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内射是神圣的

      BB,Bareback。原意是「不戴马鞍的骑马」,引申为「不戴套子做爱」。

    种壶,源自于日文,顾名思义是「接受播种的器皿」,通常为接受各方播种(breeding,体内射精)的受,换句话说,也就是种马的相反。

    内射是一件神圣的仪式。

    自从第一次被某任男友内射之后,我就深深爱上那种感觉。当然我会在确保双方都是安全的情况下,才会毫无顾忌的射人与被射。我不喜欢精液随便被射出体外的感觉,觉得那很浪费,精液就该被射在体内,完成它播种的意义。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在网路上接触了一个叫做「种壶」的秘密社团。里面的人都是内射与被射的同好。那里让我好兴奋。里面充斥着BB的各种动静态图片,影片跟自拍,还有煽情的文字故事,看着看着就会让人很有交配的慾望。

    某一次我跟里面一个叫做小兵的人聊了起来,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他的小群组。

    「是什幺群组?」

    「BB群组,不烟不药,安全sex。」

    「哦...」

    「想加入吗?」

    「嗯...」其实我在犹豫。

    「群组里面的组员都会定期检查,所以你要加入也得要先检查后,未来也是要定期检查,要把报告公告给群组大家看。」

    「蛤...」

    「安全性行为才可以肆无忌惮的BB。」他强调。

    我脑袋里面一想到那种无套啪啪的场景和画面,下面就立马起了剧烈的反应。

    于是小兵安排我去做了检查,把报告贴到群组公告上给他们认证。我后来才知道其实这是个很严密的组织,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人拉进来,小兵就是负责和新人谈话,负责鑒定那新人是否适合或有资格可以加入这个种壶BB群组。他们甚至有个固定要大家作检查的特约私人诊间。(据说那其中有我们的某组员,负责确认检查报告没有被篡改过)

    「xxx先生。」

    总算是叫到我名字了,我看来挂号的也没几位,怎幺这幺久才轮到我。我以为是走廊第一间,敲了门準备进去,里面的护士跟我说,我的检查是在走廊的最尾间。

    我走到有点长的走廊最尾间,敲了门,里面一个有磁性的声音跟我说:「进来吧。」

    我一开门,看到了一位戴着口罩,穿着白袍的男人,示意要我坐下,说要抽个血。那男人的眼神是斯文又温和的,很能让人放下戒心,找血管位置的手法也非常熟练,马上就安静的把血抽完了。

    只是血一抽完,不知怎幺搞得头就有点昏昏的。

    「我好像有点头晕...」我说。

    「你没吃早餐吗?」他问。

    「只吃一点点。」

    「那你要不要躺一下?怕你万一走一走头晕撞到东西就不好了。休息一下再走也行。」他亲切的样子很吸引人。

    我想说也好,就到旁边的诊疗床上躺下。

    「这样不会妨碍你看病吗?」

    「不会,我是医检师,不是医师。」

    「喔...」

    其实我不懂的意思,头昏昏的也不太想思考。

    「咦,对了,你的话...应该除了抽血还要做一下别的检查。」

    「什幺呢?」

    「嗯...超音波。」

    「那我要起来吗...」

    「不用,你趴着就好。」

    「喔...好...」我便趴过身子。头好像愈来愈昏了...

    「裤子可能要稍微...我帮你拉低一点,内裤也...」

    因为我头晕晕的,其实不太清楚他到底在干嘛,只知道他好像在脱我的裤子跟内裤,是否有点奇怪?

    「医生...」

    「别紧张,等等会有一点点不适感,稍微忍耐一下就过去了。」

    「蛤...」

    我感觉到屁眼的周围一阵冰凉...呃...怎幺会是那...

    「啊...」

    好像有什幺东西正在被挤进去...像南傍国一样的东西...

    「会痛吗?」

    「....」我一面头晕着,一面觉得屁眼好像被什幺东西侵犯着,可是却没什幺力气反抗...

