥琐男首先就忍不住了,伸手就去摸嫂子的大腿。

    「妳干嘛」

    嫂子果然是练过武术的,个反锁就把桂爷擒住了,可是这时大东把转到

    她身后,抄起她的大奶就揉了起来。

    「啊」

    嫂子声呻吟,手软就被桂爷挣开了。

    「放开我,妳们想干嘛?」

    嫂子使劲挣扎,可惜毕竟是女人,还吃了春药,身体敏感的不行,被大东

    揉奶子已经发不出力了。

    桂爷又重新上前,嫂子反抗着脚踢过去,但软绵绵的显然没什么威力,美

    腿被桂爷手捉住,想放下来都不行了,双腿被分开了。

    「大嫂,妳这咏春般般啊,被我发现破绽了。」

    说完桂爷手抱着嫂子的腿,手往两腿间伸进去,隔着小内内就揉了起来

    。

    两人显然平时也起玩过女人,配相当熟练,大东熟练的拉下嫂子的小吊

    带,双肥美白嫩的乳房,如今只剩下乳罩包住了。

    大东却不着急,从上面把手伸进乳罩里,捏了捏嫂子那早就勃起的乳头。

    「真滑,乳头也很嫩呢,我猜是粉红色的,是吗?大嫂子。」

    「啊别弄我不要我老公呢」

    嫂子控制不住呻吟起来,身体开始扭动,脸往后缩,似乎不想让我们看到她

    发骚的表情,想躲在自己的乌黑的长发里。

    但被大东发现了,抓住她的头发,让她的脸不得不面对着我们,嫂子羞红了

    脸,根本不敢挣开眼睛,只能皱着眉头,嘴唇轻嘬着。

    这时大东发现嫂子的耳垂红红的特别可爱,于是手捏着乳头,俯下身就去

    舔嫂子的耳垂,桂爷似乎也隔着小内内摸到了嫂子凸起的阴核,集中攻击这敏感

    点。

    如此的上下夹攻,嫂子很快就受不了了,「啊不要呀不要」,呻吟

    声越来越大,美丽的面庞呈现着粉红,已经放弃了抵抗。

    这时我也受不了了,上去捉住个乳房就揉了起来,果然是练武之人啊,真

    有弹性,我隔着胸罩就舔了起来,很快胸罩就被舔湿了,两个乳头在上面撑起可

    爱的小点,嫂子居然只穿了个棉质的胸罩,里面没有海绵垫的,果然是有真材实

    料。

    刚才由于被大东和桂爷上下夹攻,嫂子迷乱中还没发现我的存在,现在我

    舔她就发现身上多了个人,眯着眼睛看到是我后吓了跳,似乎下子有点清醒

    起来,挣扎道:「小叔怎么是妳啊妳别摸不能舔啊」

    我凑到嫂子面子,盯着她说:「嫂子,今晚我们说什么都是玩定妳了,劝妳

    还是别挣扎,怪就怪妳自己淫荡,我都没见过女人摸几下就湿淋淋的。」

    「不我不是啊别舔我太过分了啊妳们强奸」

    嫂子说话断断续续的,原来桂爷这猥琐男已经趴在她下面舔了起来。

    「小叔不要啊现在停还来得及」

    嫂子还忍耐着还想劝说我们。

    「那好啊,妳先告诉我妳乳头是不是粉红色的。」

    我手捏着她个乳头,跟大东人含着她个耳垂。

    「哼哼不要玩人家耳朵求求妳们了不行嘤啊」

    嫂子的呼吸愈来愈急促,长腿在床上扭动着,「我说了求妳们是粉红

    色的。」

    桂爷突然从口袋拿出手机,调到摄像模式,对着嫂子说:「刚才的不算,重

    新说次。」

    嫂子看我们还要录像,挣扎着要坐起来,「干嘛不要不要录像」

    「快说,不然脱光妳的衣服把妳扔街上去,让大家都看看我们咏春高手是怎

    样发骚的。」

    桂爷恐吓道。

    嫂子挣扎了几下,但敏感的身体比我们玩弄着,根本使不了劲,看来今晚只

    能由我们摆布了,只好屈辱的对着尽头说道:「我的乳头是粉红色的。」

    大东马上淫笑道:「让我们干紧验验货」,说完三两下就解下嫂子的胸罩,

    双坚挺雪白的乳房弹了出来,乳尖果然是娇嫩的粉红色,我都看呆了。

    「桂爷,今晚摄影的任务就交给妳了,来吧,我们起弄她乳头。」

    大东招呼我,我们两人含着嫂子个乳头,边用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胸部

    ,真大啊,软中带着弹性,而且很滑嫩,平时就经常想摸她大奶子,今天终于梦

    想成真了。

    「嗯呀嗯呀」

    受到我们的夹攻,嫂子呻吟声顿时大了起来,我们如是玩了几分钟,嫂子已

