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我的老婆雨柔

  我叫阿景,我老婆叫雨柔,国内某大学高材生毕业,6

    3的身高,d杯的乳房,93斤,浑圆的臀部加上姣好的面孔,是当时年级一等

    一的美女。

    刚开始老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处女了,我问她,她说她以前交过

    两个男朋友了,我和她爱爱的时候,老婆的性知识都比我还多,所以我一直怀疑

    她说的是假话。

    由开始恋爱到现在的几年间,她每晚都缠着我要,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

    和她做得太多了,我的性趣慢慢地感到兴奋不起来了,可是老婆的性趣却越来越

    浓,每次我都是敷衍了事,只好给她买了好多的性玩具来满足她。

    「老公,老公,你说我们的婚礼要怎么办才好?」

    老婆在床上翘着屁股,一边吸着我的,一边阴道插着假的大号阳具,一

    边问道。

    「呼~~」

    我吸了一口气:「好爽啊!老婆。」

    老婆像蛇妖一样趴在我胯下,认真的吸着屌,手也不停地抽动着假阳具,像

    只发情的小母狗。

    我很爽的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在老家都得听长辈们安排,老人们

    习俗多,由他们安排好了。」

    「可是」

    「别可是啦!虽然老家的条件简陋了点,但是那里的人热情啊!」

    「我不是说这个啦!人家那个婚纱是抹胸的,露背,怕在乡里的乡民看见不

    习惯。」

    「啊我以为是什么。没事没事,这样也可以给他们开开眼啊!我老婆那

    么漂亮,就是要给他们『干』的啊!」

    老婆暧昧的看了我一眼:「嗯好爽是给他们『干』,还是给他们看

    啊?老公。

    」

    说着,老婆又加大了抽动假阳具的力度,呻吟了一下。

    「那老婆你是想给他们『干』呢,还是给他们看呢?呼~~」

    「老婆是骚妇,当然是要给那些乡民『干』啦!给他们排队来插你老婆的骚

    穴,老婆舔着他们的蛋蛋和屁眼,他们在从后面插你老婆的骚屄。

    哦太舒服了啊太爽了老公我给你戴绿帽子我要给

    你戴好多好多的绿帽,谁叫你怎么久了都不操老婆的骚屄,你不给我哦

    我就让那些乡民舔我啊他们一定比你爱舔多了」

    老婆越来越兴奋。

    看着满面红光的老婆,阴道里淫水流着,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婆已

    淫荡到这个地步了。

    看着漂亮的老婆,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说这些话的,可虽然这样,听着老婆说

    出这些话,我的鸡巴更加坚挺了,一种很刺激的感觉遍布全身。

    「嗯嗯老公带你去给那些乡民干你这个婊子、公车、母狗,排队

    着干,干死你这个贱骚妇」

    「啊啊啊啊好爽啊老公,我要啊啊啊不行了啊妈

    啊啊对噢我是母狗是婊子啊啊老公,他们都是我

    的人啊受不了啊啊我要死了啊」

    老婆加大了阳具的抽插速度,汁液四溅。

    「噗滋!噗滋!噗滋!」

    的插肉声异常清晰,嘴巴快速的吸着我的鸡巴。

    看着这么骚的老婆,我终于忍不住了,鸡巴一挺,留了五天的精子全射进了

    老婆的嘴巴里。

    老婆嘴巴里含着满满的精液,含煳的说道:「哦不好尿了尿了

    尿了嗯好舒服哦」

    在老婆的淫叫声中,从她和假阳具的交处果然喷出了大量尿液,弄到她的

    下体到处都是,连床上上也湿了一片。

    阳具还插在她下体中,她趴在床上不断地抖动着,过了还一会才缓过来。

    老婆一口吞下精液,舔了舔嘴间溢出来的精液,意犹未尽的说道:「老公,

    嗯人家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老婆不会那样的啦!老婆红着脸。「没事,没

    事啊!老婆那么骚,老公也爱的。」

    「嗯老公么么哒~~老婆不会那样的。」

    一个星期后,婚礼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中进行着。

    当老婆下车的时候,洁白的婚纱、抹胸的领子,一对乳房呼出欲出,光滑的

    美背后面一览无遗。

    为了美观,老婆只粘了两个乳贴,让人看了热血沸腾;老婆的美腿均匀修长

    ,从背后看去,大腿根部连着的是那完美的丰臀。

    那些乡里的男人看到我老婆马上一阵躁动,有几个大叔小声的议论着。

    「哇,好香啊!小景,这新娘子真骚啊!你看她那奶子,要是给我舔一下就

    太爽了!在床上老子一定要射她几次才过瘾,这么骚,下面一定水多。真是荡妇

    啊,结婚都要骚一下。」

    「屁啊,老唐,她这么骚,光你一个人我看是不能满足她的,得我们几个一

    起上才能令她爽到够。」

    由于这几个大叔自己站在一边,旁边没有其他人,我们路过的时候,老婆也

    听到他们的议论,脸红红的,看了我一下,看见我在看她,更加红了,掐了我一

    下:「讨厌哼」

    忙活了好久,拜完堂,做完一系列的礼仪后,我和我老婆就开始一桌桌的敬

    酒了。

    「老公」

    老婆靠在我耳边小声说。

    「嗯,什么事?」

    「人家要去嘘嘘。」

    「就你麻烦多,快去快。」

    在老婆转身刚走,我就看见王勐、张浩和王刚耳语了几句,便淫笑着站了起

    来走出去。

    看到这,我感觉他们怪怪的,也赶紧悄悄的跟了出去。

    农村的厕所大都是不怎么讲究,老家平时只有我奶奶住得多,我家厕所在房

    子的后面,是拿石棉瓦围起来的,里面还养着猪,四处都是通风的地方。

    我就往后门的厕所走去,在我正要跨入后门的时候,突然看见几个人影躲在

    厕所的拐角处,偷偷望着里面。

    我仔细一看,原来正是王勐、张浩和王刚几个朋友。

    我操,我老婆不是在里面嘘嘘吗?那他们一定是在偷看我老婆尿尿了!想到

    这,我心头一震,鸡巴不知这么的就慢慢地硬了,身体一阵紧张。

    其实我也想看看老婆被人看着嘘嘘是怎么样反应,于是就悄悄退了出来,在

    一个角落蹲了下,这个位置刚好看到王勐他们几个,也看到里面的一切。

    只见我老婆小心的提着婚纱,把婚纱拉高到腰间,一条长腿暴露无遗,翘翘

    的屁股被一条性感的蕾丝内裤包裹着,小脚穿着红色的高跟鞋,性感死了!老婆

    一拉上婚纱,就看见他们几个一阵骚动,三个人的裤裆都涨涨的。

    老婆慢慢地脱下内裤,浓密的阴毛黑压压一片,淫唇肥厚,阴蒂像花生一样

    大。

    「我擦,」

    就听到他们在小声议论:「你们看小景老婆,这屄可够骚了,一看就是一个

    不简单的货,毛多性慾一定很强;阴蒂那么大,那是被舔得多了;还有那淫唇肥

    肥的,一定没少被干。」

    「小景和他老婆不是不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的吗?他说过他们一个月才见一次

    面,但是他老婆却这么淫荡,下面这么骚,一定是在外面被很多男人搞上了。」

    我听了头一大,我都不知道看女人下面还有这么一说的。

    这时王勐又说道:「这骚女人不简单,一定是个淫娃,不然不会在结婚的时

    候都穿着这么性感骚的婚纱。哎哎,你们快看」

    只见老婆蹲了下去,「嗯」

    了几声,阴唇张开,一股尿液就喷了出来,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好一会她才嘘嘘完,拿纸擦了擦屄就站了起来。

    当老婆正要穿内裤的时候,突然旁边一块木直直的倒在了老婆面前,上

    面还压着三个人,他们都直直的盯着我老婆的下身看。

    我老婆「啊」

    了一声,也吓了一大跳,急忙放下了裙子:「你你你们干干嘛

    ?这怎怎么进来了?」

    王勐看狡辩不下去了,拉起了他们两个,又把木盖好,直接把我老婆堆到

    了墙上,看着他说:「嫂子,直话和你说吧,我们在外面偷看你尿尿了,还拍了

    你的屄照,你要是喊的话,我们就把照片发给村里的人,让他们看看你的屄是多

    么性感。况且,现在这种境况你喊的话,给那么多人知道你和三个男人在厕所,

    丢脸的是你,只要你听我们的话,过一会我们就放你出去。」

    老婆紧张的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王勐像取得胜利似的,竟忘记了张浩和王刚,「嘿嘿」

