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公公干的儿媳差点昏过去

  卫老是村里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还是村子里的首富,卫老一生结过三次婚,第一次结婚还不到五年,老婆给他生了儿子之后就生病死了,第二个老婆嫁给他还不到一年就跑了,最后又找了个比自己小十岁的丫头,这回她倒是没有跑,可嫁过来也没几年,原本白白胖胖一个人,就慢慢变得精精瘦瘦,后来也命丧黄泉了。从这时起,卫老虽有过几次也想再找个老婆,但一直就没有人敢嫁给他了,怕被他克死了。就这样他一个人慢慢过了好多年,唯一的儿子也长大成人了,他也慢慢变成了老人,才收拾起心情,不作它想了。。


当他的第三个老婆还没去世的时候,有一次无意中透露出他的一个秘密。他老婆和隔壁的五姐关系非常好,几乎是无话不说。有一次,她告诉五姐说,卫老下面那东西无比粗大,有点像公马那玩意了,每次做起那事来厉害得很,时间又长,我每次都被干得全身酸软昏陈,真是又想又怕。五姐听到卫老下面那东西那么粗大,真是羡慕不已。她本身是个爱说长道短的人,于是她到处传播,并且越传越大,这就成了卫老的光辉记录,就是那玩意在村里可是首屈一指,无人敢比!


卫老现在不比以前了。儿子早就成了家,把家安在城里面,到城里去过了。家里就留下他一个人,尽管有的是钱,但他还是觉得倍感孤单。他原来在城里的生意也不去理了,索性全部交给了儿子,自己一个人回到老家来住。在去年的时候,卫老觉得太无聊且无所事事的,就弄了一条漂亮的小船,他这小船可是说小也不小,虽说比不上豪华游艇,但是小船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上面一应设施都有,还能发电。从此,到现在一年多了,卫老一个人就吃喝拉撒睡,全在这船上了。


在他们的村子外面不远,有一条江蜿蜒而过,但是,他们村子里的人,绝大部分虽靠水却并不吃水,以水为生的人不多,所以他们村边的小码头上没有停靠几条船,江边来来往往的人极少。这样,卫老开始认为这样好,乐得清静。就天天驾着船,有空就钓点鱼,晚上的时候,在船上煮鱼,顺便喝上几杯,坐在船头看日升日沉,听暮鸦归林,倒活得滋润。


最近村子里传出了谣言,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里的知名人士卫老。


“谣言”是从村东头的五姐那里传出来的,很快就风靡了整个村子及周围的村庄,其原因是,卫老亲自上了五姐家的门,要五姐帮他再寻找个老婆。


卫老最后一次娶老婆那已经三十年前的事了。如今他也是58岁的人了,突然起了这个心思,当然在村子里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闻,特别是那些妇人,传得有滋有味,乐此不疲。当然这些“谣言”有说好的,说卫老一个人过也太不容易了,找个老伴帮助洗洗衣服、做做家务也好,更有个人说说话,也不那么寂寞了。也有说不应该的,这么大年纪还找什么老伴,真是老不正经!


后来,这些话,传到了卫老耳朵里,气得他双脚乱跳,他站在船上骂了一回,可惜没人听到。卫老心想:“你们他妈的一个个都有老婆有汉子,天一黑就可上到床上抱头乱整,老子呢?几十年没沾过女人了!妈的,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卫老向五姐说过他的想法后,这几天他把船停在码头上,一直在船上等着五姐来给他回话,有没有合适的人。可是过了好几天还没等来五姐给他回复,却等来了他的儿媳妇淑蓉。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他把船仍停地码头上,正在船头吊鱼,看到远处一个穿着时髦而且暴露女人往码头这里走来,他看见后在想:这农村那里来了穿着这么时尚的女人啊!远看上去真是性感迷人啊!可当那女人走近时却发现是自己的儿媳妇淑蓉。


