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睡觉变乱伦

  睡觉变乱伦
晚上十二时左右,本已睡着的我被吵醒了,出去大厅一看,原来是爸爸回来了。爸爸带着一大文件回来,爸爸本来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是经常要加班至深夜才回家。
爸爸看见我便说:「浚浩!替爸爸冲一杯咖啡好吗?爸爸今晚还要继续工作呢!」
说完爸爸便走回房间。
「好啊!」
我说着。然后看见爸爸走回房间内,便去冲咖啡。
冲好了后,我走到爸爸的房中,看到妈妈已经熟睡,爸爸就坐在工作桌上埋头苦干。我把咖啡放在桌上,说:「爸爸,这咖啡不太热的,可以喝了。」
说完我便走回自己的房间。爸爸听到我这么说,便拿起咖啡大口的喝着。
过了十分钟,又走到爸爸的房间中。我走到爸爸的桌子前,看见爸爸已经睡着了。我轻声叫了数次,确定爸爸已经睡着了,便脱光衣服,走到床上,躺在妈妈的身上,双手在妈妈身上乱摸,又不断的吻着。
很快妈妈就醒过来了,妈妈伸手想去除下眼罩(妈妈经常戴着眼罩睡觉的)说:「老公,回来了吗?」
我抓着妈妈的双手,装着爸爸的声音说:「no。」
跟着我继续去搓弄妈妈的双乳。妈妈可能觉得不除下来也没关系,便不再想去除下眼罩。
我把妈妈的睡裙拉高,然后再脱下妈妈的内裤,跟着趴下去,翻开妈妈的阴唇,轻轻的舔着。妈妈脱下自己的睡裙,又把自己的胸围脱下,抓着自己的乳房搓弄着。
「唔…唔…老…老公啊…啊啊…你…你舔…舔的人人家很…很舒…舒服啊…啊…唔…唔…啊…啊~」我一边继续轻轻的舔着,一边伸手去轻搓着妈妈的阴核。
「啊……啊……对K…对啊……啊啊……好舒……舒服啊……噢……噢……啊啊……啊……噢~~~」妈妈愈叫愈大声,而且淫水开始慢慢的流出来,我把两只手指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挖弄。
「啊…啊……好……好老公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再……再挖……挖弄了啊……快……快些…给…给我吧…人…人家…很…很痒啊……」
我趴在妈妈身上,然后低头和妈妈湿吻。我把宾州在妈妈的阴唇上轻擦着,妈妈立时抓着我的宾州往自己的阴道内插。
我心想:「妈妈!是你自己抓着我的宾州插你的啊!」
妈妈把我的宾州插入她的阴道内,跟着双入按我的屁股上,说:「好…好老公…快…快些动吧快…快啊~~」我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宾州全插进去。
「噢啊~~啊…啊……好……好……好涨…好涨啊……噢……噢……好……好啊动……动啊……快…快些啊…啊…噢啊…好粗……好……好硬啊……啊好……爽……爽啊……老……老公啊……啊……噢啊……很…很久没试…试过这么…这么爽了…啊……啊……好……好啊……快、快些……再快些啊……」
(我也很爽啊!妈妈!
妈妈双腿缠着我的腰,双手搂着我的颈,然后伸着舌头来吻我。我边和妈妈湿吻着,边大力的继续操着。
操了数百下后,妈妈便喘着气呻吟:「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老公…老公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我听妈妈这么说,便减慢抽插的速度,又再和妈妈热吻着。吻了一会,我就把宾州抽出来,跪在床上,看着妈妈身子软软的大字型躺着。我把妈妈的身子反转,双手抓着她的腰,把她弄成像母狗般趴着,然后把宾州从后插入妈妈的阴道内,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老……老公啊~~~人……人家很累啊……你……你不累的吗?先……啊……先……噢啊……先让人家……噢……噢噢……休息……一会儿好……好吗?啊……噢啊……啊~~~」我插的性起,当然不会停了,抓着妈妈的腰,继续大力的抽插着。妈妈听不到我回答,便把眼罩除下来,转头看着我。我看见她想除下眼罩的时候,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妈妈一转头,看见操着她的竟是自己的儿子,大吃一惊:「啊~~~阿……浚浩……你~~~」我没有理会她,只是继续的操着。