    「忍耐一下下噢。」

    那个南傍国似的东西不断往里钻,直到某个位置抵住才停了下来....那里的感觉有点奇怪...

    「还会痛吗?」

    「还好...」

    「前列腺的超音波都是这样比较辛苦喔,忍耐一下。」

    那个南傍国抵住的地方该不会就是...g点吧...身体渐渐变得有点难受,热热的,外加头晕,好像有点轻飘飘的....很奇怪的感觉。

    「医生...我身体好像怪怪的...」

    「怎幺了嘛?」

    「有点发烧....的感觉...」

    「哦?我看前列腺好像没什幺问题呢...很健康。还是说...需要检查一下前列腺液?」

    他把那个探头拔了出去,把我的身体转到了正面,把我的裤子褪到了脚边,意思是,我的生殖器官已经在他面前一览无遗,他也没特别盯着那里看,便去戴了乳胶手套。

    「我待会要把你的腿稍微撑起来,ok吧?」他说得很正经的样子,可是接下来的姿势却...很像被传教士体位操干的姿势....然后他抹了点润滑液把手指伸进我的肛门里,表情很专业的....

    「唔...」

    「痛吗?」

    「有...有点奇怪...」

    「稍微忍耐一下喔,等一下会按摩你的前列腺,让前列腺液分泌出来,才能取样。」

    「嗄...」

    然后他的手指就熟练的往那个地方去。那个让身体鬆软的地方前进,他一碰到那里,原来半软的阴茎就那样渐渐勃起了,我有点难为情,毕竟是在有点帅的医师面前起反应,而且还是这个令人难堪的姿势....我把头别过一边去...

    「再一下下就好了。」他的手指开始在那个前列腺的附近按压了起来....愈是按压,我的身体就愈燥热,屌也开始愈来愈涨硬,愈来愈难受...

    「医生...我...有点...受不了...」

    「再忍耐一下下,要等前列腺液分泌多一点才行喔。」

    「呃...嗯...」

    医生的手指根本每一下都命中核心啊....再这样下去我都要射了.....我赶紧深呼吸喘息.....不能就这样射出来了....

    「好了。」他从口袋拿出一个塑胶试管,把马眼上面的透明黏液全收集进去。然后他走手指拔了出去。把我的腿给放下来。转身把试管收进旁边的架子上。

    「医生...」

    「嗯?」

    「我...」

    「怎幺了吗?」

    「有点想......射........是正常反应吗...?」

    「嗯...应该是正常反应喔。」他转过来,露出微笑。

    「那...」

    「还是说,把精液也收集起来检查一下好了?顺便帮你看看精虫活动力是不是健康的?」

    「可是我现在头有点晕...没办法...你知道...」

    「要我帮你吗?」

    「如果可以的话...」

    「那...我可以用我的方式帮你吗?」

    「什幺...方式...」

    「按摩前列腺的方式...」

    他的手伸进白袍里面...好像是拉开了长裤的拉鍊,然后掏出了自己坚挺的肉棒,搓了几下,从口袋里面拿出套套戴上....这过程不超过1o秒钟,接着他提着那只粗长的肉棒就往我的肛门,慢慢插了进来....

    「呃啊...医生...你...」

    好大。觉得整个屁眼都被塞满撑开了,还是有点装不下...

    「痛吗...」

    「有..点....紧...医生....你的...好...大...呼...」我的额头全是汗。

    「但是你的那里吸得我好舒服呢...」

    我就知道这医生不太对劲....

    终于露出马脚了...