他的儿媳妇淑蓉,今年刚过三十岁,她原是城里人,在她出嫁前,可是当地数一数二的俏姑娘,外表美丽出众,气质又好,长得细眉大眼,身材高挑,身高165公分,但又丰满匀称,再加上36,24,36的诱人的身材,雪白滑嫩的肌肤、修长的玉腿,柔软的批肩秀发,是众多男人追求的目标,因为他家里较有线,所以被儿子追求到了并结了婚。


到如今虽然三十岁了,而且又生育了两个孩子,但因家庭条件较好,平时她除了较注重饮食之外,还经常地去进行一些瘦身的护理,所以,她仍保持着身栽的苗条和曲线的美态,只是与原来相比较而言,她那胸部更加显得高挺,臀部更加宽大一些而已。她看上去还是那么风采照人。也可以这样说:她现在比原来更加性感和有女人味。而且穿着更加时髦并暴露,将她那性感和迷人的身体和形象充分、大胆地显示出来,看着她那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修长的玉腿,丰满成熟的胴体,柔软批肩的秀发,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那浑圆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就连卫老见了,也发起了感慨:唉!和农村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无婚原来,他在城里与儿子们一起生活时,见到儿媳如此时髦而且暴露的打扮和穿着,也没太在意,因为在城里这样的打扮和穿着较常见的。但自他一个人在家生活了一年多的这段时间里,见到这样的打扮和穿着较少,而且现在一个人倍感孤单,又无事可做之时,身体的需求就特别明显地显示出来了。他越是难受他就买了一些日本的、西方的,港台的毛片来看,想用以缓解一下身体的需求。但有时又越看越想,现在又提出找对象来解决。


所以他今天看到儿媳走到近处,见她那迷人的、暴露的穿着,卫老心里就“咯”地一下,像是什么东西吊了起来,眼睛又想又怕地看了她一眼,但很不情愿地又转过头望别处,但心里又想多看一眼。在他看了几眼后,看得是血脉贲张,老二慢慢翘得半天高了。


今天儿媳上身穿着一件粉红的领口很低小吊带衫,在明媚的阳光下,一双白白嫩嫩的手臂及她那双肩下面的一部分白白晃晃的胸部,都露在外面,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那粉红的吊带衫,既紧身又很短,又是薄薄的,透过那薄薄的吊带衫,儿媳淑蓉那胸脯胀鼓鼓的一双大乳房,骄傲地高挺在胸部前,更显凸出。又由于那粉红的吊带衫上开口较低,刚刚遮住胸部,仔细看上去可清楚地看见那明显的乳沟,使她穿着的红色的胸罩也是要呼之欲出的样子。在她移动身体向前微微弯腰时,一双大乳房不停地起伏,轻轻颤动;还可看见那部分露在外的白白嫩嫩乳房。那粉红的吊带衫刚刚到她的腰部,在她穿着高跟鞋扭着迷人的身躯走动时,有时还会露出她那雪白的肚皮和肚脐眼。紧身的吊带衫紧紧地包裹着身体,充分显示出她那柔若无骨的腰部。下身穿着一件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裤,象是仅仅只挂在她宽大的臀部上,紧紧地包裹着她那绷得紧紧的圆臀以及修长白皙的美腿。也有让人觉得那裤子有隋时要掉下来似的。这样的打扮,村里可真是很难得看到这样穿着的。


“你怎么来了?家里有事呀?” 坐在船头看他的渔杆的老卫,当看到儿媳淑蓉来到船边时,半天卫老才吐出一句话来。


儿媳淑蓉因穿着高跟鞋,费了半天的劲,撅着个大屁股,好不容易才慢慢的爬到船上来,上船后来到船头,坐在船头离老卫不远的地方直喘气。好半天才回答说:“家里没事呢!志强到厂里去看着呢,我来看看爹!”


“我有什么好看的?”卫老回过头来看了儿媳淑蓉一眼说,当近距离见到儿媳淑蓉的胀鼓鼓的胸脯,而且还正在剧烈起伏着,特别是几乎清楚可见的乳沟和半露的雪白双乳,卫老与日俱增是心跳加速,忙又回过头去,不赶看久了,装着看他的渔杆,可是心里已是心潮起伏,难以平息了。


两人一下子都不知如何开口一样,默默地坐了好一会都没出声,等了半响,儿媳淑蓉才试探着问:“爹,听说,你准备再找个老伴?