    一笑,快速的脱下了内裤,拿着鸡巴就命令我老婆蹲下:「含住,要是吸得

    我舒服了,我就放了你哦!」

    老婆张开抹着口红的小嘴,轻轻的含住了王勐的龟头,小舌头在嘴巴里面慢

    慢地舔着马眼,双手抓着王勐的屁股,像个荡妇一样。

    王勐深吸了一口气:「爽啊!真他妈爽!这小舌头舔得好好。哈哈,小景老

    婆舔屌的技术真好,他娶了一个好老婆啊!」

    老婆「噗滋、噗滋」

    的来舔着,张浩看到这也忍不住了,快速的脱下了裤子,站到了王勐旁。

    老婆一只手抓着张浩的鸡巴,嘴巴里吸着王勐的,就这样来轮流的吸着。

    老婆嘴巴里一直「嗯嗯」

    的喊着:「好好吃啊!我最喜欢舔鸡巴哩!我要吃好多好多的鸡巴」

    在他们爽的时候,王刚在一旁站着也没动。

    「哎哎,王刚你发什么呆啊?这么好的骚货你都不喜欢啊?」

    王勐问道。

    「不,不不是,我我我不喜欢让她舔,我喜欢舔女方的。」

    王刚期期艾艾的答道。

    「我擦,你这么变态!好,好,我让你舔。」

    王勐拉起我老婆的腰说:「骚货,腰抬起来,屁股翘起来,让你也舒服舒服

    。」

    老婆嘴巴仍不停下,「嗯嗯」

    了两声算是答应,翘起了屁股。

    王刚奸笑了两下就窜到老婆的婚纱里,扒下老婆的内裤,抓着老婆的大腿,

    伸出舌头就开始从后面舔我老婆的肛门,慢慢地舔到老婆前面的阴蒂。

    「好好舒服啊!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喔喔哦哥哥你舔得人家

    好舒服啊!」

    老婆吐出嘴里的鸡巴,浪叫了起来。

    「我擦!」

    王刚在里面喊了一句:「小景老婆下面怎这么臭啊!还有尿味,骚货刚才在

    外面是不是就已经流水了啊?味道真大。」

    老婆的脸唰的就红到了脖子根,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人家刚才下

    车的时候,那些大叔在说人家坏话,说要摸我奶子的时候,人家下面就开始流水

    了。」

    「擦,我就说嘛,小景老婆不简单,你们看见了吧?」

    王勐喊道。

    王刚在下面一直舔着老婆的阴道,他用舌头在阴道外面慢慢地转着圈,然后

    扒开阴唇,舔屄里面的那些肉,老婆舒服得一直扭着屁股,嘴巴又被鸡巴堵着,

    「嗯嗯」

    的想喊都喊不出来。

    「你们你们快点,我出来很很久了,等下我老公来找我,就就麻烦

    了。」

    老婆边含着鸡巴边说。

    「来就来呗!来了就让他也加入嘛!反正你都这么不要脸了,是不是啊?」

    「讨厌!」

    老婆掐了一下王勐的屁股道:「你才不要脸呢!你你们放过我吧,我

    我我不想给老公看到我这么淫荡的一面。」

    「好啦好啦,我们知道,跟你开玩笑呢!你嘴巴再张大点。」

    老婆乖乖的张大嘴巴,王勐用手抓着他的鸡巴快速的撸着,不一会,一股浓

    厚的精液全部射入了老婆的嘴巴。

    「先别吃下去,等等。」

    张浩也像王勐一样射入了老婆的嘴里,老婆嘴里满满都是精液。

    王勐踢踢了踢还在舔我老婆屄的王刚:「王刚,你好了没?快点,我们都射

    给这个骚货的嘴里了,等你呢!」

    王刚满头大汗的窜了出来:「呼~~这骚货下面好好舔啊!她的肛门香死了

    ,欲罢不能啊!只舔她一会就出水了,要是时间多的话,真想干她一下。」

    「你这变态,肛门也舔,无语你了,快点射给她,她都饿了。」

    「好咧!」

    王刚刚脱下裤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喊道:「等等!」

    就穿着裤子跑了出去。

    王勐和张浩我看看你、你看看我,也不知道王刚搞什么鬼,老婆也翘着屁股

    ,嘴里含着精液等着,就像一个盛精容器一样。

    不一会,王刚就跑了来,我看得很清楚,是一个无线蝴蝶跳蛋和一个大概

    十五厘米长的链球,我操,那链球是塞肛门用的,一排从下慢慢从小到变大的小

    球。

    王勐一看到他拿来的东西,睁大了眼睛:「我擦,王刚,你去哪得的这些东

    西?」

    「嘿嘿,这是我早就买了的,是平时我和王寡妇玩用的。呼~~」

    张浩和王勐又惊呼:「我擦啊!王寡妇都五十多了,你也搞啊?还用上玩具

    了,怪不得,我看到王寡妇最近活力了好多。」

    「嘿嘿!」

    王刚傻笑了一下,拿过链球放到老婆的嘴巴前:「骚货,我等下把它放进你

    肛门去,不可以拿出来哦,一下出去也要戴着,还有这跳蛋,知道了没?反正你

    帮我们舔鸡巴我们也拍下来了,只要你乖乖服侍我们,我们就不告诉小景。」

    「嗯嗯。」

    老婆害羞的点了点头。

    「现在先把这链球搞滑一点,你用我们的精液自己搞滑它。」

    老婆拿过链球看了看,瘪了瘪眉,在小球之间还有王刚插王寡妇肛门留下来

    乾了的便便,王刚也不洗一下。

    「还看什么?快点,一下给别人发现你就不好了。」

    「嗯嗯。」

    老婆把链球全塞到嘴巴里,用精液把链球全部弄滑了,吐给了王刚。

    王刚拍了一下我老婆的屁股:「腿张开,屁股翘起来。」

    他说完把中指伸进我老婆的嘴巴里刮出了一点精液,把精液抹在老婆的屁眼

    上,然后慢慢地把链球滑到老婆的屁眼里,每滑一个球,老婆都发出舒服的迷人

    呻吟声,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只感到屁眼很舒服,麻麻的又涨。

    「嘿嘿!」

    王刚插完链球,又拿过蝴蝶跳蛋插到了老婆的阴道里。

    这蝴蝶跳蛋不是圆的,外壳是蝴蝶形状,在中间有一根假的鸡巴伸出来,假

    鸡巴放到阴道里,蝴蝶紧贴在阴唇外面振动阴蒂的。

    老婆被那根十多厘米长的假鸡巴插着,她的屄被塞得满满的,然后绳子绑到

    了老婆两条大腿上。

    王刚来到老婆后面,快速的撸了几下,全部射到了老婆的屁股上:「嘿嘿,

    骚货,不可以擦哦!」

    老婆红着脸答应:「嗯嗯。」

    「好了,可以咯,你可以出去了。内裤就不穿了吧,我留着纪念,反正你这

    骚货穿不穿都一样。」

    老婆吞下精液,整理了一下,开门出来了,我急忙跑了出来,绕过大门,来

    到了嘉宾在的地方。

    我刚到,老婆也跟着到了,我假装看了她一下:「老婆你嘘嘘那么久啊?」

    「没没没有,人家嘘嘘的时候,肚子不舒服,就拉粑粑了,所以才

    慢的。」

    老婆一开口说话,我就闻见了一股精液的味道。

