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横汾路,荒烟依旧平楚

  
楔子:

小媛是汾水人。山西妹子的清秀与温柔兼而有之。不高,大概150。但身材比例极佳。体重不超过90。胸大腰细腿细臀翘。
第一次在我的课上见到她,就立刻被吸引了。

那时候我是她的老师。我们彼此相安无事。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来往逐渐增多,都是她跑来我的办公室,问各种问题,有的很奇怪,包括跟男友各种吵架也来问我怎么办。不过我喜欢,因为这孩子,思考能力很强,很好的批判性思维,值得培养。

偶尔,她也会跟我撒娇,我则视而不见,看着她娇美的面容,任心内涟漪泛滥然后逐渐消退。

蓝老师,我这个题目不太会哎,您能给我讲讲吗?
这都晚上八点了,我得回家啊。
您回家是要给师母做饭吗?
要是有师母,我哪儿还能加班到晚上八点?
那蓝老师我请您吃饭吧,辛苦您啦。

勉为其难吧,我跟着小媛去吃饭。
到那个时候为止,还真没有“此花堪折直须折”的想法。就是隐约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的。22岁,即将毕业,专业恰好是我的专业但毕业论文导师不是我。我呢,则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单身古怪男教师,拒绝了单位的单身汉聚会,拒绝了单位领导介绍的相亲对象。当然,配合各种政策,讲课的时候也偶尔会编纂出来一个在家里相夫教子的爱人形象。三令五申,老师不能和学生搞对象的。

吃饭的时候,小媛照常给我夹了一筷子菜。
老师,您不吃肥肉,但瘦肉也要吃啊。看您这瘦的。
我很喜欢小媛略带山西口音的普通话,柔柔的,带着一点娇气,但绝不是撒娇那种,而是天然娇。
吃完饭我们顺着马路散步。学校院墙外种了几排桃树,散步的好去处。我们随便闲聊,谈谈小媛毕业后的去向什么的。小媛问我,我立刻说:小媛,重复了N次了,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做老师。要记住,家有三斗粮,不做孩子王。你看我,三十大几,一事无成,每天按部就班,一眼望到墓碑上的铭文,此生毫无波澜,都不如萤火虫呢。
小媛说:您这可谦虚了,我们都觉得您才华横溢幽默风趣,您的选修课,总是一百多人选而且很少有人逃课。
哈哈哈,我大笑道,别夸我,自己斤两还是很清楚。不逃课,那是点名簿的功劳。

正说着,路边一只野猫突然跑出来,小媛吓得一激灵,我立刻跨到她身前,说:别怕有我呢。
小媛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我最害怕这突然跑出来什么东西了,黑乎乎的,吓死人!
就是一只猫嘛,你这胆子难道是小老鼠的?我揶揄她。
她用力掐了一下我的胳膊:我都吓成这样了,您这儿还笑话我?
哎吆,我假装很疼。实际上也略有点疼。
不知怎么,我脱口而出:你这给我打上印痕了啊!怎么着,要买我啊?
小媛仰起头,看着我,微弱的路灯灯光下,脸上仿佛出现了红云:是啊,我买了!
我不吭声。
小媛一把拉住我的手:走,去酒吧喝酒,我请客!你不能拒绝,你是我买的了!
一直到酒吧街,我们的手没再松开。

那一刻,我知道,故事的帷幕拉开了。

1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不是情感小白。在那个时候,我已经经历了四个女友,准确地说,是三个。不过,她们都已经离我而去,都已经成家。我仍独自在世间流浪。
那晚,我跟小媛之间的墙消融掉了。第二天,再见到我的时候,她稍微有些不自然,我也觉得有点儿奇怪的不自然。但是,我们从此开始了频繁的吃饭聊天。办公室的同事都开始打趣我:老蓝,这么快就拿下小姑娘啦?