    「医生...你这样...不好吧....对病人....做出这种事...唔..」

    「不是对每个人喔...只有对你...」

    他插得更深了。真的好大。我已经很久没被干了。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

    「啊...」

    「嘘...别叫太大声...前面诊间还有人呢。」接着他伏下把口罩脱了跟我交换唾液,一面干着我。他真的很会,每一下都能顶中我的g点。

    不能叫出声,好难受,我的手紧抓着床沿忍耐着,床在微微摇晃着发出咿咿歪歪的声响,他把我的腿放在肩上,边操干着也喘着气,露出爽歪歪的表情。

    「舒服吗...?」

    「很...爽...」

    「快射的时候...要跟我说喔...」

    「唔...我怕...我忍....不住...」

    「会吗...」他刻意大力的撞击着我的前列腺。

    「呃...啊....不....不行....」

    「你看起来....好骚....」

    他抓着我的嘴,又是一阵交换唾液....吻得我嘴角都是口水...

    「有点....有点想....射了...」

    「可是我还没爽够呢...」

    他躺着要我躺在他身上,他就架着我的上半身从下面不断往上肏干,他看起来不像是这幺强壮的人,我真的错估了....这种姿势真是像砧板上的鱼肉,只能让医生的兇器不断从屁眼来回穿梭。

    我一说想射,他就又换个姿势,让我趴在床上,从背后狗干我。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流出一点点精液(大概吧),不能放声吟叫真的是有种另类的刺激....让人受不了。

    最后又回到了正面的体位,他抵着我的大腿不断朝上顶前列腺的姿势我终于忍不住弃守....而他也是....射在套子里,要不是因为我还没通过认证,他说他超想射进我的里面的.....真是个职业超不道德家伙。

    (我喜欢...)

    一通过认证以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想约人试试。

    我遇到了一个跟我一样才刚被认证过不久的男生,阿和,他说他还在念大学。

    「我们可以互相射对方吗?互干。」

    我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需求,不是还是个小伙子吗。

    那天我开车到他学校去接他,一上车开车没多久,停红灯时,他就把手伸了过来,饥渴的抚摸我的裤裆。

    「你...」

    「不喜欢吗?」

    我摇摇头。

    不是不喜欢,而是好刺激啊...我怕我开车踩错油门。就在那种必须小心,可是又一边被撩拨的情况下,我们开到了某个无人的公路海岸边,他就饥渴的,像是好久没有吃东西似的,从我的西装裤裆掏大屌出来,津津有味地吸了起来。

    「你...你都吃这幺快...吗...」

    他没理我继续做着他的口活。

    我揉揉他的头髮,他的头髮好细,有点香香的,感觉就是爱乾净的男孩。

    「舒服吗?」他问。

    「舒服...」我瞇着眼睛说,昏暗的灯下他的轮廓看起来特别深邃。

    「插我...」他脱掉短裤。

    我把座椅往后调,让他有位置攀到我的身上跨坐着,我拿了置物盒里準备好的润滑,搓弄了自己的肉棒,也沾溼手指探进他的菊花里,但他似乎比较想要我的肉棒探进去,慢慢褪下蓝色学院风的紧身内裤。他挺立的肉棒看起来似乎也不小,阴毛是经过修剪过看起来显得屌更大了。

    「我还没...」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用他的紧穴一点一滴,吞进了我的肉棒,对,是无套没错,炙热的温度,还有括约肌紧致的肉感,无阻碍的传递过来,这就是BB的魅力....双方肉体更进一步的紧密交合,真实的肉体摩擦。

    「唔...」

    「怎幺...痛吗..」

    「太久没....被这幺大的屌....插入了...」

    这句话真是说得我心痒痒,恨不得马上捅进更深处。

    「喜欢吗...」

    「干死我...」

    我立刻抓着他还穿着上衣的腰,猛力的朝上顶了起来,他先是揉着我的胸摇着,然后一边摇就一边把T恤给脱掉了,他的身材属于没有特别练,却很有吸引力的那种,身上的肤色也算健康阳光。

    在车里这个狭小密闭的空间做爱,再加上自己身上还穿着工作会穿的西装,添了更多的兴奋。我揉着他微微的胸部线条,一边用伸进去的探棒感受着他身体的情慾和热切程度,没多久的就让我想要射进去了。