卫老心想道:”总算是说出你来的目的了!“于是就回过头去,又看了儿媳一眼,说:”嗯,有这事!“但他说完后还是忙又回过头去看他的渔杆。


儿媳听到公爹这样回答,倒不吃惊,象是早有准备的一样,慢慢移到卫老的身边,坐在他身边望着公公说道:”爹,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还找什么老伴啊!这样会让人看笑话的,也会让我们会抬不起头的。“


儿媳说完后,还没等到卫老回答就进行一连串的演讲,而且生动地主了一些例子,劝说他不要再找老伴了,真把卫老说得有些抬不起头来,他心里也开始盘算,自己这回是不是走错了。但他嘴上却还在硬生生地说道:”你说得容易,老子一个人过,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们从来就不知道孝顺你爹,从来不管老子的死活,现在倒管起来了!“


儿媳淑蓉忙说道:”爹!我们也知道你一个人过也挺不容易的,但你这么大年纪要多为你的儿子、孙子等后辈多想想。要不你到城里与我们一起住,如果你老实不愿意去城里,我们保证以后多回来看你老,你说好吗?“


公媳俩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聊了一下午,眼看着天就要快黑下来了。淑蓉也总算是使尽浑身解数,让卫老打消了找老伴的念头。在公公同意不再找老伴后,淑蓉才心满意足地走进了船上的厨房内,开始着手淘米、洗鱼、做菜,给卫老做晚饭吃。


卫老虽然打消了找老伴的念头,但是还是觉得倍受打击。在儿媳进去做饭时,他仍坐在船头抽烟,象是斗败的公鸡,有些丧气。看着夕阳一点一点地慢慢沉下去,远处的山坡上,暮鸦归林,村子里飘出了缕缕炊烟,他这样看着天完全黑下去,心里面真有些无可奈何。


当儿媳在船上走来走去的声响,吸引着偷看了一眼她,特别是儿媳撅着她那浑园的屁股蹲在船边,弯下腰身在河里洗鱼、洗菜时,心就又一下子跳得厉害,下身那里又开始有反映起来。这时儿媳淑蓉是背对着他的,于是,他就盯着儿媳淑蓉的屁股看,心想:她的屁股怎么这么大?这么圆?卫老前段时间去城里见了原来的老友,他请他看了一部日本的黄色碟片,里面的内容是有关公媳通奸的情节,他当时看了也没怎么在意,可是现在见到儿媳淑蓉这么迷人的样子。他现在控制不住地开始幻想能与那片子里一样该多好啊,那自己既能时常得到满足,也不用再找什么老伴了。想到这,他有些茫然地开始幻想起儿媳淑蓉没穿裤子、光着屁股的样子来。


在淑蓉做好了饭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船上也亮起了灯,在这夏季里,那河风吹得人有些凉爽,但也让人觉得舒服。河边洗澡的几个小孩子也回家去吃饭了,船的周围已变得一片安静。无忧论坛


儿媳淑蓉在给卫老盛好了饭,倒好了洒后,叫公爹进来吃饭。在公爹坐好后,就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陪着公公吃饭。在吃饭时,她讨好地、一个劲地往卫老的碗里夹鱼,卫老边吃边喝着洒,但还在气头上,就说:”老子不爱吃鱼!“


淑蓉听到公公这样说,吃惊地看了公公一眼,说:”鱼可是好东西!爹怎么不爱吃!“


卫老还是好气没好气地、并且一语双关地说:”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要烦,你们天天可以吃的东西,我又吃不到,饱汉不知饿汉饥呀!“


听到公公这样说,淑蓉也不知是听出了、还是装着没听出公公的话外音,仍然笑容可掬地对着公爹说:”那你还是要多吃些鱼好。“


就这样,公媳两人边吃饭,卫老是边喝酒边吃饭,卫老喝了一会儿后,可能觉得一个人喝无味一样,就要求儿媳妇淑蓉也陪着他喝几杯,于是,淑蓉去拿来了杯子,也陪着公爹喝了二杯。喝完后就不感再喝了,淑蓉平时很少喝洒,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淑蓉忙阻拦他少喝一些,但卫老仍然不听劝阻地喝着。