感情方面,我是个被动的人。小媛则是非常主动的人。
周日的上午,她直接来我家。直接敲门。我还以为是谁呢,一开门,居然是小媛。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就不会问别人么?小媛调皮地说。

单身汉的房子,不用赘述。但有了一个女人的单身汉的房子,会瞬间大变样的。小媛努力了几个小时后,我已经不敢从书房踏进客厅了。
窗明几净,满壁生辉。佳人如水,倚墙微笑。
我只好尴尬地笑笑:怎么感谢你啊,小媛?我请你吃饭吧,附近有个日料还是很不错的。

小媛走过来,拿着一个盒子,里面是几张照片和明信片。这是你的前女友们?小媛眼睛仿佛湿润了。
我一看,笑喷了。原单位同事的聚餐照片。那年代还没普及数码相机,所以都是胶卷冲洗出来的。不过,里面有君生,我曾经最想结婚的女人也是做爱最合拍的女人。
我说:是啊,都是前女友,你看,这十几个人,还不到我前女友数目的十分之一。
小媛娇嗔一下,用手拧了我的胳膊:你这人怎么那么坏啊!

一个漂亮姑娘,一个单身汉,彼此朦胧暧昧的气息达到了最高浓度。我望着小媛,说不出话来,只是痴痴地看着那张美丽的脸。小媛脸开始红起来,低声说:有那么好看吗?
好看,好看,好看。我一连声下意识回复。
小媛走进我,踮起脚,搂着我的脖子,把我往下搂向她,然后她开始细细密密地吻我。
这是一个长久的、妥贴的、安心的吻,是一个刚刚帮我收拾了屋子的漂亮姑娘的吻,是一个我一直以来有着幻想但限于现实不敢行动的姑娘给我的吻。
我沉醉其中,只愿从此不再醒。

等到龟头传来酥麻的感觉,我才发现,我们俩已经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小媛跨坐我的身上,分开双腿,左手扶着我坚硬无比的下体,正缓缓送入她小小的门户。
曲径通幽,但入门处却很紧很紧。她用手扶着阴茎,让龟头在充满淫液的阴道口摩擦着,插入一点儿,又拔出来。直到最后,我的阴茎完全没入了她的体内。我感觉到,前方还有很多空间等我去探索。阴道周围的肉壁,也蠕动着,鼓励我去探索。

小媛个子很小。阴道口非常小。她每一次抬起,我都可以看到小小的入口,被撑的大大的,边缘呈现红色,仿佛随时要撕裂。入口处紧紧箍着我的坚硬的下体,能感觉到仿佛一个气球的口,或者是一个避孕套的口,在勒着阴茎。而进入后,里面也很狭窄。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依然局促不堪。
我拼力往里面钻,但总感觉钻不到头。里面幽深,紧密,如窄窄的长长的甬道,柔软地坚决了包裹着我的下体。
小媛的水实在太多了。顺着紧紧的入口渗出来,把我的下体完全打湿,然后顺着淌下,打湿了我的小腹部。
小媛两手按照我的大腿,熟练地上下起伏。每一次都直接坐到底,然后每次又拔出来,只剩下龟头小小的一部分在里面,然后用力坐下去。闭合的阴道,再一次给我的下体全方位的抚摸。那种青春少女的紧密和水嫩,让我思绪飘飞了。

过了一阵子,再明显感觉到小媛的甬道里液体更多,而且也更为紧密的时候,小媛俯下身,亲着我的乳头,痒痒的,刺激的我下体更为坚硬。但小媛仿佛已经失去了力气。她抬头望着我:小蓝,我叫你小蓝好不好?
她个子小,伏在我身上的时候,头部只能到我的下巴。看着她假装出的可怜可爱的样子,我觉得激情上冲。
好,随便你叫什么,只要你喜欢。我说。

小蓝,你到我上面要我。小媛说。
我们换了姿势。这次感觉到她的耻骨在顶着我。她耻骨有点儿突起,顶的我有点儿不舒服。而且,进入的程度也不如她在上面的时候深。
入口,还是一样的紧,一样的勒着我。
我开始抽插。小媛的呻吟声逐渐大了起来。胳膊也更有力地搂住我。