    我眼角看了一眼后门,王勐他们几个也进来了,我看见王刚的手上还拿着哪

    个跳蛋遥控器,我看见他奸笑的一按,「啊啊」

    老婆突然弯下腰,发出了「嗯嗯」

    声,屁股翘着,如果有人在后面注意看的话,一定看见我老婆婚纱里面屁股

    的位置鼓鼓的。

    「怎么了?怎么了?」

    我假装扶了一下她,「没没事,脚嘛了。」

    老婆红着脸答道。

    我听见一阵「嗡嗡」

    的声音在老婆身下传来,不注意听是听不到的,一定是王刚按下了跳蛋开关

    。

    「那现在好点了没?」

    我问。

    老婆强忍着站起来,脸色红彤彤的:「没没事,好点了。」

    我点点头:「老婆,你脸怎么那么红啊?」

    老婆支支吾吾道:「啊!有有吗?一定是刚才我喝了点酒吧!走,我我

    们给他们敬酒去吧!」

    说着,老婆不自然的走在了我的前面。

    就这样,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老婆一直被那跳蛋振动着骚屄,王刚在中间

    一直变化着频率,老婆有几次都喊了出来,最后只好强忍着憋住不出声,搞得那

    些叔叔伯伯都怪怪看着她。

    中间老婆还高潮了几次,因为老婆每次高潮的时候都会咬嘴唇,我看见她咬

    了好几次。

    谁能想到表面乾净的新娘,在宾友云集的结婚场中,她下身塞着跳蛋、肛

    门插着链球,一直到我们敬完酒。

    如果拉开婚纱的话,你会看到老婆身下已经湿成怎么样了:她的淫水顺着大

    腿流到了脚跟部,屄里面插着跳蛋,肛门被链条涨得紧紧的。

    在他们三个的玩弄下淫意下,一直忙到了晚上,人才慢慢地散去,我看见王

    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和老婆说了什么。

    老婆没叫什么朋友,都是我的同乡好友。

    傍晚时分,辛苦的送完客人去,老婆对我说道:「老公,我看今天王勐他

    们几个帮了我们很多忙,我晚上炒几个菜,谢谢他们一下吧!」

    我心想,你这骚老婆,其实是想叫他们来干你吧?大婚的第一天晚上也要给

    我戴绿帽,而且还是三个。

    我假装答:「嗯,也好。一下你给他们打一下电话。」

    晚上八点,老婆炒好菜、倒好酒,就给王勐打电话了:「喂,王王勐,

    喊王刚和张浩来我我家一下,我要感谢你们今天的帮忙。」

    也不知道王勐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老婆脸又红红的:「老公,我去洗澡了,

    他们说马上来。」

    我点点头:「嗯,好的。」

    不一会,他们三个就来了,三人坐下来后就开始喝酒,王勐说:「来来来,

    喝,今天是兄的大婚日子,我们来多喝点。来来」

    喝了十来分钟,我就已经不行了,「就是啊,来,阿景,我们来喝」

    张浩又帮我倒满了酒杯,「哈哈哈,好好来,大家喝。」

    我附和着。

    我举起酒杯说:「感谢今天大家来帮忙啊,辛苦大家了。」

    王勐道:「哈哈没事,没事,都是兄,应该的,应该的。而且新娘

    那么漂亮,我们干着也不累。」

    他故意把「干」

    字说得特别重。

    我平时不怎么喝酒,今天本来就喝很多了,此刻又被灌了几杯下肚,这几杯

    我基本就已经开始不行了。

    「哎,阿景,你老婆真漂亮,身材真好,皮肤好白啊!哈哈」

    张浩说。

    「是啊是啊!你看看你老婆那胸真大啊,屁股又圆,要是以后我能找到这样

    一个老婆,死也值了,阿景你真幸福啊!」

    王刚也附和道。

    「娶到这样的老婆,一定天天搞她吧?要不然她的胸怎么那么大?要是给我

    揉一下就好了。」

    王勐开玩笑的说道。

    「是啊是啊,」

    张浩说道:「阿景,你老婆骚不骚啊?你们一般做多少时间啊?她下面一定

    紧紧的吧?水多不多啊?」

    大家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我也假装迷煳着,只好傻笑的看着他们,可是裤

    裆早已挺起来了。

    「呀!阿景你老婆呢?」

    王刚喊道,我答:「啊,她在洗澡。」

    一听到洗澡,他们个个眼睛发光,吞着口水,个个一副发情公狗看见母狗的

    表情。

    刚说完,两老婆刚好从卫生间里出来,听见门响,我们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

    看去,只见老婆头髮湿漉漉的从里面出来,身上穿着她刚买的蕾丝睡袍,若隐若

    现的大腿,低领的胸口可以看见半个白白的乳房,能看见里面没有穿着内衣,几

    滴水珠还在她巨大的乳房上流着,一边擦着身体上的水,一边出来。

    「哔」

    不知道哪个家伙吹了一下口哨,老婆一抬头,看见我们都在看着她,不觉脸

    一红,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王刚吞了一下口水说:「我们见过美女,但是没见过这么性感的美女啊!嫂

    子,你看我都硬了。」

    说着挺了挺那伟岸的裆部给老婆看,老婆一看,脸又更加红了。

    老婆假装要走房间,只见傻大个王勐起身走过去拦着喊道:「哎,嫂子,

    来来来,我们来喝酒,今天你和阿景结婚,我们来高兴一下。」

    妈的,发生的一切怎么都像是他们演给我看似的?老婆脸红红的看着我,我

    偷偷的问她:「你怎么没穿内衣?」

    老婆不好意思的说:「我我刚才拿毛巾的时候,奶罩和内裤不小心掉到

    盆子里了,里面有水,都浸湿了啊!本来本来我想一出来就去房间里面穿的

    ,可是王勐拉着我来这」

    我惊讶的看着老婆,原以为她只是没有穿胸罩,原来内裤也没穿。

    听到这,我鸡巴更加硬了,想看看他们三个想搞什么花样,也想给老婆试一

    下其他男人的鸡巴是怎么样的,反正都玩成这样了。

    「来来来,嫂子,我们来乾一下。」

    王勐色色的笑了一下,首先喊道,说着给我老婆满了一杯。

    我老婆平时不喝酒,看到这样,我喊道:「来来,王勐,你乾,我替我老婆

    喝。」

    说着一口闷了下去。

    「好酒量!景哥,来来来,我也敬你一杯。」

    张浩又往我杯子满了,我拗不过,只好也乾了。

    他们几个轮流敬我酒,老婆看见他们这样也不好拦着,期间也帮我喝了几杯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快不行了。