    经羞的抬不起头了,副小羔羊任由摆布的模样。

    「差不多时候了。」

    大东突然把嫂子的短裙脱了下来,两首抄起她的小腿,像抱小孩子尿尿样

    把她抱了起来,嫂子身体敏感着,刚才被弄了这么久,早就没力气反抗了。

    「兄,今晚妳是角,妳先弄她。」

    「不要啊小叔妳不可以的」

    嫂子也知道马上要被舔穴了,还想做无谓挣扎,但话里已经有点底气不足了

    ,毕竟刚刚才被舔了乳头,还呻吟的这么爽。

    我故意调戏她:「为什么啊嫂子我可以舔妳下面吗?」

    「当然不行我是妳嫂子」

    「那为什么刚才舔乳头就可以,妳是不是淫荡的嫂子,让小叔摸乳房舔乳头

    就可以?」

    我边说还调戏的捏了捏她那长长的乳头。

    「啊是妳们强迫我的哼」

    嫂子知道我故意玩她,咬紧下唇,忍住不发出呻吟。

    我看着嫂子大腿根部的白嫩肌肤绷的紧紧的,看来她嘴上不说,心里还是紧

    张期待着我弄她的。

    蕾丝内裤又细又薄,已经湿透了,阴户的形状和小小的阴核也凸了出来。

    我用手揉了下阴核,然后用手指顺着裂缝滑动。

    「哼不可以」

    嫂子哀鸣着扭动身躯,「不要小叔不要这样弄太羞耻了」

    我才弄了几下,嫂子就忍不住又叫出声了,作为长辈,被自己老公的这

    样玩弄最私密的地方,这里本来又有老公才能摸的,现在让小叔随便玩,那种羞

    耻感转化为兴奋,让嫂子都快要哭了。

    可以感觉到小内内越来越湿,已经变成了半透明,些淫水已经沿着大腿根

    流下来,胯股和腹部的肌肉激烈的在收缩。

    「啊不要饶了我吧」

    嫂子突然呻吟声又变大了,原来大东又开始舔她的耳垂了,看来她这个位置

    很敏感。

    「大嫂子,妳不知道我们早就想搞妳了,特别是上次看到妳在练咏春,我借

    口跟妳学想吃豆腐,结果被妳狠狠教训了顿,当时我就想,妳再能打又怎样,

    岔开双腿被我们舔穴还是要留淫水的,我舔妳下耳朵乳头还会勃起来了。」

    大东边玩边在嫂子耳边说些淫话,弄的嫂子又哀怨又娇羞,却又无可奈

    何。

    这时我觉得差不多了,用手指点点的从紧紧的小内内边上伸进去,指尖

    终于触及滑嫩的唇肉,「不」

    嫂子羞恨得全身发抖,却无力阻挡我轻抚着她那湿漉漉的小穴和润滑的唇片

    。

    好湿好滑,我把手指伸进穴里,马上感觉到股吸力在吮吸我的手指,我缓

    缓的把手指抽出来,上面沾满了乳白色的蜜汁,嫂子看羞的别过头。

    我把嫂子早就湿透的小内内扒了下来,终于连最私密的地方都直接暴露在我

    们眼前了,我凑近嫂子分开的双腿间,用手拨开两片湿漉漉的小阴唇,能看到里

    面粉红色颤抖的嫩肉。

    「好嫩,肯定很紧。」

    「已经这么湿了,阴核很可爱啊。」

    「居然已经剃过毛了,这样更好,我能拍的更清楚」

    「不别看求妳们不要看啊」

    流满蜜汁的小穴被我们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嫂子羞的要死。

    我用手轻轻的剥开阴核上的皱皮,捏着早就勃起的阴核,伸出舌头重重的

    舔,嫂子「嘤」

    声呻吟,大腿根的肌肉用力绷了起来,居然小泄了。

    我乘胜追击,把舌头伸进她小穴里,不断的进进出出,嫂子已经控制不住了

    ,「啊不要啊不要在折腾我了」,大东也乘机吻起了她的小嘴,嫂

    子刚开始还有点抗拒,但慢慢的身体也软了下来,伸出舌头应着。

    这时我把我那7寸的肉棒掏了出来,我曾经跟我哥起去过澡堂,知道他那

    尺寸是远不及我的,果然嫂子看到我的大棒棒很是吃惊,我用龟头在她的小穴里

    搅动了几圈,沾上些蜜汁后重重的插了进去。

    「啊」

    嫂子声长长的呻吟,我感觉到里面的嫩肉正在疯狂蠕动着,终于插进这个

    我梦寐以求的地方了,里面真烫,我抽动了几下,发现肉棒都还没完全插进去,

    里面有个地方特别窄,顶了几次都没顶开。

    我跟大东使了个颜色,让他先让开,然后推开嫂子的双腿压在她的双乳上,

    我斜着身体往下重重的压进去。