小蓝,你使劲儿,使劲儿。小媛说。
我用力插进去,插进去。插到最深处,然后上下挪动,摩擦着。这对小媛仿佛有莫大的刺激。她的声音越来越高,手指甲掐进了我胳膊上的皮肤。
小媛闭着眼,嘴微微张开,声音却很大:使劲儿!插我,插我!
我能感觉到她下面的水闸开了。一股温暖的洪水,倾泻而出,浇灌着我的龟头。紧窄的甬道,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逼。而她的双手,已经移到我的后背,用力地抓我。
她的声音突然静止了,呼吸仿佛也静止了。我继续摩擦着,加大了摩擦的力度,感受着她的拥挤的甬道。
过了好一会儿,小媛长吁了一口气,说:我好了,你射里面吧,昨天我刚完事儿。
我一听,立刻开始大力抽插。几十下的功夫,下体震颤的感觉就涌上来,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如出膛的子弹,射向小媛阴道深处。小媛感受到了我的射精时龟头的变大,更用力抓我的后背,腿更用力地夹着我,嘴里大声喊:老公,我是真正的女人了,我是你的女人!

我们久久地抱在一起。谁也不想起来清理。任淫液和精液流出来。


2欢乐趣,就中更有痴儿女

小媛每天晚上都在我家住。例行的公式就是晚上一起洗澡,来了兴致就上一发。早晨如果醒来的早,就来个早操。小媛紧紧的甬道,每每在我刚进去的时候就用水淹七军的策略来对付我的侵略。

毕业答辩结束那天,我请她宿舍的姐妹们一起吃了个饭。晚上八点结束的时候,我说,你们还要去钱柜唱歌吗?我继续请客。
那些鬼精灵的小姑娘们哈哈大笑。一个说,可别耽误你们的良宵啊。一个说,哎哟,您还有时间请我们啊还不陪陪小媛她这几天忙着答辩,想某个人说梦话都露馅了。
小媛作势要打她们,却回头望着我,眼睛里都是爱和情欲。

我不会唱歌。但她们非要我来一首。我只要央求小媛跟我一起来一首: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She once was the true love of mine.

我拉着小媛的手,用我五音不全的嗓子,唱完了这首歌。大家都没有说话没有鼓掌,都在望着我和小媛。因为,我们拉手对望,我在小媛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爱。她们几个,若有所思。

老师,小媛大二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老师,小媛大三的时候,有一天说梦话,就是你,我们还笑她要破坏别人家庭呢。
老师,你真会撒谎,明明是单身汉,非要杜撰出妻子儿子来,我们都信了,就小媛不信。小媛说,她观察了,你衬衫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是为了换洗方便,也是懒人的标志。嘻嘻嘻。

我看着小媛,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感谢各位帮我照顾小媛这么久,以后我们是朋友啦,不是师生关系,你们叫我蓝田或者老蓝都成。
什么啊。小媛宿舍的大姐说。你是我妹夫,你得叫我姐,哈哈。
对对,另外四个都说。小媛是老五,你管我们都叫姐!
老公,小媛大声说,别理她们,就知道跟我捣乱。

那天晚上,我跟小媛无限缠绵,高潮了,歇一会儿,继续来。我们都舍不得退出对方的身体。
小媛的甬道,仿佛有不尽的水。每一次进去,都能感受到汪汪的泉水,每一次抽插,都能听到身下这具小小的白白的躯体发出的满足的呻吟声。

美好的性爱,真是人类永恒的追求。

到了凌晨两点多,我突然醒过来,因为小媛正在笨拙地用嘴吮吸我的下面。我说小媛,别这样,你不喜欢这个。
小媛说,老公,我知道你喜欢,我想练习一下,我想这辈子好好伺候你。
我把她拉上来,用力吻她。我知道,这个女子,对我爱的很深。
我爱她吗?应该是爱,我喜欢她小小的身体,喜欢她深邃的狭窄的甬道,喜欢她每次做爱时潺潺的流水和天籁般的呻吟,喜欢她在我射精的时候的悸动。
我喜欢她看着我在电脑前干活儿,适时给我冲一杯咖啡;我喜欢她给我做的花样百出的山西面食;我喜欢跟她讲我这些年的经历,看着她眼睛的火花,我知道,是的,我也爱上了她,爱上了这个小小个子姑娘和她的一切。