今天卫老因为心情不好,喝得有些迷糊的时候,还在倒着酒还要喝,淑蓉怕公爹喝得太多了伤身体,忙站起身来,弯腰俯身地阻拦他少喝一些,喝了这杯就算了。但卫老仍然不听劝阻地慢慢喝着。当他喝了一口酒后微微抬头回味着时,一下子发现面前的儿媳淑蓉,因微微弯腰俯身向前时,使得她的上身门户大开,那红色胸罩内的娇嫩雪白又饱涨的一双乳峰,大半个乳球都裸露在外,半显半露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卫老可能是喝了洒的原因,眼光直捣儿媳淑蓉那丰满的大胸脯,他色迷迷地,两眼直盯着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呆望了起来。


儿媳淑蓉突然看见面前的卫老,忘记嚼动嘴里的酒菜时,又看到他直直地盯看着自己的胸前,自己忙低头看他盯视的地方,见自己的春光外泄,脸上一下子就爬上了红云,有些惊慌地坐了下去,端正了一下自己身体,理了理那紧身的吊带上衣,低着头,默默地、快速地吃完了饭。


两人吃完了饭,卫老仍坐在原地,觉得头有些发晕,就在那里呆坐着。淑蓉忙收拾起吃饭用的碗筷,到厨房里面去清洗,当她仍然弯下腰撅起她那大屁股打水洗碗时。而卫老坐的地方,正可看清厨房里的所有情况,他此时借着酒劲,大胆地看着淑蓉的背影,慢慢地,卫老只见到那一对浑圆丰满的东西,在他的眼前不远的地方晃呀、晃呀的,晃得卫老一阵眼花。


看着看着,卫老发现了一个问题,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头上冲,像是血一样直往自己脑袋里涌,他觉得是什么也不知道了,只知那对溜圆的东西是女人的屁股,此时的欲望的冲动让他已失去理智,他已不清楚那迷人的溜圆的东西是他的儿媳妇的屁股,他觉得不去抚摸她那对溜圆的女人屁股他会死掉一样。卫老一下跳了起来,快速地来到了儿媳淑蓉的身后,淑蓉此时还正在低头弯腰在那里洗着碗,他一下子就从儿媳的身后将她拦腰抱了起来,这一动作把儿媳淑蓉吓了一跳,也从来没见过公公这么厉害、有力和身手敏捷,当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自己的身体就被卫老有力已经压在了地上。


突然受到攻击被压在地上的儿媳淑蓉,当她被公爹压着并仰躺在地上时,真是大吃了一惊,惊叫道:”爹,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一边忙乱地扭动着身体,双手拼命地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卫老。可是她怎么用力,就是没办法推开公爹。


已失去理智卫老不说话,趴在儿媳的身上,一手用力地压着儿媳淑蓉的肩膀不让她挣扎起来,见儿媳妇的双腿在不停地蹭动,就将双腿分开,夹住儿媳的双腿,让其两腿不能乱动。一只手只顾着伸出向前,去捏摸儿媳的胸前一双高挺的乳房。


淑蓉正用力地推卫老,见公爹的一手要摸上自己的胸前时,忙用手护住胸前一双高挺的乳房,边说道:”爹,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儿媳呀!你不能这样!“


可是,淑蓉当用一只手再次去推卫老的身体时,自己的一只高挺的乳房被公公捏摸上了,公公的捏摸是那么有力,使她觉得有些疼痛但还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淑蓉,好儿媳,来,让爹摸摸,爹有几十年没摸过女人了!“卫老当捏摸上儿媳淑蓉一只高挺的乳房时,边喘着粗气,嘴里象是哀求又象是自言自语地说。并且嘴里的口水象都快流出来了,手上力气却大得惊人,仍压得儿媳动弹不得。”来,好儿媳,让爹摸呀,爹求你了!爹想女人呀!“说着说着,卫老的泪竟然流下来了。”爹本来想找个老伴,又怕给你们丢人了,爹也是没办法呀!爹几十年没碰过女人了呀!爹受不了啦呀!“