「快……快停啊……浚浩……你……这……我……你……快……快停啊!」
「怎么啦,妈妈,我操的你不爽吗?刚才不是爽翻天了吗?」
我笑着说。
「你……这……这怎么可以啊……我……我是你的妈妈啊!(例行的对白!^_^)」
「那又怎样啊……」
我继续操着妈妈说。「这……这是乱伦啊!」
「乱伦又有甚么关系呢!我爽时妈妈你又爽啊!」
我边说边用力的操着。
「不……不成啊~~噢……啊噢……啊~~~阿…浚浩……你……你乖乖啊……你你先停下来好吗?」
妈妈嘴里虽叫我停下来,可是我却感觉到妈妈的阴道愈来愈湿,淫水愈来愈多,好像很兴奋似的。
「妈妈,不要再说了,你现在不是很爽吗?你的淫水愈来愈多呢!你真的舍得我现在停下来吗?」
我笑着说。
妈妈像被我说中了心事似的,急急的说:「不……不是的……你……你快停吧!」
「妈妈,刚才也操了那么久了,乱伦吗?现在『不乱也乱了』。不要太介怀了!妈妈~~」妈妈听到我这么说,知道再说也没有用了,好像认命似的垂着头,默默的再继续让我奸淫。操了百多下后,我把宾州抽出来。妈妈松了一口气,转身跪在床上,又准备训话一番。可是我不待妈妈说话,一把搂着她,和她吻起来。
妈妈挣扎着:「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妈妈!你看看,我的宾州还硬硬的啊~」说完我把妈妈推倒在床上,趴在妈妈的身上,又再继续的奸淫她。
这样面对面的奸淫,妈妈好像受不了,又再挣扎着。我抓着妈妈的双手按在床上,然后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奸淫着。妈妈虽然被我抓着双手,可是仍然挣扎着,这样令我更兴奋啊:强奸着自己的妈妈……
再操多百多下,我便在妈妈的阴道内射出来了。我躺在妈妈的身上休息着,妈妈用力想将我推开。
「怎么啦?妈妈!」
「你……你太可恶啦……竟……竟然奸淫自己的妈妈!」
「妈妈,谁叫你身材这么棒啊……引的我的宾州每天也硬的发痛啊!而且你看,爸爸每天回来不是有大堆工作要做,就是立即睡的像死猪一样。你经常要靠自己『搞掂』,我怎么忍心妈妈你这么辛苦呢!你想想,刚才不是很爽吗?很久没试过这么爽了,是不是?」
我一边玩弄着妈妈的双乳一边说。
「可是……这…这……唉~~」妈妈想想米已成炊,便不再说甚么。「让我起来吧……妈妈想去洗手间。」
我把妈妈抱起来说:「妈妈,我陪你去。」
「妈妈去小便啊~~~不用你陪啊!」
「没关系,反正我也想去。」
走到厕所后,我把妈妈放在「马桶」上。
「浚浩,你这么眼定定的看着妈妈干嘛!」
我在妈妈面前蹲下去说:「我想看看妈妈小便是怎样的啊!」
「有甚么好看啊!」
妈妈红着脸说。
只见我那白白的精液从妈妈的阴道中流出来,等了一会,我抬头看着妈妈,她说:「你这么看着妈妈,不成啊!」
我双手在妈妈的大腿上轻搓着说:「妈妈,不要紧张啊!」
妈妈听到我这么说,真是啼笑皆非,可是这也很有用啊,一股甘露从妈妈的阴户中激射而出。
「啊~~原来妈妈小便是这样子的。」
「那你这小鬼小便又是怎么样的啊!快给妈妈看看!」
我抓着妈妈的手去握着我的宾州说:「从前都是这样子的,有人握着替我弄的,是吗?」
妈妈笑着说:「你还记得吗?」
说完妈妈便和我一起洗澡。
妈妈和我洗完澡后,我抱着妈妈回到床上。妈妈拿起胸围想穿上,我阻止着说:「妈妈,不要穿这件,穿那件连身的好不好?」
妈妈走到衣柜旁,从抽屉中拿出那件白色连身的内衣出来,说:「是这一件吗?」
「是啊,就是这一件。」
「小鬼,你怎么知道妈妈有这么一件内衣的?」
我笑了笑没说甚么。妈妈便穿上那件内衣,那件内衣整个腹部都包着,可是胸部的位置,偏偏很少布料,刚好只包过了乳头,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