我们再一次拥抱着融合在一起。小媛在我耳边说:老公,你要射给我,全都射给我,不能浪费。

暑假第一天,我们就飞赴厦门。本来要住在鼓浪屿上面,小媛坚决不同意。理由很简单:我的同学在那里,如果我们住岛上,他会全天陪同。小媛说:老公,我就想咱们两个在一起。

我选择了海边的一个酒店,很温馨,房间很大。小媛非要我带着去吃海鲜面。我们走了很久才发现一个店面。里面居然还有鲍鱼。看着小媛狼吞虎咽,我心里一阵满足。
这几天饿坏了吧?我打趣她。
小媛脸带愠色:你等我吃饱了收拾你。说着,递过来一只鲍鱼说:马上吃了!
我一口吞下去。小媛啊的一声:你怎么这么粗鲁啊?
什么?我还粗鲁了?
小媛递过来第二个鲍鱼,小声说:老公,你看,这儿像什么?
我一看,像小媛的下体。一个梨核的形状,上面是重重叠叠的褶皱,下面滑下去,是一个几乎看不到的小口。太像了。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把女人的下体形容为鲍鱼了。以前真没注意到。
我轻轻吸着,用舌头舔了几下。小媛的脸通红:你太过分了。
唉,这孩子,怎么都是我的不对。

我们几乎等不及。结账,出门打车,进宾馆。房门关上的时候,小媛已经解开了我的裤带,褪下我的裤子和内裤,嘴含住了我的下体。阴茎几乎瞬间硬起来。
吞吐几下,小媛站起身,迅速脱光了自己,然后躺在床上,娇声喊:老公,快来,快来要我!
我以光速脱下衣服,扑过去,几乎没用什么瞄准,我的下体已经冲进了小媛潺潺流水的甬道。小媛发出满足的长长的“哦”声,然后说:老公,我在饭店就想要你了。
我开始有策略地运动。先是深深插一下,到底后不动,然后开始上下左右摩擦,龟头在里面也随着我身体运动者,我们俩的耻骨互相摩擦着,我的身体,也在摩擦着小媛突起的阴蒂。
水越来越多,小媛的身体也越来越急切地挺起来放下,迎合着我。
等感觉小媛很焦急的时候,我就开始狂猛插进去,狂猛拔出来,然后继续冲进去。小媛小小的阴道口,夹得我需要很用力才能完成抽插。小媛的皮肤,白嫩之中透着分红,细细的小胳膊,细细的小腿,此时都在我的身上盘着。
我突然站起来,手抱着小媛的屁股。她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十分用力,生怕掉下来。她的体重很小,我不费力气就抱起来高速抽查。而她害怕滑落的心理,让她全身紧绷,下体那里更是紧绷。本来就是难以出入的境况,这下子,得费力才能完成一个抽插的动作。
但,小媛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狂野起来:老公插的真好!
老公,你的鸡鸡捅到我肚子里了!
老公,你的鸡鸡把我全填满了!
老公,使劲儿,使劲儿,啊啊啊啊…

十几分钟后,我突然感觉到小媛的甬道一阵放松,不再那么狭窄,而且随着我的插入拔出,仿佛有一根棍子在搅动一个池塘一般,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我抱着小媛走向床,放下她,我想换成背入。在我刚刚放下,拔出阴茎的时候,一股无色无味的水流,“滋”地从小媛下体喷射而出,喷到我的肚皮上。再看小媛,仿佛失去了神志,瘫在床上。

潮喷了?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潮喷的女子。
我扑过去,来不及背入,把依旧坚挺的下体,插入小媛。现在,我已经能运动自如了。小媛的下体拓宽了一些,加上大量的水的润滑,进入和拔出都很顺利。里面的温度很高,给我带来非常放松而且舒适的感觉。我一下一下插着,体会着小媛甬道里给我的感觉。

小媛恢复了意识,抱着我说:老公,我幸福死了!
她这么一说,下体跟着就是一紧。我下意识地唉呀一声。
小媛故意夹紧了一下,说:坏老公,刚才差点儿弄死我!我把这坏家伙夹断了!
说着,她连续施压,果然,阴道又变的无比紧窄。但大量的淫液继续涌出,我的抽插还在进行,快感越来越强。
小媛,等一下我戴套套。
老公,小媛抱住我,说,你别费劲了,我都说了,你不能浪费的,都要射给我。
在那个关头,没有人会想更多。于是,在我们两具纠缠的具体滚动的时候,在我们的情欲进行充分交换的时候,在小媛大喊着“老公我要你的精液”的时候,我射给了她。

