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刺激的游戏

  小白是一大早就按照A的短信吩咐,只穿着一条短裙,下面没有穿内裤,上面则穿了A昨天交给她的透明蕾丝文胸,外面是一件白衬衫,不知道是不是小白过分紧张了,她总觉得透过衬衫看得到自己棕色的乳晕,事实上不管能不能看到颜色,这件C提供的垂感极佳的衬衫已经将她的乳头形状勾勒出来了。

    被吩咐着在早高峰的时候乘坐地铁从2号线顶头坐到结尾,小白内心充满了不安,她怕在角落遭到色狼,想站在中间的位置,然而她又够不到把手,从第二站起就被挤在了人群中央,个子过分娇小的她完全隐没在人群中了,也因此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她。

    然而没多久事情就不对劲了。

    小白感觉到背后一个硬硬的凸起顶住了她的后背,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也是交过男朋友的人,不过电车色狼!她紧张起来,埋着头不敢乱动,事实上也动不了,然而后面的人得寸进尺了,小白感到自己的胸脯被人狠狠抓了一把。她小声叫了一声,身边几个身体挪动了一下,小白胆怯的看去,觉得不妙。

    那些人的目光都不太对了。

    小白忙低头看了看自己,原来刚刚被抓了那一把衬衫扣子崩开了,这会儿一边圆滚滚的胸脯完全露了出来,那白色蕾丝的情趣胸衣完全没有意义,小白一低头就看到自己棕色的小盘子,这完全就是裸露了啊!

    小白急的眼睛通红,想去整理衣服,然而太挤了,她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定在她身上的视线没有离开,小白发起了抖,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这是一片男式风衣向她展开,是她旁边的男人,小白没有别的办法,只要猛一侧身钻进了对方的风衣里。

    娇小的小白就仿佛从人群中隐没了一样,旁人哪怕细看也看不出这里还有一个女孩子在。然而她身边的那些人都没有忘记她的存在。

    接纳了她的男人很快就显出了她的不安好心,他手在风衣里动作,直接将小白还挂在肩膀上的另一边衬衫也剥了下去,小白心里恐慌,这时候却真是完全没法从这里逃走了。

    男人亵玩着小白丰满的胸脯,连着蕾丝胸衣揪住小白的乳头向上拖拽,小白抬不起胳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事实上不是错觉,她身边那几个男人将她挤得更紧了,让她一点活动的空间都没有。

    在温和的“抱歉”声中,小白被风衣男在衣服里抱了起来。

    “你如果听话,我们就把你好好地送出地铁,如果你非要挣扎,让大家看到你的样子拍成照片发微博,我也无所谓。”这个声音好听的男人说。

    小白瑟瑟发抖,整个人贴在男人胸膛,闻言只好点头。

    不知道风衣外有了什么样的交流,很快就有别的人帮助男人分担了小白的体重,一双手伸进风衣来托着小白的屁股,并迅速找到了那个湿润的入口,似乎被这赤裸裸的触感惊到了,他顿了一下才再动,相当不客气的直接整个手指戳了进去,小白轻呼一声,对方受到鼓励了一样手指抽插起来,技巧相当娴熟,小白很快就有了湿意,呼吸灼热起来,却因为羞耻迟迟不敢放松下来。

    那个好听的声音再次安慰她,“别怕,我们几个包围着你,别人完全看不到。”

    小白确实是被人紧紧地包围着,或者说夹着也不过分。那风衣足够宽敞,小白感到其他人也伸进了手来,一只手去戳她的肛门,还有两只不同方向来,明显属于不同人的手捏上了她的乳房,并很快将浑圆从布料中解放出来。那两个人一个极喜欢大力的捏,一个却喜欢揪着她的乳头晃动。

    浑身都在被玩弄着,小白又羞又怕,眼泪成串的掉下来,很快染湿了风衣男的衬衫,他摸了摸小白的头,“既然你放松不下来,我帮帮你吧。”

    说着,一声拉链响动,小白的身体被人挪动了一下,一直玩弄她女穴的手指离开了,一个圆润灼热的东西——是男人的阳具,顶在了她入口。

    没等她喊不要,事实上她也不敢喊,那勃起的男根就顺着完全湿润的通道一下子滑了进去。

    小白紧张的脑海一片空白,既有被打开的些微痛意,又有刚刚被撩拨半天体内麻痒感被满足的欢欣,身体却不由自主又开始发抖。

    男人动作并不大,腰部挺动着,深深埋在小白体内动力抽插,小白克制不住的小声呻吟起来。

    那在小白肛门戳弄的手指动作更快了,并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向里面加,很快,另一根阳具也顶到了小白的身体上。

    “不要……”小白小声畏惧着拒绝,然而对方还是不容拒绝的缓缓插了进去,并和风衣男前后夹击着,深深浅浅的操弄起来。

    小白此生还没经历过这样激烈的性爱,一来她没有和陌生男人做过,虽然她交往过的男朋友并不少,二来公共场合……这么多人。

    柔软的啜泣声从小白嘴里发出来,一个开朗的大叔的声音劝慰道,“小姑娘很棒嘛,要小点声哟,否则全车的人都来干你,大叔我可不会开心的。”正是正在她后庭工作的。

    小白吓得噤了声,只在被顶着的时候压抑的呜咽。

    并没有射精,大叔捣弄了几分钟还没疲软就收枪,换了另外一个人,他显然等了半天了,一点没磨蹭就插了进去。

    小白浑身滚烫,嘴里干得声音已经有些哑了,小手紧紧抓着风衣男的衬衫,哼哼的声音渐渐动情。片刻后,又换了一个人进入她的后穴,小白已经不去想到底有多少人这个问题了,一路被玩弄了十几分钟,终点站终于到了,人渐渐少起来时小白在风衣男的风衣里整理好了自己的衬衫,接过男人递过的纸巾勉强擦干了腿上和下体的液体,却从头到尾都埋着头,不敢看那些干了她一路的男人——毕竟那也会让对方看到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