    「等等...我...想...射了...唔....」

    「射进来吧...射进来吧...灌爆...我的屁眼...」

    我本来还想忍住的,可是看他这幺淫蕩一时之间就达到极点,低吼着泄了进去,他也跟着高潮似的吼着,他闭着眼睛像在感受着自己的肛门被注入着暖流,他的屁眼括约肌像是在啜饮而一阵一阵在收缩着,我手指掐进肉里紧抱着他的背,持续往他体内灌注了好一会儿,内射真的是生命中太过美好的事情。

    「爽吗...呼...」他喘着气在我耳边问。

    「呼...很爽....」我也喘着气回答他。

    那个晚上,阿和没有依约干我。他似乎被我射得很满足,暂时不想射了,想留待下次再加倍奉还给我。我心想说,还会有下次吗?

结果没几天,阿和就又丢我讯,他把我拉进一个小团,里面都是团里跟阿和比较熟的人。大家若有似无的暧昧讯息流动,起鬨着说要约团p,但也没有人真正开始约起来,于是就这样不了了之。

    又过了几天,阿和密我问我想不想约,这次他想约在汽车旅馆玩到爽,忍了好多天,屌快要爆炸了,他说。因为上次只有内射他,但是没有被内射,其实我是稍微有点不够尽兴,当然马上就答应他了啊。

    我开车去接他,一路上他又是一阵「车掌服务」,摸得我的屌胀硬得发疼,要开进mote1柜檯交涉的时候,服务生一直不小心的往我胀硬的裤裆一大包瞄,还打量着我们两个边偷笑。有点小害臊。

    阿和订了一个蛮大的房间,我问他怎幺订这幺大,他说这样干起来才舒服啊,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有小水池,有仿火炉的壁炉,有大浴缸,有帝王般顶级大床,还有......八爪椅(?)

    一进门,我们两个就迫不及待舌头交缠,我一面要把他的衣服给扒了,他就要我别急,从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瓶香槟酒,说要先喝两杯放鬆放送。

    今天本来想穿休闲一点,但阿和想要我穿西装赴约,我拗不过他,就说那你也要把高中制服带出来换上才行。(超想要玩弄高中色底迪啊啊)

    「你有把制服带来吗?」

    他嘴角勾起色色的弧线,给我看了他背包,卡其色的制服叠在里面。

    唔。本来有点消停的屌又开始起了反硬。

    他举着玻璃杯跟我轻敲了一声,然后一饮而尽,我看他那样当然也就跟他乾了。

    「好喝吗?」

    我点点头,「蛮好喝的,」明明没几%的酒精,竟让我的脑袋开始摇晃起来。

    「那我先去沖一下,换衣服喔。」

    我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他往浴室走去的背影。

    再醒过来的时候,有人像小狗般,正在轻轻舔舐我的脸颊。

    我发现我四肢被绑住,裆部周围似乎凉凉的。

    映入眼帘的是穿着卡其制服的阿和。他的脸看起来有点邪恶。

    「阿和你干嘛...」我的脑袋还是钝钝的,身体使不太上劲。

    「就说要加倍奉还了啊。」

    他说完我环顾四週才发现,室内不是只有阿和一个人,似乎...

    那些人的脸我有点印象,好像就是他把我加入的群组里面的那些人的脸啊。他们每个人都穿了不同的制服,阿和穿着高中卡其制服,有打扮成橘色制服海巡人员的,有人穿迷彩军服,有人穿得像工地工人(白色紧绷汗衫、黝黑肌肉搭配警示背心和工地黄头盔+牛仔裤),有人装扮成警察,有人穿了全套蓝色球衣球裤像体院生,还有一个....我仔细一看,那不就是汽车旅馆的服务生吗.....???!

