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儿时回忆

  我很瘦,力气不大,国小时记得被一个男生朋友抓住,在他家,硬是被脱裤

    子,当下觉得既屈辱又性奋,那男生只是好玩,也只是拉下裤头一点,根本没有

    任何进一步,但我现在都记得他房间有点闷、有点汗味,和我使了全力还是被他

    抓住不能动弹,裤头一点一点向下的兴奋感。

    高中快毕业时交了女友,小丽,很乖,会作很多小卡片,我第一次摸到奶,

    觉得很软,我觉得很硬,想要插入她,但我找不到位置,尝试好几次,好不容易

    觉得找到位置,湿湿的让人想冲撞,要插入前,突然一阵像电流那样,就射了。

    那次之后,小丽因为家人的关係搬去远方,我的第一次恋情很奇异的就结束

    ,仍然是处男。

    念大学时,没女友,直到遇到佳涵,佳涵容貌不算出色,也不太讲话,我们

    在同一个团,也有些偶然,就是比较常碰面,一方面团的活动也会一块去,

    但这样的小学妹,团还是不少人追她,不过她一贯澹澹的应。

    跟佳涵相处一段时间后,多少发现她不那么习惯应对,不知为什么,对外界

    发生的事情不是那么关心,但她喜欢我的笑点,跟她开玩笑,多半她都会笑。

    越来越熟后,觉得他对我的态度更是忽冷忽热,有时候也会遇见有接送他的

    人,开着车在校外等她,不过我本来就不容易交到女友,所以也不以为意的继续

    追她。

    直到有一天,我约她去看元宵灯节,现场人很多,自然有比较近的时候,当

    时我很紧张,也很享受,就大学生很哈女生这样,走到人稍少的地方时,跟她分

    比较开了,她竟然没有预警地就牵了我的手,当时我根本不敢看她,怕是别人牵

    错了,不过是真的,没有言语,行动上他愿意当我女友了。

    虽是女友,相处起来也没有特别亲近,顶多就是可以接送她租屋处,在她家

    楼下抱一下她亲她。

    再过一阵子,也可以进她房间聊聊天,她房间很小,有时候坐在床头聊,就

    抱,也不敢进一步。

    直到有一次,不知道聊到性幻想或什么,或是开玩笑,就聊到口交,我好像

    说感觉口交似乎也跟性交一样好玩,尤其是我身为处男,也不一定可以完成性交

    ,当然这是之前高中那个女友留下来的一点小阴影,我没跟佳涵说起这一段,其

    实也很自卑,因为我身体很瘦弱,隐隐约约觉得我性能力一定差到不行,也许真

    的要做爱,我就要面临和佳涵分手了。

    总之,那次我就是这样讲口交的想法,佳涵其实没啥应,就突然很静默,

    接着她看着我,要我闭上眼睛,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动。

    我闭上眼睛,坐在床上侧倚墙壁,虽然是夏天,墙壁还是很冰,接着我感觉

    她的手按上我的裤子,在重要部位,我好像有点吓一跳,佳涵只说:「不要动。

    」

    解皮带、拉下拉鍊,小心翼翼地从内裤的尿尿用开口翻出我的阴茎,动作很

    细,也注意不让我的阴毛卡在包皮。

    阴茎翻出暴露在空气中有点凉,我觉得很羞耻,可能因为紧张,或像我当下

    想得自己其实无法做爱,阴茎缩成一团,完全没勃起。

    她的手很冰,顺了一下我的阴毛后又说:「不要动,眼睛闭好。」

    我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我能听出来他正在脱他的上衣或什么的,一边想像

    ,也无法想像,有点心急想要勃起,但一点用也没有。

    时间虽短,但似乎过了很久,佳涵又靠近我,我就感觉一阵温暖滑腻,她正

    在帮我口交,很规律的动作,我偷偷眯了一小眼,似乎看见她的肩膀裸着,我急

    忙闭上眼,想着她难道没穿衣服?同时不知怎样,在她的吸吮下,下面开始有反

    应,变大,而变很硬,我还是不敢动,任由舒服的感觉朦胧地刺激我,才过一下

    ,好像有点麻,让我想起以前和阿丽的状况,我怕重演丢脸的惨剧,一下子扶住

    佳涵的头,把佳涵推开,同时我也张开眼,佳涵裸着上半身,胸部就跟想像的一

    样,乳晕小小的,胸部有点圆,她看着我,没啥表情,但嘴唇湿亮,暗示着刚刚

    发生的事。

    我直接扑过去亲她双唇,我们交缠着舌头。

    我摸着她的裸背,顺着摸到她的裙子,我想伸进她内裤摸她屁股,但她坐着

    ,根本无法进一步。

    我开始亲她的胸部,吸着她的乳头,又把她身体放平在床上,这才发现我下

    半身还是保持刚刚的样子,裤子鬆挂在腰间,有点阻碍行动,我很快脱掉,想试

    着上她,迭在她身上挺进时,才意识她内裤还穿着,但我还是一直冲撞。

    这时佳涵弓起双脚,在我耳边说:「拨开内裤。」

    她断断续续说了两次我才听懂,我拨开内裤,往前挺一下,出奇的顺就干进

    去了。

    里面一样很暖,和口交确有不同感受,更有一种结感,没一下子,那该死

    的酸麻感又出现了,我不敢动,趴着对佳涵说:「我好像会射出来」,一边慢慢

    的想要抽出来,佳涵抱得更紧说:「没关係,你射。」

    我听到这句话,就开始射精,一阵一阵,好像有生命的不断律动。

    我抱着她,过了好久,感觉到身上的汗和窗户的风有点凉。

    我亲着她的脖子说:「我要出来喽」

    身体离开她,随手把她内裤拨原状,眼睛盯着她的内裤,水渍痕出现扩大

    。

    佳涵抽了几张面纸给我说:「你要不要擦一擦。」

    我接过来,裹住我的小,便躺到她身边抱她,她拉薄被盖住我们,我记

    得最后一句话是我跟她说:「我爱你,佳涵。」,之后,在那个午后,两个人一

    起睡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