淑蓉本来还在努力地反抗,一只手正抓住公爹抚摸自己乳房的手用力想推开时,可当听到卫老那哀求的话语,看到卫老那老泪纵横的样子,心也就不由地慢慢软了下来,慢慢地就停止了反抗。抓住公爹的手的那只手,没有去用力推开了,慢慢地移开放在了身边。心里想道:”他虽说是我公公,可是他几十年为了照顾儿子,也不容易呀。几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也怪可怜的。唉!反正我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孩子都那么大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就让老公爹弄一回吧,他几十岁的人了,进去也弄不了几分钟!就当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吧!“


淑蓉经过这么一想。也就不挣扎反抗了,身体开始安静在躺在地上,双手放在了身体两边,慢慢地半开半闭着眼睛,任由公爹趴在她身上,对她的抚摸和刺激。


卫老看见儿媳淑蓉不挣扎反抗了,就双手摸上了淑蓉胸前的乳房,隔着衣服用力地、几乎疯狂地又捏又摸起来。嘴上还在不停地说着:”爹有几十年没摸过女人了!你的双乳真是又大又柔软啊!摸得真舒服啊!“”你这身打扮太迷人了,谁见了都想抚摸一下。“一会儿,一只手从那开口很低的粉红的吊带衫上口伸了进去,摸上了一只儿媳那高挺的乳房,抚摸上儿媳那雪白滑嫩的肌肤,他更加地兴奋和刺激,他边用力地捏摸着儿媳的乳房,边说道:”你的肌肤真细腻啊,我从没抚摸过这么滑嫩的乳房啊!太爽了!太舒服了!“


此时,远处的村子里传出几声狗叫。


这个夜晚没有月亮,天上星星都没有一颗。


河里起风了,吹得两岸上的玉米地唰唰响,趴在儿媳身上的卫老,双手正在不停地抚摸着身下儿媳的胸前双乳时,被一阵阵风吹过后,突然被风吹得清醒过来,当他明白是在调戏儿媳时,满含羞愧地停止了双手的捏摸,但双手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地停在儿媳的乳房上,呆呆地看了一会身下的儿媳妇,心想:”真丢死人呢!你这个老不要脸的,连自己的儿媳都要打主意!丢死人呢!“他暗暗骂着自己,简直想跳到江水里淹死算了。


就当卫老想从儿媳身上爬起来,跳进滔滔江水里时。在他身下正半开半闭着眼睛享受公爹对她的刺激的儿媳淑蓉,发现公公突然停止了动作,看见公爹盯着自己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开口说话了:”爹,在这地上不行,这里太小,不舒服的!“当她说完这些话时,连她自己也有点不感相信。


此时的淑蓉因为刚才公公疯狂的抚摸与刺激,身体的欲望也被调动起来了。因为淑蓉本是个性欲望很强的女人,老公在家时,都要缠着他与之做爱,而经常被老公拒绝。所以越是这样,她那没有完得到满足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性欲也就很容易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一次性高潮根本满足不了她,只是在与她老公认识与结婚后有小孩之前有过几次高潮,后来养了小孩后,虽然得到老公的勤奋耕云,但是没有几次让她得到真正的高潮。就在公爹抚摸她的乳房时,她还不时挺起胸配合着公爹的抚摸与刺激。身下的阴道内已有些湿润了。


当听到儿媳的话的卫老,呆望着身下的儿媳淑蓉。此时淑蓉也望着公爹,两人对望着地停了停,当说出那些话后,淑蓉自己觉得有些脸红,好在公爹卫老也没注意,儿媳淑蓉又开口说道:”到卧室里去吧,在那里弄较舒服些的。“说完后淑蓉觉得更不好意思一样,偏过脸,不赶再看公爹。