    「小组里面都说想跟你玩啊,怎幺样,如果七个人七种职业内射你,爽不爽?」

    「呃...」

    我立马充血的肉棒,吐露了真实的心声。

    「就跟你说他很色吧?」mote1服务生奸笑对着阿和说。

    我被绑在八爪椅上,双腿开开的,西装长裤的裤裆被撕裂开一个洞,刚好把屌跟屁眼暴露在大伙面前,每个人都虎视眈眈,一面抚摸着自己的裤裆,一面盯着我这个下面不断胀大的淫行西装男。

    这情景也太像g片现场了吧。囧。

    「aiter!赶快去用嘴服务啊?不过不可以让他射出来噢!最后你得用屁眼服务他才行。」军人哥指挥着。

    服务生听到之后,就喜孜孜把我半硬的屌含进湿湿软软的嘴里。

    「谁先来?」

    「我吧。」海巡自告奋勇,提着早已胀硬的鸡巴就插了进来,干......奇怪的是,我感觉我的肉穴早就被他们彻底润滑,且用玩具玩过一轮,空虚得可以,一被肉棒填满才觉得身体的缺口被填满了。

    海巡的屌似乎很粗勇,即使我已经被扩张也被充分润滑过,但还是觉得他狠插进来的时候,觉得有点勉强,很紧,很胀,但因为服务生不断的用他柔软的嘴和舌替我服务着,所以身体很能放鬆地进入「撞况」。

    看着海巡撞击着我,警察跟军人哥就忍不住双双从拉鍊里面掏出自己的大家伙。

    军人哥的显然是征战无数的粗黑上弯军枪,而警察弟兄则是长又直像是随身携带警棍似的,专门处理变态色情狂专用。两个人搓揉了几下就靠近我的脸,双双用军枪和警棍嘲讽似的调戏着,然后开始猥亵地此起彼落拍击着我的脸,真是军警一家...。

    我伸出舌头想要舔他们雄伟的武器,他们俩就一起把饱满的龟头想塞进我的嘴里,可我的嘴根本容纳不下,他们只是想羞辱我的淫蕩嘴而已,开始轮流的用龟头侵犯我的嘴。

    「有够色的...穿西装的家伙都跟你一样这幺爱吃棒吗?」军人哥猥琐的说。

    「好像是噢,上次我把一个西装男才刚铐起来,他屌就硬了,干!」警察弟兄跟着他一搭一唱着。

    「唔...咕...」我的肉穴承受着海巡的狗公腰干得啪啪作响,肉棒得要忍耐着不能射到服务生的嘴里,嘴脸就被两个军警哥哥们调戏着,不太有办法发出呻吟。然后搓揉着自己的工地哥跟体院也终于忍不住靠过来,一人一手隔着西装抚弄着我的胸肌,然后开始在隔空伸出舌头喇机,然后彼此分享着唾液。

    我无意间瞟了旁边一眼,才发现阿和一个人在那里把卡其裤半褪着,卧在沙发上,双腿打开开的,里面穿着一条后空的黑色骚内裤,若隐若现的露出屁眼,搓揉着自己的涨红的龟头。他这一切都是在勾引正对面的工地哥,工地哥总算是发现了,要体院跟他一起过去,好好调教那个淫蕩的高中抵敌。

    「干..好紧...」海巡把屌拔了出去,我顿时一阵空虚,他低下头用舌头舔着我一开一阖的小穴,时不时把舌头给窜入,「欠操的穴。」他说,然后对着军警两人使了使眼色,「你先吧?」军人哥提议。

    警察弟兄就把他又长又直的警棍捣进来处罚我。我感觉直捣到我的胃似的。

    「呃..啊....」

    「干!真的好紧....爽欸...」警察弟兄抓着我的腰一下一下都直捣最深处....老实说....我有点害怕自己的身体,被几乎捅到直肠底的长警棍教训到坏掉。

    军人哥和海巡舌头交缠了一阵,挤了润滑互相「保养」着对方的兵器,军人总算捨得把上弯屌塞进我的嘴里,海巡则是走到警察弟兄背后训斥一句:「学弟,把裤子脱了!」

    警察弟兄先是一脸错愕,但随即只好照办,毕竟学长说得命令不可以违抗。谁知道,警察弟兄也是个闷骚的家伙,里面早就备好白色后空提臀式内裤,方便把菊花随时供给学长洩慾使用。海巡提着粗屌,朝下呸了点口水就朝警察学弟的屁眼挺入。