我们互相拥抱着,不顾下体的潮湿,仿佛那潮湿和纠结在一起的阴毛,也是我们连结爱和欲的纽带。
老公,我大一就跟男朋友分手了。大二上你的课,就喜欢上你了。大三还选了你一门课。可是你都注意不到我。
老公,我当时想了,哪怕你结婚了,我也要追你,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一段时间,满足我的心愿就可以。我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老公,我这辈子,心愿满足了,没什么遗憾了。小媛幽幽地说。
什么?我说,你这小家伙,怎么能这样呢?记住,你还有好多心愿呢,比如给我生个孩子,比如帮我做件衣服,比如跟着我去旅游,太多了。
小媛一声不吭,只是扑过来,看着我,说:老公,我爱你!


4. 天南地北双飞客

寒假,我跟着小媛回家。我说,先去见你的父母,他们同意了,我心里这块石头才落地。
小媛说:我吃定你了,你不要想别的。

小媛的家,在县城的边缘。一个大院子。主房三大间,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厨房。院子两侧是两个小房子,布置的很温馨。小媛还有个妹妹,刚上初中。听说我们要去,妹妹很开心,把右侧的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等着我们去。

车开进院门的时候,我发现小媛父母已经站在院子里了。我赶紧停车,下车喊了一声:叔叔好,阿姨好!抬头,发现他们都很年轻。后来才知道,他们19周岁结婚,20岁就生了小媛。那时也才42岁,比我大不了太多。
进了客厅,我霍然发现,一个大的家庭相框上,有我跟小媛一起游玩的合影。照片上,小媛像是一个小孩子,贴着我,她的头,只到我的腋下。她的洁白的裙子,与我黑色的牛仔裤和白色的衬衫,形成完美的配合。她的手,紧紧拉着我的手。这个照片,让我的生疏感顿时少了很多。
吃饭的时候,小媛父母很沉默。我只能主动介绍自己的情况。他们就是嗯嗯着答复。倒是小媛妹妹,不停地发问:
姐夫,我姐高三的时候就说,她有男朋友了,是你吗?
我说:那不是我。回头看看,小媛涨红了脸,吼她妹妹道:好好吃你的饭!
我说,别这么吓唬孩子。来,随便问。
哦哦,妹妹说,我知道了,那就是她大三的时候说,她有了新男友,肯定是你!
不是,我说。我们是你姐毕业后才成为恋人的。
小媛父母都是国营企业的工人。父亲是给领导开车的司机,母亲在啤酒厂。
几杯酒下肚,他们俩也能聊几句了。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很高兴我能来,小媛的事情她自己做主。我说结婚的日期彩礼等都按照他们的安排来。小媛妈妈说,不用安排,小媛好几年前就说过喜欢你,怕你有老婆孩子,结果,你还是单身未婚,那些话是骗人的,她当时很开心呢。

晚上,小媛不知道跟父母说了什么,反正我们俩一起住在右侧厢房。关上门,酒意上涌,喝了几杯酒的小媛,也是桃花满脸。她走过来,抱住我,说:老公,今天就算我们的新婚夜吧。
那种魅惑,让我无法抵抗。我唯一的回应,就是迅速剥光她的衣服,扔进被窝,然后我也脱光钻进去。
我先亲小媛的下体。小小的孔那里,散发出提升情欲的味道。我舔了上去。用舌头轻轻地碰触她阴蒂的两侧。然后不经意地再碰一下她的阴蒂。如此数个回合,小媛下体已经湿透,小小的阴道口,如今泥泞不堪,张开着,仿佛一条上岸的鱼,翕动着,请我进去。

这种半乡村的地方,夜里十分寂静。小媛压抑着呻吟,压抑着喘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小媛在一起,恢复了以往的雄风。我们常常可以睡觉前来一次,早晨再来一次。小媛的甬道,仿佛一直都在欢迎我的入侵。每一次脱光衣服侵入的时候,我都发现,那里,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们依旧是抱紧对方,紧密结合,依旧是开始缓慢摩擦,龟头在她体内寻找着兴奋点。慢慢地,我的动作开始大了起来。小媛开始皱眉,仿佛不堪我的蹂躏,又仿佛期待更多雨露滋润。小媛的阴道,每一次进入,都给我新鲜的感受,每次抽出,她脸上都会出现失望的表情,小嘴张开成O型,仿佛在说:快进来啊!