妈妈穿上后便拿起一条内裤穿上。我又阻止说:「妈妈,不要穿这一条。」
然后我从抽屉中拿起一条内裤说:「穿这一条好吗?」
那是一条T-Back内裤,后面只有一条绳子,前面也只有一小块白色半透明三角布。妈妈穿上后,浓密的阴毛大半都露了出来,而后面整个屁屁都裸露着。
「妈妈这样很性感啊!」
我笑着说。我又指着那件内衣腰部垂着的带子说:「妈妈,这些带子有甚么用的?」
「要来系着丝袜的。」
我拿起一双白色透明的丝袜说:「是这双吗?」
「是啊!」
「妈妈,那你快穿上啊!」
「在家里穿上丝袜干嘛?」
「因为我想看啊!」
我一边说,一边替妈妈穿上。
我轻抚着妈妈的腿说:「妈妈的腿真的很修长啊!」
跟着抚摸着妈妈平坦的小腹说:「这里也是一点脂肪都没有啊!」
再搓揉着妈妈的乳房说:「这里还是那么有弹性,令人爱不释手啊!」
然后轻抚着妈妈的脸蛋说:「而且这么漂亮,还有那诱人的朱唇。妈妈,你实在太诱人了!」
「啊呀!你这小鬼,你是说妈妈『诱人犯罪』吗?」
妈妈娇嗔道。
「嘻嘻,我没说啊!」
说完我把妈妈抱回床上。
「好了,夜了,你也快去睡吧。」
我在妈妈的身旁躺下,说:「好啊,我就睡在这里吧!」
「那怎么成呢!爸爸醒来看到怎么办?」
「爸爸要醒来的话,刚才你叫的那么大声,早已醒来了啊!」
「那……那可能是爸爸太累,熟睡了吧。但总会醒来的啊!」
「当然会醒来了,可是没那么快啊!」
「为甚么?」
「不知道啊!」
我笑着说。
「我不想睡啊,妈妈,看一会电视好吗?」
「好吧!」
我便开启了电视机,然后走回床上坐着,跟着要妈妈坐到我的大腿上,陪我一起看。
「啊~~~啊~~好……好啊…你…你的……宾州……真……真巨……巨大啊……噢……噢啊…啊~噢噢~~插…插的人…人家……很…很爽……爽啊……噢…啊……啊……好……好舒……舒服啊~」我选了的是成人台,现在放映的是成人电影。
「啊~~不……不要看这台啊!」
「为甚么啊?~~这很好看啊!妈妈,你看,这不是我们刚才那么一样吗?从后的插入啊!」
妈妈低着头不看,我轻搓着妈妈的双乳说:「妈妈不想看,是想要了吗?」
「啊~~~不是啊!」
「那你快些陪我一起看啊!」
看了一会,我看到妈妈的淫水已经把那条内裤的小三角布染的湿透了。
「妈妈,很好看是不是?」
「是啊……噢~~不……不是啊!」
「哈哈……妈妈,你看看,你这里也已经湿透了啊!」
「啊~~~这……这~~~」「妈妈,你想不想要啊!」
「……」
「怎样啊……想不想要啊!」
「小鬼……你说呢!」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刚才妈妈想要的时候,是大声的叫着,又抓着人家的宾州插入的啊!」
「你这小鬼就是会欺负妈妈!」
「我哪有欺负你啊!妈妈想要,我立即给你了,妈妈不想要,我不会硬来的啊!」
我边说边用已经变硬的宾州在妈妈的阴唇上来回的轻擦着。「怎么样啊?妈妈!」
「妈妈,妈妈……想……想要啊~~~」「想要甚么?」
妈妈娇媚的瞪了我一眼,便一鼓作气的大声说:「妈妈想要亲儿子的大宾州啊!想要亲儿子的大宾州插入妈妈的私处,想要亲儿子的大宾州奸淫妈妈,玩弄妈妈啊~~」跟着再小声的说:「小鬼,满意了没有!」
「满意了!」
说完就叫妈妈像母狗般趴着,我跪在妈妈身后,把那条小内裤脱下,翻开妈妈的阴唇,一下子就整根宾州全都插进去。
「啊~~~好……好……好啊……快……快动啊……噢……对……对啊……快……快……噢…噢……对了大……大力些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啊……好…好啊……噢噢……啊~~~」我边继续大力的奸淫着,边弯前去把妈妈连身内衣的胸围拉下,用力的搓弄妈妈的乳房。操了数百下后,我搂着妈妈的腰部,把妈妈抱起,边操着边走到爸爸的工作桌前,把妈妈放下来,妈妈双手按在桌上,我就继续从后奸淫着妈妈。