    「啊啊啊...」警察学弟倒是叫得超淫超大声...叫得全场心花怒放,军人哥的鸡巴都在我嘴里不由得泌出汁液。

    但就像是要叫嚣似的,沙发那头也传来此起彼落的娇喘声,趁着军人哥暂时把上弯屌拔出去的空档,我转头过去,才发现那里已经叠罗汉起来....高中骚弟阿和当然是受,中间则是体院半褪下自己的运动短裤,又是一件又骚又火辣的两条带子繫在屁屁上,后面肏干着的工地哥则是撩起自己的白掉嘎到后颈,挥汗如雨的抓着体院,啪啪啪的打桩着。

    警察弟兄被海巡干到乾脆趴在我身上,和我舌头交缠。军人哥则偶尔把他的上弯暴筋凶器挤入两张嘴间,让我俩用舌头和嘴唇抚慰一直还没上场的他。

    「....我.....忍不住了....」我的前列腺因为海巡大力的操干,不断地被连动着的警棍刺激,加上服务生连绵不断的嘴上服务,我已经濒临高潮边缘了。

    「aiter!屁眼还不快上?!」

    服务生战战兢兢的赶紧骑在我身上,我才发现他的黑色长裤早就剪好一个鸟洞,好让人随时插进去播种啊....未免太专业!

    待服务生的屁眼一就定位之后,海巡就开始不留余地的抓着警察学弟的双手,猛力往前冲刺,那警棍像是按摩棒似的一波一波刺激着我的前列腺,肉棒又被服务生紧窒发烫的穴给吸吮住,再加以军人哥的肉棒塞满我的嘴,并隔着衬衫逗弄着我两颗挺立乳头的多管齐下.....我再也忍不住精关的一泻千里,狂洩进服务生的膣内深处.......

    海巡看我射了,动作便缓了下来,前面的警察学弟也像快崩溃似的得到救赎。

    「这幺快就不行了啊?西装骚男...」军人哥用手托着我的下巴,不怀好意地笑着。

    服务生起身,让我沾着白色黏液的鸡巴,滑出他的服务通道。

    军人哥走到海巡身后,慢慢地解开海巡的腰带,海巡制服裤里居然没穿内裤......原来军人哥才是这些人的支配者....也难怪他有这幺傲人的兵器了,谁能不拜倒在他的s腰带和军靴下呢?

    军人哥倒是不像海巡只会横冲直撞,毕竟他身经百战,很知道怎样鸡姦男人才能让他的屁眼爽,对手屁眼一爽就能放鬆,自己的鸡巴也就会更爽歪歪。

    他解开海巡橘色制服的钮扣几颗,把手指探了进去抚弄着他的胸肌,一边就把上弯的兵器无声无息的,在对方身体还在敏感之际,慢慢的攻入核心。

    海巡的脸一改原本的肃杀,竟开始骚了起来。若是说警察学弟是被迫要把菊花上缴给学长发洩,那幺海巡就是乐得跟军人葛格搞在一起,享受自己被鸡姦的同时又姦着学弟吧。

    不过厉害的是,警察学弟的鸡巴始终还是警棍似的,直抵着我胀着的前列腺,虽然我已然射了一遍....但是屌却还是丝毫没有退潮的迹象,看着警察、海巡、军人在我面前人形蜈蚣,玩得不亦乐乎,我当然也就又兴奋起来,解开钮扣把警察学弟的制服敞开,搓弄着掩藏在他制服底的胸腹肌跟粉色挺立乳头。

    我偶然转头一看,工地哥竟抱着高中骚弟阿和,在吃着中午的火车便当,阿和环抱着挥汗如雨的黝黑工地哥,工地哥平常在工地搬运着那些水泥袋,所锻鍊出来的二头及三头手臂线条一一浮现,脖子和额角上也浮出青筋,一面爽朝着这里走来。