    「啊不要这么重啊小叔求妳了我要去了。」

    没撞几下,嫂子小穴阵抽搐,「哼」

    股热流喷在我的龟头上,我趁机重重顶,终于把肉棒连根没入,龟头闯

    进嫂子的子宫里,我知道凭我哥的尺寸肯定到不了这个地方的。

    「嫂子妳感觉到吗?我现在在妳的子宫颈里,我是第个到达这个地方的人

    !妳的子宫正在吮吸我呢,里面的嫩肉在不断的啜我的肉棒。」

    我身上涌起股征服的快感。

    「求妳别说了小叔哼求求妳给我留点面子吧我要被妳玩透

    了我以后没脸见妳了求妳不要玩我子宫」

    嫂子脸红红的,高潮后看上去娇羞极了。

    我开始按照九浅深的方法,每次重击都插进嫂子的子宫里,嫂子拼命的绷

    紧身体想阻止我进入,但这明显是徒劳的,只会把肉棒夹得更紧,我每抽插下

    阴户都会冒出股蜜汁,沿着大腿跟往下,连床单都湿了片。

    我看着嫂子雪白的小腹,因为长期的锻炼嫂子还有人鱼线,我凑到她耳边说

    :「嫂子妳说是我的棍法厉害还是妳的咏春厉害?」

    然后重重的插了几下,「妳这么多年的武术都白练了,哈哈。」

    「啊不准妳侮辱咏春我啊」

    嫂子绷紧了腹肌想起来,结果被我狠狠的顶马上软下去了,呜咽着道:「

    妳太过分了啊别顶那么重我认输了还不行吗是妳的棍法厉害

    」

    「我是谁啊?」

    「妳是小叔是我老公的啊别顶」

    「那妳意思是说妳比我辈分大吗?」

    我又狠狠插了几下。

    「不啊我错了好哥哥是妹妹错了。」

    嫂子呜咽着求饶。

    「嫂子妹妹,那妳说说现在在干嘛啊?」

    「呜我现在在干穴啊被小叔被哥哥干着小穴」

    嫂子这次学聪明了。

    「为什么被小叔干穴,这种事不是只有跟老公才能做的吗?」

    「因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白学了这么多年咏春但是打不赢哥

    哥的大肉棒求妳饶了我吧啊我不行了嫂子以后在妳面前都抬不

    起头了」

    我突然想起我哥就睡着隔壁,于是手抄起嫂子,用猴子上树的招式边干

    着嫂子,边往隔壁走去。

    这时我哥睡的像死猪样,我把嫂子放在他身上,嫂子刚开始还有点不明所

    以,但看到下面的是自己老公,马上挣扎着哭了起来,边哭边道:「为什么

    我都让妳干还不行吗妳都把我玩成这样了」

    我没搭理她,继续九浅深的干,很快嫂子又求饶了,「不要了不要在

    我老公身上干我我不要在这里泄啊」

    我察觉到嫂子的小穴开始收紧,这时我也有点要射了,当机立断把肉棒抽了

    出来。

    「干什么不要啊不要不行我不行来啊我还差下小叔求妳了

    哥哥」

    早已被我玩的尊严尽失的嫂子竟娇喘着以哀求的语气求我再插进去!平时作

    为咏春高手骄傲的嫂子竟被玩的像母狗样。

    我缓了口气,把嫂子反过身来,从正面把她两条白嫩嫩的大腿抬起来,勾在

    自己手臂上,然后再挤上腰,把大肉棒再次狠狠插进她的小穴里,下子就直接

    捅进她的子宫,嫂子马上进入了高潮,子宫里疯狂浇灌着蜜汁,我并没有停下攻

    击,继续快速的抽插,每下都顶到她子宫颈,在她子宫想把我龟头含住时又

    下子抽离。

    「别不要啊要泄死我了饶了我吧小叔我这辈子都摆脱不了妳的

    肉棒了高潮停不下来啊怎么还来要死了」

    正操着我感到股温热的水流快速的涌出,原来嫂子被我操出尿了,这时我

    再也忍不住,狠狠的射在嫂子的子宫里,同时嫂子也到达了她这辈子最剧烈的高

    潮。

    由于我操的太狠了,嫂子翻着白眼晕了过去,身体还不断的抽搐着,我把她

    身体翻过来,双腿抬起,让我的精液流去,我要让她帮我生个孩子。

    那天因为我玩的太狠了,嫂子身体经不起折腾,大东和桂爷只好又叫了两个

    小姐来泻火,不过因为拍了视频,事后我们还起玩了嫂子几次,有在我哥的婚

    纱照前干她,还有让她光着身子打咏春,然后在木人桩上干她,这些都是后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