    我喝得比较多,已经开始模模煳煳的,和他们嘀咕了几下就趴在桌上装睡起

    来。

    王勐摇了我几下,见我不醒,只见他贱贱的一笑,往我老婆身边移了一下,

    靠着老婆的身体喊道:「来来来,嫂子,我们来喝。」

    「是啊是啊!来来」

    他们两个也坐到了老婆身边。

    老婆本来就喝蛮多的了,脸红彤彤的,只好又喝了两杯,开始模模煳煳的胡

    乱说话。

    王刚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张光碟,对我老婆喊道:「嫂子,来来,和我们三个

    一起看电影,很好看的哦!」

    老婆应道:「好好,我我们不喝了,我不行了,看电影。」

    见老婆已经醉醺醺的,王刚不怀好意的笑了下,拿着碟子放到了机子里。

    等了十几秒后,只见家里5吋的家庭影院上播放着东京热的熟悉音乐一个

    女优脱光了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外面围着七、八个老男人。

    「啊~~」

    老婆看了一下,害羞的红了脸:「讨厌啊,你们嫂子才不看这些不健康的电

    影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眼睛没有离开萤幕。

    只见萤幕上,那女优抓着两根鸡巴在轮流的舔着,她身下坐着一个男人,阴

    部正好对着那男人的脸,那男人在舔她的屄,那女的一直「呼呼」

    的呻吟着,大半个乳房暴露了出来。

    王刚和张浩张大眼睛看着我老婆,裆部涨涨的,吞了吞口水,恨不得马上脱

    光老婆的衣服,直插老婆的小穴。

    「哟哟哟!嫂子,你看你看,还说不看,你看你眼睛一直在盯着。」

    老婆呼了一口气:「不是啦!人家人家只是在想,在想那个那个」

    「嘿嘿嘿,想什么啊?嫂子。」

    贱笑的王勐双手攀在老婆的肩膀上,眼睛看着老婆的胸部。

    在王勐的角度,可以看见老婆那挺挺的乳头,咕噜了一句:「真是骚妇啊,

    内衣也没穿。」

    他靠近老婆的耳朵,在我老婆的耳朵呼了一口气,只见老婆眯着眼睛,嘴里

    「嗯~~」

    的一声,夹紧了大腿,再「噢」

    的一声,左手不小心抓了一下,刚好抓到了王勐那硕大的鸡巴,只听老婆又

    「啊」

    叫了一声,急忙放开王勐的鸡巴。

    「嗯,嫂子,你看哪里啊?」

    「啊!没没有啊,我没有啊!」

    老婆害羞的转过了过去,刚好又看到张浩和王刚那涨涨的裆部。

    只见老婆身体腾的抖了一下,饶是老婆性感无双、大胆放纵,可爱的脸上仍

    然是像火烧过一样,红潮涌上。

    「嗯,嫂子,小可不可以问你一下啊?」

    「嗯,你问吧!」

    「那我问咯!嫂子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雨柔,在上海附坛大学毕业,人家可是高材生呢!」