「噢~噢…啊噢…好…好爽…爽啊…啊…啊…对…对了…啊啊…好…好阿浚浩啊…亲…亲儿子啊…对…对了…再…再…快快些啊…啊…噢啊…啊…好…好爽…爽…啊…啊…噢…」
妈妈面对着爸爸,大声的呻吟着。
突然爸爸发出「唔……唔……」
的声响,吓得妈妈立时不再呻吟。
我把妈妈抱起,然后走到爸爸身旁,让妈妈躺在桌上,我把妈妈的双腿搁在肩上,抓着妈妈的纤腰继续奸淫。妈妈可能怕吵醒爸爸,不再浪叫,咬紧下唇,默默的忍受着我强大的冲击。
「啊~~~~好……好爽啊……妈妈……我……我好爽啊……噢……噢……爽……爽啊……噢……妈妈……你……你的阴道夹的我的宾州很……很爽呢……啊~~~」我大叫着。
妈妈听到我这么大叫着,也忍不住了,又再大声的浪叫起来:「啊……啊啊……亲……亲儿子啊……妈妈……很……很爽啊……妈……妈妈……爱……爱死你……了……爱……爱死你的……大……大宾州啊……啊……噢……噢……啊……好……好舒……舒服啊~~~怎……怎会……这……这样的啊……舒……舒服死我了……啊……啊……噢啊~~~~~~」妈妈最后大叫了一声,便不再呻吟,只是大口大口的在喘气。看到妈妈这么满足,我再继续落力的奸淫着她。
「啊…啊…唔…唔…啊…阿…浚浩啊…妈妈…不…不成了…啊…让妈妈……休息一会吧……好吗?」
「……妈妈!」
「甚么?」
「爸爸和你有玩过屎眼吗?」
「……有……很久以前试过……可是妈妈不喜欢玩啊!」
「为甚么啊……屎眼也可以令你觉得很爽的……当然我也很爽啊!嘻嘻!」
「爽个屁啊……痛的要死就真啊!」
妈妈扁着嘴说。
「爸爸那大家伙一定令你有点痛的,可是涂上多些BB油就可以了!」
我边用力地奸淫边说。
「啊……啊……BB油?……涂……涂在哪里啊……啊……啊……」
「涂在宾州上啊……爸爸操你的屎眼时没用吗?」
「没…没有啊…他操了前面一…一会…就拔出来,然后就那么插入我…我的啊…啊…屎眼了…啊!」
「噢……难怪妈妈你说痛的要死了。那么大的家伙乾插进去,当然要死了!妈妈,让我来令你感受一下屎眼的乐趣吧!」
说着我抱起妈妈,边操着边走到我的房间去。
进到了我的房间,我把妈妈放在床上,然后拿出一罐BB油,涂在我的宾州上,妈妈在床上已经像母狗般趴着。我的中指和食指也沾满了BB油,便插入妈妈的屎眼里。
「啊……啊……好……好痛啊~~~」「妈妈,你这般用力的夹,当然痛啊……放松些啊~~」我边插边倒灌了些BB油入妈妈的屎眼中,然后我便握着宾州,慢慢的插入妈妈的屎眼中。
「噢~~~~噢……啊……很……很粗啊……噢……噢……好……好了……啊~~~」我慢慢的插,插了一半后,便轻轻的插送起来。
「噢……噢……啊……啊……唔……唔……阿……浚浩啊……啊~~~」「怎么啦……妈妈……很痛吗?」
「不…不是…不是痛啊…怎…怎么…怪…怪怪的啊…噢……啊好…好了…啊啊…不…不要再进…进了啊…太…太深了啊…噢…噢噢……啊…噢啊…噢……好…好啊……这……这样好…好……怪啊…噢~~」「妈妈,是不是很爽呢?」
妈妈转头娇媚的看着我说:「是…是啊…噢~啊…啊……啊……阿……浚浩啊…不…不要…噢~这…这么大…大力啊噢~~噢~噢~太大…太大力了…噢~~噢~~啊…噢…噢…妈妈…不…不成了…啊…噢…啊~」妈妈突然的昏了过去。
我把宾州拔出来,然后让妈妈仰卧着。我伏在妈妈的身上,一边吻着她一边大力的继续奸淫。很快,妈妈就又醒过来了。
「怎么样啊?妈妈,爽得昏了过去呢!我想妈妈你以后一定会迷上了肛交的啊!是不是呢?」
「啊……啊……妈妈……不……不知道啊……啊~~~」「妈妈!」
「甚么……」
「我想射在你的小嘴巴内啊!可以吗?」
妈妈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便立时站起来,妈妈跪在床上,把我的宾州含口嘴内,我便毫无保留的将雪白的精液送入妈妈的口中。妈妈将所有精液喝下之后,替我舔干净宾州。我们便双双躺在床上。
妈妈看了看钟,说:「啊~~~差不多五时了啊!浚浩,你快睡吧!」
「这么急干嘛啊!」
我玩弄着妈妈的美乳说。
「妈妈没所谓啊,可是你明天还要上学啊!」
「最多也只可睡两个小时,不睡也罢了……哈哈……明天是星期六啊……不用上学啊!」