一霎间,卫老觉得自己是否听错了,然后马上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飞,象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一样。半天才回过神来,他真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又渴望这是真的,于是,他盯望着身下儿媳淑蓉的脸,象是确认、还是有点不相信似的问道:”淑蓉,好儿媳,这是真的吗?“


当卫老看见身下的儿媳淑蓉,有些脸红地慢慢点点头时,他双手在儿媳淑蓉那高挺的乳房上抚摸了两下,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脸上充满了笑容,连忙说:”淑蓉,你真是我的好儿媳!谢谢你!我先把船开到河中间去!“他身手敏捷地爬了起来,就去开船。


在公爹去开船时,淑蓉仍在原地躺了一会,她呆了呆,想了想,她虽想到与公爹做爱是不道德的,但她想公爹也太不容易了,自己已经答应了他,算了,就当是自己拿手弄了一回吧!于是她下了决心,慢慢站了起来,走进了船上的小卧室。


船上的小卧室虽然不算大,但正好放下一只双人席梦思大床,在船上那昏黄的灯光中,整个小空间里透出一丝温馨和浪漫。卫老把船开到江水的中央,并停放好后,欢欣鼓舞地跑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来到卧室里时,看见儿媳淑蓉,已经和衣躺在床上面了,她此时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是面对着自己的公爹,所以她身背对着进门的方向,侧躺着自己的身体,双手放于身前。


卫老兴奋得也顾不上去熄灯,也没来得及脱掉身上的衣服,就快速地趴上床去,一上床他就向儿媳扑了过去,在她身后用力地将她搂抱在怀里,右手用力地搂住她的腰部,让她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身体,左手也快速地已伸到她的胸前,有力地去捏摸儿媳的胸前一双高挺的乳房。嘴在儿媳的耳朵及周围、脸上胡乱地吻了起来,右腿也压在了儿媳半弯曲的双腿上。被他用力地挤压得几乎有点透不过气来的儿媳淑蓉,低叫了一声:”你轻一点“!


被卫老紧紧搂抱在怀的儿媳淑蓉,虽在嘴上说轻一点,但她还是闭上眼睛,任由公爹卫老在她身上的疯狂抚摸与攻击,被公爹疯狂地抚摸得又有点疼、又有点难受但又舒服时,她只是轻轻地扭动一下身体。一会儿,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屁股,被一根东西顶得有些发疼,她就下意识地伸手往后,向那引起疼痛的地方一摸。这一摸,真有些吓了一跳。当她发现那是公公的粗壮而又坚硬的阳具时,虽然还是隔着裤子,已经能充分显示那阳具的奇特,是那么地粗、那么地长,她真有点不敢想信地问道:”爹,怎么……怎么这么大?“


卫老不断地亲吻着儿媳淑蓉的耳朵和脸部,在她的耳边嘿嘿笑道:”大点好,大点好!女人都喜欢大的呀!“那搂着儿媳淑蓉身体的手一刻也不闲着,往上撩开了她的吊带上衣到她的双臂的下面,露出了那被胸罩只包裹住一半的高挺着的双乳。卫老的手不断在她腰、腹部、肚子和肚脐眼上抚摸,边摸边说道:”儿媳啊!你的身上皮肤真白,真细腻,我摸得真舒服啊!“另一只手仍在不停地轮换着去捏摸儿媳的胸前一双高挺的乳房。被公爹抚摸刺激得淫欲高张的儿媳淑蓉,在公公怀里半开半闭着眼睛,身体已经主动往公爹身上贴靠,还不时隋着公公的抚摸与刺激、象是难受又象是配合地扭动着身体。慢慢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嘴里不是发出:”啊“的声音。


抚摸了一会的卫老,就动手去脱淑蓉身上那低得不能再低的白色牛仔裤。在右手解开了淑蓉身上的裤带后,卫老跪起身子,在儿媳淑蓉的身边,往下拉动她的牛仔裤时,儿媳淑蓉仍侧躺着身体,但很配合地抬了抬屁股,让公公把自己的低腰牛仔裤顺利地脱了下去。当淑蓉身上的牛仔裤被脱下仍在床下时,露出一条浅蓝色的丁字裤,一条细绳紧勒着雪白的屁股,当卫老看见儿媳淑蓉穿着这样的内裤时,看得他只流口水,老头一边低下头舔着丁字裤,一边好奇的道:”这玩意我只在那种片子里看过,淑蓉你也穿着这玩意,太勾人了。“