    「哇!嫂子还是大学生啊?」

    「当然了哼!」

    「那我问第二个问题咯?」

    「嗯,问吧!」

    「嫂子,你你乳房有多大啊?」

    「啊!嗯是d啦!」

    「哇!嫂子奶子真大啊!景哥真幸福。「屁,你景哥好久没有摸了」

    「呵呵,那嫂子岂不是很寂寞啊?」

    「哪哪有,人家有自己来的。」

    「啊?怎么自己来啊?」

    「我有假阳具,大号的,寂寞的时候自己用的。」

    「那嫂子多久用一次啊?」

    老婆羞红了一下:「基本一天一次。」

    「哇!」

    他们三个急呼:「嫂子你真骚啊!性慾也太强了吧?」

    「人人人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是下面痒痒的,看见男人就

    想想」

    老婆那一对大而明亮有神的眼睛,乌黑闪耀的瞳孔,配着修长捲翘的睫毛

    ,看得他们内心也在「咚咚咚」

    打着鼓。

    「嫂子你身材很好啊!我们乡里都从来没见过这么劲爆的身材,城市的女人

    就是性感!」

    「那是,你嫂子保养得很好的。哼」

    老婆很骄傲的挺了挺胸。

    之前喝了酒,老婆不小心把那蕾丝睡裙的胸口打湿了,现在老婆一挺胸,两

    颗乳头更加显现,这样一来,那颤巍巍的大奶更是在衬衫下张牙舞爪,呼之欲出

    。

    王勐吞了吞口水,看见我睡下了,再也忍不住了,就往老婆扑了过去,抓着

    老婆的乳房,正要脱下老婆的裙子,王刚喊了一声:「王勐,等等啊!」

    「啊,操!什么事?」

    王刚问道。

    「不忙啊,时间很多呢!先让嫂子给我们跳个脱衣舞吧?」

    「哎,这意不错,让大学生来给我们跳个。」

    老婆笑嘻嘻的答应着,跳到了桌子上就开始扭起来,那修长的长腿穿上了今

    天的高跟婚鞋,透明的睡裙里,硕大的乳房一晃一晃的,身下一片乌黑的阴毛。

    只见老婆两手轻捻着睡裙的左右下襬两端,故意很慢很慢的向上一点一点掀

    开,客厅中春意盎然,场面极度淫荡。

    老婆慢慢地露出了一截雪白光滑的美肌大腿、腰部柔美的曲线,慢慢地衣服

    脱到了胸口,他们三个都闭住了呼吸,眼睛一眨都不眨,注视着一点一点在裙子

    下探出来的奶子。

    眼前美丽的乳峰高耸挺拔,浑圆厚实又柔软,老婆的奶子蹦出来的时候,三

    人彻底看呆了,两颗乳头挺立着,凸凸的,乳头黑黑的。

    「噢!」

    王刚喊了声:「嫂子,你奶头好黑啊!被男人吸多了吧?哈哈。」

    老婆也不说话,卖力地扭着身体,一阵阵臀波乳浪冲击他们三个的眼睛。

    「这对d奶不但大,弹性也惊人呢!这骚屄的奶子真大啊,过来给我抓一下

    吧!」

    王勐流着口水说。

    老婆柔声道:「来,王勐,给你摸你嫂子的奶子。」

    说着,老婆俯下身去,只见王勐把脸靠得近近的看着老婆的乳头,突然一只

    手抓着奶子,嘴巴吸着另一个奶子,老婆一抖,惊呼道:「好舒服噢」

    王勐道:「嫂子,你怎么怎么突然」

    「噢舒舒服!人家乳头被吃了啊我我受不了,啊

    啊啊王勐人家的奶子好不好吃啊?」

    「嗯好吃!又嫩又滑。」

    王勐更加用力地舔着老婆的乳头,右手摸着另一半乳房用力地揉着,喊道:

    「操!这骚女人的乳房真大,一只手都摸不过来。张浩、王刚,你们还等什么?