「……不用上学也要睡觉的啊!」
妈妈边说边推开我正在玩弄她乳房的手。
「睡就睡吧。可是我要这般搂着妈妈一起睡啊!」
「那怎么成啊……如果爸爸走来看到怎么办?」
「你不叫爸爸不会醒的。」
为甚么?」
不知道!」
「快说!」
「咕噜~~~咕噜~~~唔……我睡着了啊~~~」妈妈挣扎着想走,可是我搂的妈妈紧紧的。
「唉~~」妈妈叹了一口气,不再挣扎。我吻了妈妈一下,说:「妈妈,快睡吧!」
妈妈瞪了我一眼,也合着眼睡了。
我醒来一看,原来已经九时多了,妈妈也不见了。我便起来走到浴室,门锁上了,我便问:「谁在内啊?」
「浚浩……是妈妈啊!」
「妈妈在干嘛啊?」
妈妈在洗澡,你等一下!」
不成啊……我很急啊!」
过了数秒钟,门打开了,我看到妈妈赤裸裸的站着,我走进去尿尿。跟着我问:「妈妈,你在泡泡也不叫我一起啊!」
说着我便拉着妈妈一起坐进浴缸中。
妈妈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从后伸手去玩弄妈妈的美乳(我很喜欢这样玩弄乳房的)「不要这么样好不好?再弄你这小鬼又要把妈妈操的半死了!」
「太迟了,妈妈你看,我的宾州又硬了呢!」
说着我扶着妈妈的纤腰,把她扶起,然后把宾州插入妈妈的阴道内,跟着继续玩弄妈妈的美乳。
突然,门被打开了,原来是我的妹妹。
「澄澄!早晨啊!」
我说。
「妈妈,哥哥!早晨!」
澄澄的样子很怪,站着的姿势也很怪。
「澄澄,你怎么啦?」
「我……我想尿尿啊!」
「那你还站着干嘛啊!」
澄澄快步走到马桶上,边尿尿边说:「你们在用洗手间嘛……我怕碍着你们啊!呼~~~」「澄澄,你记得吗?小时候妈妈经常和我们一起这样洗澡的啊!」
「我记得啊!」
「你现在想吗?」
「想啊!」
澄澄说完,便走进浴缸中坐下,还伸手去玩弄妈妈的乳房:「妈妈的乳房真大啊……你们看,我这里扁扁的啊!」
「迟些就会大的了,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我说。
「我那里都没有毛的,妈妈的毛毛很浓密啊!妈妈,我迟些会不会和你一样有那么大的乳房和那么多毛毛的?」
「会……会的……」
「妈妈,你干嘛,你不舒服吗?脸色怪怪的!」
「不……妈妈没……没事……」
我在妈妈的耳边轻声的说:「妈妈,我已经替妹妹开了苞啊……你不用这般怪怪的啊!」
「甚么?你……你……澄澄……只……只有……十三……十四岁啊!」
「早些可以享受到快乐不是更好吗?」
我笑着说。
「澄澄,哥哥操你的时候,你爽不爽啊?」
「爽啊……很爽啊……当哥哥的大宾州插入我那里的时候,我觉得很舒服的啊!妈妈,你这样坐着不动也舒服的吗?哥哥插进去后,要不断的抽动我才舒服的啊!」
「妈妈因为你在这里,所以不敢动呢!」
「为甚么啊?我想看看哥哥操妈妈的样子啊!」
我听澄澄这么说,便把妈妈抱起来,走出浴缸站着,妈妈弯下腰双手按在浴缸边,我就开始从后的奸淫妈妈。
澄澄双手抬着头,挨着浴缸边看着,说:「妈妈的乳房真大啊,这么前后左右的乱动,哥哥这般从后奸淫我的时候,我的小乳房动也不动的啊!」
「澄澄,你太小嘛……」
「是啊,真的很小啊~~~」澄澄扁着嘴说。
「妈妈不是说你乳房小啊……我是说…啊…噢…我是…是说…你年…年纪小啊…妈妈…小…啊…小…小时候也…噢噢…也是这般小的啊…到…到了…十…十八岁…才…才变…变得…现…现在这……这般大的啊!」
「真……真的吗……妈妈……我真的想要一双大乳房啊……」
说着又扁着嘴巴。
「怎么啦!」
「十八岁……还有一段好长的时间啊!」
「噢……噢……啊。啊……噢~~~」「澄澄……你看,妈妈不成了……你想要吗?」
「想啊!」
说完立时跳出浴缸,学着妈妈般的姿势。我把宾州拔出来,然后插进澄澄的阴道内。妈妈的阴道虽然已经很紧,可是当然不能和澄澄的相比,所以我觉得很爽。愈插愈快,愈插愈大力。
「啊…啊…噢…啊…好…好…啊…好舒服啊…哥…哥哥啊…你…你操…操的妹妺…很…很爽啊…啊!噢~」在妈妈的面前奸淫着小妹妹,特别兴奋的,所以很快的我便想射精了:「我要……射了……」