淑蓉朝着老公公扭动了几下屁股,睁开眼望着他笑道:”爹,这叫丁字裤,城里穿它的人可多了,这是你儿子带回来的,他要我穿的。你说我穿着她好看吗?“


”你穿这真性感,太迷人勾人啊!我喜欢。“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吸舔淑蓉的臀部,一只手抚摸着淑蓉那雪白滑嫩的大腿。


淑蓉望着正舔着自己的公公,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看那种片子啊!真不害羞!“


淑蓉一边说,一边大着胆子,又摸了摸公公下面那东西,公爹的阳具真的是好粗好长啊!已将他的长短裤掺起很高。她边摸着边心里暗暗称奇,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这么壮、这么长的东西呢,比他的儿子、自己的丈夫的那东西还要粗壮的长的不知多少呢。她越摸越觉得它的粗壮且又长,还是那么地实在,她越摸越爱不释手,她抚摸着,心里想道:这么粗长的东西,插进我那小穴里,那会插得多深啊,屄里一定很充实和舒服吧!心里这样想着,慢慢竟暗暗有些欢喜,庆幸今天没有拒绝公爹对她的非礼,不然怎么能享受到这么大的东西啊!公爹现在这么大年纪了,不知能否操干得持久,要是能干得久那有多好啊!那是什么样的享受啊!


就在她还在胡思乱想时,卫老已慢慢地褪下了她的小丁字裤,说道:”好儿媳!下回我给你买更好的、更小的。让你穿给我看,你说好吗?“说完后,他的手在淑蓉的大屁股上发疯地狂摸,很柔软,很光滑,这就是女人的屁股呀!卫老记不清楚自己多年没摸过这样的好东西了。因为他的抚摸,儿媳淑蓉开始伴随着他的抚摸,欲火慢慢升起来了,呼吸也慢慢的不均匀起来,全身开始发烫,公爹的抚摸让她觉得又痒又舒服。所以她象是有些难受地、但又配合地扭动着腰身和屁股让公爹抚摸。这时的淑蓉,因为心里在想着享受公爹那特别粗长大鸡巴的抽插自己小穴所带来的快感,全身心地放松自己,配合着公爹对她的抚摸刺激,所以,在公爹的抚摸下,她全身酥软万分了,双乳抖动,全身欲火开始熊熊燃烧,肉穴内是一片汪洋了。


卫老抚摸了一会,很快就发现淑蓉的屁股中间出水了。他的大阳具也硬挺得让他有些难受了。就将淑蓉的身体转动了一下,让她平躺在床,并分开她的双腿,自己移身来到她的双腿间,手伸进儿媳的臀沟,发现这里是一块”水草丰足“的宝地。茂盛的阴毛顺伏地覆在三角地带,儿媳淑蓉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卫老的手指在她的那颗粉红的小豆豆,用手指轻轻捏着那颗充血的小豆豆,并不停的搓揉,儿媳淑蓉在这样的刺激下,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阿……公爹……嗯……嗯……“。


卫老的手指又向下在阴户上轻抚起来,摸在的手上时,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那两块胖嘟嘟的肉片里像满含了油水一样,无比润滑。闭合的粉红蜜穴也微微的张开,粉红色的大阴唇和小阴唇露出在他眼前,小小的阴蒂略微的突出在蜜穴的裂缝上。


想不到儿媳生过孩子的人了,下面还像姑娘一样丰润,这就是女人呀,真正的女人!卫老盯望着儿媳妇双腿根部那全部呈现出来的神秘地方,手中抚摸着、心里想着时。就觉得自己下面那东西,被儿媳主动解开裤子掏了出来。自己就用手顺便将身上的裤子全部脱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