小媛小小的身子开始发烫,喃喃的鼻音越来越重。
小媛的高潮比我来的快,而且很突然。就在我深深插入的某一次,小媛一把按住我的屁股,说:老公别动,别动,啊…..
然后,她一口咬住我的胳膊,咬的死死的。
她的下体仿佛被施了魔法,紧紧咬住我的龟头。同时,阴道口也更紧,死死夹住我的坚硬。我感觉到了浓浓的精意,但那种紧夹得程度,让我不可能射出来。
直到小媛松开嘴,长长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呼出一口气,身体放松下来,我的精关才打开,精液一股脑钻进小媛的身体。
老公,我给你生个孩子!他要长得像你。小媛抱紧我,颤抖着说。她的下体还在不停地一动一动的。
要像你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这么聪明,还得属狗。我给小媛看被她咬破了的胳膊。
你讨厌啊,小媛说。我不咬你,就得喊出来,那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听到就听到呗,怕什么?顶多是他们嫉妒你老公能力强。我说。
小媛假装发怒,下体用力夹了一下:看我不夹断你!
哎哟啊,老婆大人饶命,夹断了就没得用了啊。我说。
哈哈哈。小媛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们躺在被窝里,畅想着未来。这是跟前女友分手后的第一次,我开始憧憬未来,开始相信爱情。虽然,我一直鄙视师生恋。但我的确爱上了自己的学生。
我们仿佛一对新婚夫妻,说几句,亲吻一阵子,然后再说几句,然后继续亲吻。接下来就是激烈的做爱。直到天光微亮,我们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的十点多我们起床。小媛父母看着我们,脸色有点怪异。我在客厅跟小媛父亲抽烟,偶尔说一两句。小媛跟着母亲到卧室去了。好一阵子才出来。小媛脸很红。我大概猜到了什么事。毕竟,没结婚就睡一个屋子,父母心里肯定不舒服。就说:小媛,昨天谈到咱们结婚的事儿,你做主,我都听你的。
小媛妈妈的脸色明显缓和了。小媛说:好吧,我计算一下彩礼,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被你骗走了,怎么也得给一大笔彩礼。
我说:是的,一切我会遵命办理。

4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一切事宜谈妥,我们就准备着结婚。我家里情况特殊,没法举办婚礼,就决定在她家办。小媛说,我要去买家具。这个家里的家具,有的我看不上,太丑了。
我说,哪个啊?
小媛指着阳台的吊椅说:这个藤椅太讨厌了,颜色不好看,形状像个黑鸭蛋,丑死。我心里顿了一下,因为这个是前女友君生最喜欢的椅子。
算了吧,一切都过去了,她喜欢什么,就让她换。
最后,她要换一个餐桌,还有在阳台买一套咖啡桌椅,因为我喜欢喝咖啡。

晚上,我们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小媛光溜溜白生生的小身子,爬到我的身上。她的头伏在我的胸膛。老公,你的心跳我都能听到。小媛说。
我们第一次做爱,你的心跳,快把我的耳朵震聋了。小媛说。
我抚摸着小媛的身子,情欲逐渐涌上来。上来一点儿,让我吻你。我一边说,一边推着小媛的屁股把她向上推。最后,我们甜美地吻在一起。
吻着吻着,我迷离了。小媛的嘴已经离开了我的唇,已经开始在我的胸部挪动。小媛的狭窄的下体,已经夹住我的坚硬,已经在摩擦中产生了大量的水分。带着水声的摩擦,让人情欲亢进,让我的下体不断地深入小媛。

老公,我一直都没有避孕。小媛说。咱们有了孩子就生下来。
老公,你的太大了,把我下面都撑裂了。小媛说。
她一边说,一边缓缓动作。她自己在我身上动作,能够找到阴蒂最佳摩擦点。因此,虽然动作不够幅度,但她的快感一点儿也不少,而且,我能感觉到,她的高潮也越来越近。