「哥哥……我……我想喝啊!」
「好啊!」
说完我便把宾州拔出来,澄澄立时转身含着我的宾州,我就在她的嘴巴内射了。
妈妈坐在浴缸中愁眉苦脸的。
「妈妈,干嘛啊?」
「你……你们……这……这是……」
「乱伦啊~~~」我叫着。
「可是妹妺又喜欢,我又觉得爽。那有甚么问题呢?我绝对不会让妹妹怀孕的,你可以放心吧!」
(按:这是超级歪理!看过了就算,千万别放在心上^_^)妈妈想想,米又已经再一次成炊了,再说也没用,便不再说甚么。我们三人便再继续开开心心的浸泡着。
一边浸泡,妹妹一边在我身后替我按摩,实在太舒服了。我也没有闲着,也替妈妈按摩起来。妈妈坐在我的前面,我伸手去替妈妈的乳房按摩着。
「浚浩……不……不要啊!」
「妈妈,为甚么不要啊?这样按摩不舒服吗?」
「舒……舒服……可……可是……」
「可是按的一会儿……妈妈又想要哥哥的大宾州了!」
妹妹笑着说。
「妈妈想要……我一定会尽力的给妈妈爽的啊!」
「好…好儿子…妈…妈妈就是…就是怕你太…太尽力了…妈妈…真…真有点吃不消你…你的大宾州啊~」「妈妈……不用宾州一样可让你爽个够啊!」
说着,我叫妈妈站起来,弯下腰去:「澄澄你看,妈妈的屁屁多圆多白啊!」
「是啊!」
澄澄一边替我按摩宾州一边说。
我翻开妈妈的阴唇,用舌头轻舔着妈妈内里娇嫩的阴核,轻舔了一会,又轻轻的吸吮着。
「啊~~~啊……唔……唔~~~」妈妈快乐的轻轻呻吟着。
我一边轻舔着,一边把食指插入妈妈的阴道内,轻轻的挖弄:「妈妈,这样弄,你舒服吗?」
「啊~~~~噢……噢啊……好……好啊……再……再往……往内弄啊……噢~~~好……好啊……真……真舒服啊……噢……噢……啊……啊~~~~」妈妈转头淫荡的说着。
我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
「啊~~啊…好……好……啊……好舒……好舒服……啊……对……对了……啊……噢噢……继……继续啊…对了…舒……舒服死我了啊…阿…浚浩啊……妈妈……妈妈…又…又要丢…丢了啊…噢~~~」听到妈妈这么么说,我便停下来,搂着妈妈和妹妹一起继续浸泡。
〔铃铃~~~铃铃~~~〕「喂!找谁?」
我说。
「……」
「好啊……待会见!拜拜!」
「妈妈,我出去和同学打球啊!」
「妈妈,我也和同学去逛街啊!」
澄澄说。
「好啊,那可以让妈妈好好的休息一会啊!」
「浚浩,一起去食点东西好吗?」
「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要回家啊!」
我说。
「这么早回家干嘛?」
「全身臭汗的,回家洗澡啊!而且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干』啊!」
我笑着说。
回到家中,看到妈妈和姨妈Ann一起坐着看电视。令一心赶回来和妈妈再来大战三百回的我,顿时变得没精打彩。
妈妈,Ann姨!」
「啊!浚浩长高了很多呢!」
「是吗?」
「浚浩,爸爸和姨丈一起去了南部工作,要一个星期才回来。姨丈担心姨妈大着肚子一个人住,所以姨妈会在我们这里住上一阵子啊!」
「甚么?」
我大叫着。
怎么啦?浚浩,你不欢迎Ann姨吗?」
「不……不是啊……我是太高兴了……很久没见Ann姨了啊!」
「是吗?快来Ann姨身边坐下,让Ann姨看看你。Ann姨差点也认不出你了呢!」
「Ann姨,我满身是汗呢,先去洗个澡才再和你聊天。」
说完我便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妈妈不见了,只剩Ann姨一个人在看电视。
「Ann姨,妈妈呢?」
「妈妈在厨房弄晚饭。」
我在Ann姨身旁坐下,看着Ann姨的大肚子,问:「Ann姨,还有多久,我的小表弟才出世啊!」
「还有四个月左右呢!」
我看了看,Ann姨的裙子很薄的,而Ann姨又没戴胸围,那颗大乳头明显的突起了,还有那黑黑的乳晕也看的很清楚。
我眼定定的看着。突然有人拍了我的头一下,我抬头看着Ann姨。Ann姨娇嗔的说:「小鬼,看甚么啊!」