    快来啊!」

    只见张浩和王刚匆匆脱下裤子,两条巨棒弹了出来,不愧是干苦力的,这鸡

    巴真大啊!张浩把鸡巴插到我老婆的嘴巴中,老婆抓着他的巨棒来地舔着。

    王刚急忙趴在老婆的腿间,舔着老婆的阴蒂,边舔边问老婆:「咻~~嗯,

    嫂子,舒服吗?」

    「嗯噢好舒服你舔得好舒服,比我老公好太多了。噢

    我好后悔嗯没有早早认识你们」

    「现在也不晚啊!呵呵,你现在就是我们老婆的了,对吧?」

    「嗯是啊是啊!快点继续舔不要停我今天结婚,

    我我就是你们的新娘,你你们都是我老公。哦太舒服了啊

    太爽了景老公我这又要给你戴绿帽子了让你不满足我哦

    我就让他们上你老婆。」

    王刚听到老婆彷彿鼓励的呻吟声,更加卖力地舔起来,将老婆两条腿大大的

    分开,整个脑袋都埋在老婆的两腿间,老婆流出来的淫水也都一滴不漏的吞咽了

    下去。

    「嗷不行了,不行了,我下面好痒啊!王刚老公,把你鸡巴插进来吧啊

    我受不了了」

    「好的,骚老婆。那你想在这里干,还是到房间里?」

    「啊在这里,就在这里。」

    「可是你的真老公在这里啊!」

    「没没事,我就喜欢这样。我要给他戴绿帽子,我就要在他面前给别的

    男人插他老婆啊!」

    「怎么这么多水啊?老婆。」

    王刚扒开老婆的阴唇,老婆的阴道口张开着。

    老婆嘴巴里含着张浩的鸡巴,两个奶子又被王勐揉捏着,含煳的喊道:「那

    是你舔得老婆爽啊,老婆受不了了,老婆天生就是贱妇、骚货啊!」

    这时王刚再也受不了,拿起他那2厘米的鸡巴勐地一插,直接插到底,然

    后才双手抓着她的腰肢,用力地向前顶了下去。

    老婆得到了长驱直入的快感,倒抽一口气:「呼~~好好大好涨

    啊好满足啊」

    「呦,雨柔老婆,你下面还是蛮紧的啊!」

    「不不,不是我我下面是鬆的,只是是是呼~~

    你的鸡巴太太大了。」

    「哈哈,也是。那你真老公平时岂不是插不到底了?」

    「嗯他那小鸡鸡根本就没有没有插到底过每次每次我还没

    高潮他都先射了」

    「那你的骚屄怎么这么鬆啊?啊啊」

    王刚一边快速的插着老婆,一边问着。

    「那是那是以前以前读书的时候,那些男男朋友搞的」

    「那些是多少个啊?」

    「十十十几个」

    「操,这么多?」

    「在公司里和老公恋爱的时候,我和我们那些经理都搞过,还还有我们

    组的二十多个同志也都上过我。他他们都叫我精桶、公车。到到现在最

    少也有六十多个男人干过我了。」

    「我擦!以前就那么骚了,怪不得一摸,下面就流水了。」

    「啊啊王勐老公,快揉我的奶子,用力点」

    「今天你结婚,一下就有三个老公跟你洞房,爽不爽啊?」

    「爽我就是你们三个的新娘,以后你们想上我就随便上,我打开屄让你

    们插死我。」

    王刚好像想证明些什么一样,展开了又一轮勐攻,快速而勐烈的冲撞,顿时

    便让屋内充满了「噼噼啪啪」

    的声响,老婆的低哼也逐渐变成了高亢的呻吟。

    另外更令人脸红的声音,却是抽插之际她的蜜穴中所传出来的淙淙水声,那

    种由淫水被大肉棒摩擦出来的「噗哧、噗哧」

    声响。

    「妈的,贱货,在阿景面前操他老婆真爽!」

    「哦你真坏还是我老公的好朋友呢啊竟然背着他姦淫

    他的新婚老婆嗯」

    「哈哈,我们当然是好兄了,朋友妻,一起用嘛!况且,你不爱吗?」

    「我啊爱哎呀又顶到了嗯轻点啦哦好硬

    哦」

    看着老婆现在像母狗一样跪在地上,噘着屁股被王刚从背后插入,我的鸡巴

    就不争气的硬了,我边看着王刚和老婆交媾,边偷偷把它从裤子里掏出来慢慢套

    弄着。

    「啊慢慢点,别把我老公摇醒了」

    「啊骚货,忍不住了我兄怎么找了你这么个骚货,让我怎么忍得

    住啊?」

    「哦啊我就是专门让你们操的啊就是要勾引

    得你们忍不住都射进来啊烫死了啊」

    这时只见王刚再也忍不住了,大喊着:「啊嫂子,老婆,我不行了

    我要来啊!」

    说着,更加快速的来抽动着。

    老婆已经发狂了:「来,来,射进来,我要快,快啊!快,快我要

    到了啊王刚老公给给给我」

    「那我射进去,你不怕怀孩子啊?」

    「啊没没没事,人家不喜欢戴套子做爱,射进来,怀就怀

    啊啊反正我和阿景也想要孩子,谁的孩子不是孩子快,快」

    「啊啊啊!」

    只见王刚吼了一声,再也忍不住了,屁股一挺,一股浓浓的精液就射进了老

    婆的屄里。

    「啊啊啊啊啊啊」

    老婆颤抖了几下也不行了,和王刚一起高潮了。

    只见她快速的呼吸着,两只手还拿着王勐和王浩的鸡巴上下套弄着,嘴里喊

    道:「好暖啊好舒服啊射进里面就是舒服啊」

    「老婆你真骚啊!还想要吗?」

    「嗯人家还想啦!一次就想满足你们三个的老婆啊不可能

    你们嫂子老婆很骚的,你们要满足我」

    「好喇!」

    只见王刚「噗」

    的一声拉出他的鸡巴,老婆又是「嗯~~」

    了一声。

    只见一股浓浓的精液在老婆的阴道口缓缓地流了出来,老婆看见道:「哇!