终于,开始大声呻吟:老公,要我,要我!
小媛让我分开两腿,然后她合拢自己的双腿,趴在我身上。我的坚硬,直直地插进她。
然后,她开始上下滑动。这种滑动,使得她狭窄的阴道和我的阴茎得到最大程度的结合和摩擦,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过了一阵子,她又分开双腿,让我并拢我的双腿,然后奋力开始在我的身上起伏。这样的姿势,让她的阴道稍微张开了一点,更方便我的坚硬的进出,也带给她更大的快感。同时,她的阴蒂也得到了摩擦,我偶尔都可以感觉到那个小小的突起。当然,更多感觉到的,是她阴道内超高的温度。
那么热,仿佛要融化掉我,把我彻底吞在她的身体里。
强烈的高潮来得时候,她恰好抬起,我们身体的间隙,突然一热,原来是她喷出了大量的水。
随着她的喷洒,我也畅快的射了。

小媛就这样趴在我的身上。像一块小小的温润的玉石。
然而,玉石没有这样的灵性,更没有这样的温暖和爱。
老公,我好幸福,我能嫁给你。小媛说。
我突然也觉得自己好幸运。经历这么多风浪,还能遇到小媛这样的女子,何其幸也!我抱紧她,吻了吻她的额头:小媛,你是我的老婆,我爱你,能娶你,我更幸运。
小媛泪眼婆娑,看着我:老公,我希望,人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其实,人生,是不按照我们设想的时刻停留的。当一切真的停留下来,凝固的,只有永远的伤痛。

小媛要开车会她家的城市。她要买一个桌子。
她总是那么任性,而我,总是放纵她的任性。她说:老公,我的姐妹们可羡慕我了,他们说,早知道,他们也出手,那就没我的机会了。你说是吗?我说,不可能,我只喜欢你一个人的。小媛说:老公,我要开咱们的车,回老家买个桌子。我知道刚开学,你忙,没时间陪我回去,没关系,我自己开车也没问题。
我说:一个桌子,有必要开车七八百公里去买吗?
小媛说:我就是要去,你不让我去?

其实,小媛告诉我说,我要买的桌子,是小时候的那种款式,只有我们本地有的。
小媛说,老公,我小时候,父母把我放在爷爷奶奶家。叔叔不待见我。每次吃饭我都胆战心惊的。我没有地方等待饭菜端上来,而且我个子小,也没法帮忙端饭菜。要是我被他们看到,就会骂我没眼力总添乱。
小媛说,所以,我那时候,总是会坐在餐桌下面的横梁上,我能坐半小时不动。我一直在梦想着,能有一个人,带着我离开那里。
我一直梦想着,能有一个属于我的家,能有一个属于我的餐桌,能有一个属于我的横梁,我愿意坐多久就多久。
听了这些,我心疼地抱着小媛:等我忙过了这阵,能请假的时候,我陪你去。最多需要半个月就可以了。
那这样,小媛说,我先回去,买完了,等你开车过去拉回来。


后来,后来,再后来,我一直没有等到那张桌子。我等到的,是妹妹急迫的电话,是小媛在当地突发疾病去世的消息。等我赶到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只有那个病魔的名字。
结节性动脉炎引起的脑血管狭窄。

更让我伤心的是,由于我们没有结婚,小媛只能埋葬在姑女坟。那里荒凉一片。她会害怕的啊。我恳求他们让我把骨灰带回去安葬。小媛的妈妈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算什么身份呢?
是啊,我算什么身份呢?我哪里有资格呢。如果小媛留下遗嘱,我相信,她一定会赞同我的。但是,现在,我只不过是个伤心的灵魂,飘起在空中,看着别人在撕扯我的心。我连葬礼都不能参加,只能远远地看着。

回帝都路上,我慢慢开着车。适逢下雪。
暮色苍茫,乱云压顶。不知不觉,我走错了方向。在夜里,我漫无目的地开,一直到十二点多,发现自己居然开到了固阳。南辕北辙的太厉害了。
大雪弥漫,我已无法前行。
是啊,现实中,我已经无法前行。我的小媛,也已经永远长眠地下。她的娇俏与温柔,她对我深刻的爱,仿佛这雪花,落在我的身体上,融化在我的胸膛里,从此,再也不会离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