「看着一双很美的乳房啊!还有那诱人的乳头。」
「人细鬼大!」
Ann姨娇笑说。
我还想继续和Ann姨「闲聊」的时候,「可以吃饭了!」
妈妈在厨房叫道。
吃过饭后,九时多,Ann姨就说要睡了。
「你睡在浚浩的房间吧,我已经收拾过了。浚浩,你做『厅长』吧!」
「那我去睡了。晚安!」
Ann姨说完便走到我房中去。
我看到Ann姨走了,便立时搂着妈妈,在她身上乱摸着。妈妈轻轻的挣扎着:「不要那么猴急好不好?待Ann姨熟睡才干好吗!不然她出来看到怎么办?」
我一把抱起妈妈说:「谁说在这里干呢!」
走到妈妈的房中,我立时把妈妈的衣服脱光,双手抓着妈妈的乳房搓弄,又把乳头含入口轻吮着。
唔……唔……啊……啊……噢噢……啊噢……」
妈妈轻轻的叫着。
我把妈妈搂着然后躺在床上,用我的宾州轻拍着妈妈的屁股,妈妈立时转身把我的宾州含入口中吸吮着。我也翻开妈妈的阴唇,伸出舌尖轻舔着妈妈的小阴核,很快妈妈就流了很多淫水出来。妈妈站起来,然后翻开自己的阴唇,对准我的宾州慢慢的坐下来。坐下来后,妈妈双手搓弄着自己的豪乳,好像很享受的上下抛动着身子,口中浪叫着:「啊~啊噢…好…好粗…粗大啊…啊…好…好啊…妈…妈妈…爱…爱死你…你了…啊…噢噢……啊…呀…呀啊…爽…爽啊…太爽了啊…噢啊~」我双手放在脑后,很「他条」的看着妈妈这么淫荡的表演。
很快,妈妈就像得到高潮似的伏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搂着妈妈转身,让她躺在床上,然后由我主动来奸淫她。
本来我回到家后,一直想着要奸淫妈妈的,可是Ann姨的存在,令我现在才如以偿,所以我出尽全力的冲击,尽情的发泄。
「啊…啊…阿……浚浩啊……噢噢……好…好劲啊……你……你……太……太劲了……噢啊……妈……妈妈……好……好舒……舒服……舒服啊……噢噢……噢……对……对啊……好……好啊……再大力……大力些啊……大力的奸……奸淫妈妈……尽……尽力的奸……奸淫妈妈吧……啊……噢…噢啊……啊~~~~」在我尽力的奸淫下,妈妈又再一次高潮了,而且还昏了过去。我把宾州拔出来。然后把妈妈的身子反转,双手绑在床架上,令妈妈的上半身凌空着,一双豪乳垂吊着。我跪在妈妈身后,抓着妈妈的纤腰,又再继续尽力的奸淫着妈妈。
很快妈妈醒过来了,她看到双手被绑着,转头看着我说:「浚浩……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啊……啊啊……快……快放……放开妈妈啊……噢……噢……啊……」
「妈妈……我觉……觉得这……这样很爽啊……」
「妈妈不喜欢这样子啊……快放开妈妈啊……妈妈又不是不让你干……干嘛要这样子强暴妈妈……污辱妈妈啊……快放开妈妈啊~~~」妈妈边挣扎边说。
「我就是喜欢这样强暴妈妈啊……对啊……妈妈……挣扎吧……求饶吧……哈哈……这样子……我觉得很爽啊……哈哈~~~~」我弯下腰去边搓弄妈妈的乳房边说。
妈妈瞪了我一眼,轻呼着:「不…不要啊…啊…噢啊……不要啊…好…好儿子啊…好……好儿子啊……你…你放…放过妈妈…好……好吗…啊…噢……噢…啊……妈妈…被……被你…奸…奸死了啊……噢啊……啊~~」听到妈妈这么求饶,我更加兴奋,愈奸愈大力、愈奸愈快。在我不断的奸淫下,妈妈只能从口中发出轻轻的「啊啊……噢噢……」
的呻吟声。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原来是澄澄。澄澄身上只穿着内裤,扁着嘴站在门外。我问:「澄澄干嘛啊?谁欺负你?哥哥替你出头!」
「就是哥哥你欺负我啊!」
「我?我甚么时候得罪你了!」
我笑着问。
「你整天到晚只顾着妈妈,都不理我了!」
「那你是不是想要哥哥的宾州啊?」
我走到澄澄身旁问。
澄澄点点头。我把澄澄的内裤脱下,一把将她抱起,宾州一下子的插入她的阴道中,然后大力的操着。