    王刚老公,你的精液好浓哦!快快快,要流出来了!」

    「没事,没事。」

    王刚看见忍不住了,急忙躺到地下,喊道:「来,骚货老婆,你在上面。快

    ,我们堵住它,不给它流出来。」

    「嗯」

    只见老婆应了一声,快速的爬到王勐上面,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根又大又硬

    又烫的肉棒紧紧贴住老婆的肉瓣,开始往桃花源深处扭转搓磨。

    「嗷」

    老婆喊了一声:「爽啊!每个男人有每个男人的感觉,这这感觉真好,

    真舒服啊!」

    老婆坐在上面,一面用力扭腰抽送,奋勇冲刺。

    老婆的敏感部位不断遭受摩擦,整个人就快发疯:「嗯嗯嗯嗯啊

    啊啊啊呼~~啊」

    「哎呀,嫂子外表那么纯洁,现在变荡妇啦?再来劲儿点!虽然我没上过大

    学,好歹今天上了一次大学生,还是这么漂亮的大学生,而且是在你结婚的当天

    晚上。」

    「嗯啊啊呜呼啊啊呜来来,王勐老公,人家本来

    就是荡妇,我要好多好多,我就是你们的小母狗。快一点快一点搓我搓

    我的奶子用力搓我把我搓碎吧!」

    「你个贱货,喊那么大声,你老公在,你也不怕把他吵醒了?」

    「不,不怕,」

    老婆呻吟着:「哦哦哦别管他,操我,狠狠地操我!我就是一荡妇,以

    后我还要给我老公戴好多好多的绿帽,我要给很多男人操我,我就是免费的公车

    ,我是公共厕所,我欠操」

    「操,真是个天生的贱婊子!」

    王勐过来抄起老婆两条修长的美腿,掰得笔直,然后往前推,直到老婆的阴

    道张开得大大的。

    他握着我老婆风骚的足踝,压着她的身子,巨大的鸡巴狠狠地操着:「妈的

    ,还是这样操最爽,你这贱货,就是要这种动作操起来才好玩!」

    「是呀!啊」

    老婆羞羞的道:「我也最喜欢这样被你操!以后我经常让你这样操好吗?」

    「好,以后我们天天来干你!」

    「嘻嘻!」

    老婆笑道:「随便,反正人家是你们的,你们想上就上,想怎么操就怎么操

    ,人家也只有顺受,就算被你们操死,哦也没办法。」

    王勐一边勐操一边感慨:「啊爽!啊爽!果然是天生的骚货,平时

    看不出来,被干开了就开始骚,专盛男人精液的垃圾桶。这样操都行,太他妈舒

    服了操!爽!干死你这个骚货、贱婊子,你不去当公共厕所,真是没天理。

    爽!爽啊!」

    「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啊」

    王勐的动作越来越快,操得更加用力。

    「啪啪啪」

    寂静的夜里,老婆淫叫的声音、被操屄的声音传得很远,这时要是有人在附

    近经过,肯定会被吸引过来。

    「不行不行了啊啊啊」

    「我要加速冲刺啰!」

    「啊啊啊不不要不行,太快了,我快洩了啊

    啊啊天天哪!呼~~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

    「骚货!我操得你爽不爽?」

    「啊啊啊爽!」

    老婆已经完全被操服了,不知廉耻的淫叫着:「操我,操我,快点操」

    「噼哩啪啦」

    不停地操了我老婆五、六分钟,王勐「啊」

    的一声,大鸡巴勐顶妻子的骚屄,将2厘米的大鸡巴每次都完全插入我老

    婆的子宫。

    「给我!射在我操屄里!搞大我的肚子!」

    「哇,你这么好操啊!是不是以后操你的人都能随意搞大你的肚子?」

    「哇!哇!是,随便搞,谁都可以搞大我肚子!快,快啊!」

    不一会王勐也射了:「真爽啊!平时我去外面嫖妓,每次都可以干一个多小

    时,没想到干嫂子这骚货,十几分钟就射了,是嫂子太漂亮、太骚了,城里的女

    人干着真爽。」

    老婆的子宫被射了两次,有点胀胀的。

    「嫂子老婆,到我咯!」

    王浩喊道。

    「嗯来吧!你想怎么来?」

    「嘿嘿你把屁股抬起来跪在地上,我要从后面来。」

    「嗯」

    只见老婆跪在地上,屁股往我的方向噘起,老婆大大的屁股滑滑的,阴道里

    面还有两个男人的精液在慢慢地流出来,两个大乳吊着晃来晃去,骚到了极点。

    张浩趴在老婆背上,拿鸡巴在我老婆的阴道口磨了几下,双手抓着老婆的两