「啊…啊…好…好涨……好涨啊…噢…噢啊…好…好舒……好舒服啊哥……哥哥…好啊…大…大力些啊…啊…噢…对…对了…哥哥…你…你操…操得妹妹…很…很爽…爽啊…啊噢…不要…要…不要停啊……啊…奸…奸死妹妹吧…操…操死我吧…我…我很…很爽啊…爽…爽的死…死了啊…噢……啊……噢啊…啊~~~」我走到床上,把妹妺放下来,叫她狗趴着的替妈妈口交,我就从后的继续奸淫她。操了数百下,看妈妈好像不够爽,就停下来。
「哥哥啊……不……不要停啊……」
我走到衣柜旁从抽屉中拿出一根电动宾州,将它调到「中」的速度,电动宾州立时猛烈的震动着。我交给了妹妹,笑着说:「也要让妈妈爽才成啊!」
「是!哥哥!」
妹妹笑着回答。说完便把电动宾州插入妈妈的阴道中,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好……好爽啊……啊……噢啊……噢……啊……」
「哈哈……妈妈……女儿……弄的你很爽吗……哈……哈……啊……啊……女……女儿也很……很爽啊……给……给哥哥的巨大宾州……奸……奸淫的舒服的不得了啊!噢~啊~噢~~噢~~~噢~~~」妹妹后来被我奸的把电动宾州抽了出来,双手撑在床上,只顾着享受我的大宾州。妈妈便立即叫道:「好……好女儿啊……不……不要停啊……快……快动啊~~~」妹妹一听,又把电动宾州插入妈妈的阴道中,轻轻的抽送着。我则减慢了奸淫妹妹的速度,好让妹妹可比较专心的操妈妈。
「对…对啊…好…好女儿子啊…对了…就是这样啊…啊…妈妈…很…很爽呢…噢噢…啊…啊…噢啊…啊…」
听到妈妈又差不多快到高潮了,我加速奸淫着妹妹。果然,妹妹在我快速的奸淫下,再次的把电动宾州抽了出来,专心的享受着我的奸淫。
「妈妈……好……好难受啊……不……不要拔……拔走啊……」
我听到妈妈这样说,便把电动宾州调至「低」的速度,然后再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我搁着妹妹的双腿,把她抱起,边奸淫她边和她一起看着妈妈的淫荡相。
「啊……啊啊……好……好啊……对……对了……啊……快……快些啊……啊……」
妈妈的双手被绑着,不能自己加快电动宾州的速度,只能边呻吟边扭动着身子。
「啊……啊……哥哥……妹妹……妹妹……好……好舒服啊……舒……舒服的……要……要死了啊……噢噢……要死……要死了啊~~」跟着妹妹便昏了过去。
我把她放在床边,然后走到妈妈的身后,将电动宾州的速度调至「极速」。
「啊~~~噢……噢……太……太快了……啊……啊……不……不要啊……好……好难受啊……太……太快了啊……唔……噢……噢……好……好怪啊……啊……啊……好……好……啊……这……这样好……好……舒服……舒服啊……对……对了啊……唔……唔……噢噢……噢噢……啊~~~~~~~」看到妈妈差不多又到高潮,我便把电动宾州调至「低」速。
「啊…阿.浚浩啊不…不要戏弄…戏弄妈妈啊…快……快给妈妈吧……妈妈……好……好难受啊……啊……」
我把电动宾州拔出来,妈妈立时大叫:「啊……不要拔走啊……快……快插进去啊……」
我随手一抛,将那根电动宾州丢在一旁,说:「妈妈,这家伙怎及的上我的宾州啊!你不想要我的宾州了吗?」
「要……要啊……快……快给妈妈插进来吧……快……快些奸淫妈妈吧……快……快些污……污辱你这淫荡的妈妈吧……啊……啊……亲……亲儿子啊……快……快些啊~~」「淫荡的妈妈,亲儿子的大宾州来了!」
边说边把宾州插入妈妈的屎眼中。
「啊……啊……不……不要插屎眼啊……好……好痛啊……这样很……很痛啊……」
「很痛吗?那我『这样』回房去拿BB油吧,好吗?」
我笑着问。
「好…好啊…快…快些吧…噢啊~还是不不要…不要去了…啊…」
妈妈大概是想起Ann姨在我的房中吧。
「不要BB油了吗?那妈妈你只好忍一下了。」
说完,我尽全力的奸淫着妈妈的屎眼。
这么不用BB油,妈妈的屎眼变的更加的紧,弄的我很快便有射精的感觉。一连操了数百下后,我便把精液射在妈妈的屎眼里了。
射完精后,我看看妈妈,原来她不知在甚么时候已经昏了过去了。我把妈妈解开后,让她好好的睡着,然后就把妹妹抱回她的房间,再回来搂着满身香汗的妈妈一起睡去。
(全篇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