    个大奶子,老婆转过头来和张浩亲吻,两根舌头缠绕着。

    老婆吸着张浩的口水和舌头,我眯着眼看见她那样子就像很享受这一切。

    「真香,城里的女人嘴巴真香啊,滑滑的。嗯嫂子老婆,我来咯!」

    张浩在后面抬了一下屁股,那鸡巴直直的横立着对准老婆的阴道口,两手抓

    着老婆的大奶用力一插,「噗」

    的一声,鸡巴应声而入。

    「嗯舒服啊」

    老婆随着插入也舒服的大喊一声。

    张浩也不等着,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每次都抓着老婆的奶子往后一拉,屁

    股也跟着往前一挺,每插一次,老婆都舒服的哼一声。

    「妈的,张浩就是会搞,看见这骚娘们这样被搞,老子又硬了。」

    王刚说。

    「是的,我也是。」

    王勐附和道。

    老婆听到,嘻嘻一笑:「来来,我来帮你们洗一下鸡巴吧,上面有精液,黏

    黏的,不舒服。」

    只见王勐和王刚跪在老婆前面,两根鸡巴对着老婆的嘴巴,老婆用她那小舌

    头慢慢地舔着一根鸡巴,把马眼里的精液舔了个乾净,两根鸡巴轮流舔着。

    就这样弄了时十来分钟,张浩也没法再忍了,把阴茎死命地在老婆阴道内抽

    插了十来下,最后一下甚至稍稍顶开了子宫口,然后就在老婆的子宫内射精了,

    灌满子宫的精液也烫得老婆再一次到了高潮。

    「嘿嘿,嫂子嗄你会帮我也生个孩子吗?」

    「喔如果你真的搞大我的肚子不帮你生也也不成谁都

    可以反正反正怀孕了也不知不知道是谁的」

    老婆趴在地上,直呼着气。

    他们三个射完后坐在老婆的旁边,看着老婆的身体又阴阴的一笑,王勐说:

    「嫂子」

    老婆很自然的应道:「嗯,什么事?」

    王勐继续说:「我们看毛片的时候,看见那些女的吃下精液,一直都很好奇

    ,那个好吃吗?」

    「啊,好吃啊!」

    老婆说完才发现说漏嘴了,急忙用手捂着嘴巴。

    「哈哈,原来嫂子也喜欢吃啊!来,别害羞,你看那些精液在你骚屄里面都

    满满的要流出来了。」

    说着,王勐拿起一个碗放到了老婆的小穴旁边,拿着一个勺子,慢慢地把勺

    子伸进老婆小穴里,把精液刮到碗里,每刮一次,老婆都呻吟一声。

    「哇,嫂子你的骚屄真深啊!你看,勺子都到底了。」

    「嘻嘻讨厌啦你。」

    刮了好一会,才把三人的精液刮乾净了,满满的有半碗。

    老婆一看:「哇!你们的精液真多啊!多久没干女人了?」

    「唉平时都是做苦力,哪有时间啊!」

    「嘻嘻,没事没事,以后你们想操女人了,就来找嫂子,嫂子就是你们三个

    发洩的性玩具,一定给你们射满嫂子的骚屄。」

    「嗯嗯,谢谢嫂子老婆!」

    王勐拿着碗对着老婆喊:「来来,骚老婆,让老公喂你吃东西。」

    只见王勐舀了满满一勺子精液伸到老婆的嘴巴边,老婆把小嘴巴张开,一口

    吞下,还意犹未尽的说:「呜呜呜呜呜呜嗯好吃以后我还要吃哦!

    」

    他们三抱着我老婆,一直聊到大半夜才依依不捨的去了老婆新婚的当

    天晚上就被三个乡里的朋友操了,真是自己结婚,洞房是别人在洞,而且还是三

    个。

    老婆来到我身边:「唉,这死老公,你老婆都被你乡里的朋友操了几次,你

    还睡得跟猪一样。老婆给你戴了绿帽子哦,以后还要给你戴多多的」

    我假装哼哼两声:「嗯嗯来,再来喝」

    「死老公,还喝,他们都把你老婆喝了你也不知道」

    老婆给我盖好被子就自己去卧室睡觉了,留下满地的碗给我明天清理。

    看着老婆睡得差不多了,我翻身坐了起来,呼~~没想到平时在外面温文尔

    雅的老婆,一被男人搞了就这么骚想着老婆刚才被他们三个轮流姦淫的情景

    ,鸡巴硬了起来,在卫生间打了一次飞机。

    唉!新婚之夜老婆给男人操,自己却在打飞机第二天起来,「呀,老婆

    ,我昨晚喝多了,他们三个什么时候走的啊?」

    我装作完全不知情,向老婆问道。

    「啊,他们喝完就走了。喝到半夜,你老婆还和他们干了好久乾了好多

    酒哦!我都不行了。嗯,你有没有谢谢他们昨天来帮忙啊?」

    「谢了谢了,三个都谢过了。」

    「嗯,那就好。昨天结婚高不高兴啊?」

    「以后你就是我老婆咯!嗯,当然高兴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