    体院率先把他充斥男性荷尔蒙的鸡巴塞进我嘴里。果然是一股浓郁的洨味,都是平常运动场上锻鍊来的。

    服务生又开始卑微的贵着,用他的嘴帮我把肉棒上沾着的白浊给吸食乾净。军人哥把海巡拖到一旁,让海巡和高中弟阿和舌吻,想跟工地哥对尬,来个高潮忍耐比赛,一较高下。两个人都当仁不让的干着前面淫蕩接吻着,被狂干硬屌还狂甩流汁的btm,而且速度是愈干愈加速,肉体撞击的声音,更加激烈的迴响在屋子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趴在我身上的警察学弟,像是忽然醒了似的生龙活虎,又开始用他的警棍直捣黄龙,体院则是把上衣给脱了,打着赤膊露出他精实而略为白皙的胴体,时而用睪丸肉球,时时而用鸡巴,时而用穿着提臀内裤的屁眼洗着我的脸,真的有够骚淫。

    「啊....啊...要射了...干...干...干.....」

    警察学弟首先发难,皱紧眉间抽搐着腰,紧抓着我的大腿,几乎要把精液洩进我的直肠里去,这家伙就是天生下来让人怀孕好几胎的。他舒着气,拔出长直肉棍,走到水池那边,泡进去休息。

    体院便见缝插屌,他的肉棒不是特别长,却是短小精干,也许是因为常常运动所累积出的荷尔蒙爆炸,所以抽插没几下就想射了,射的时候还特意伏下身子跟我接吻,我感觉到他胀硬的鸡巴在我身体里面,一勃,一勃的灌注那些雄性体液到我体内,用肉穴赤裸裸地承接着这些真是太他妈爽了...

    接着工地哥拽起阿和,让他把甩来甩去的硬邦邦肉棒,塞进我才刚被体院姦淫过的膣内。然后自己就在后面疯狂的打桩抽送。

    「啊....啊.....啊...」阿和凄厉淫叫着,想必工地哥是每一下都精準的撞击在阿和淫蕩的根基——前列腺g点上吧。时不时工地哥就会用手掌,狠狠朝阿和的屁股蛋抽上一下,清脆的噼啪,阿和就会叫得更骚淫,直到阿和总算承受不住地,被工地哥干射在我的屁眼里了....。

    我感觉我屁眼里面的精液量,濒临满载得开始往外溢漏,但阿和一把鸡巴抽走,工地哥就随即补上,不让那精液有空隙流出。

    我总算知道阿和为什幺会叫得如此凄厉。

    因为我也开始浪叫了起来。

    工地哥简直就是一具人体打桩机,而且是直往那个点上打。打到你叫不敢。我的肉棒被他撞得老硬,涨红绷紧的龟头贴着衬衫,马眼不断泌出淫水弄湿一大片,服务生不知道跑去哪里偷懒去了,他应该要用嘴服务吸舔乾净的...

    「啊...哦...」

    「糙...好棒的肉穴啊...里面都是淫水有够滑的...干...」工地哥噗滋噗滋肏得爽歪歪的,我也叫得歪歪爽。

    「啊啊啊啊啊...」忽然我的腰间有股奇怪的酥麻鬆软感,还来不及意识那是什幺感觉,马眼就喷出几道水状像是尿又不像尿的东西。

    「干!潮吹了...这骚货潮吹了....啊干...」工地哥见状一时太亢奋,紧抓着我的腰就送进深处狂洩而入.....量太过大了.....射进我屁眼里的浓精开始溢流出肛门口.....

    在旁边干得正爽的军人哥,迅速把海巡粗棒堵住我快要洩洪的屁眼。

    我感觉我的肛门和直肠里都被千万精子大军给佔据了。甫插入后,军人哥就在后面用上弯兵器调教着海巡,调教得他一声声喘得让人酥麻。

    军人哥不是那种只懂用蛮劲的top,他是技巧性九浅一深地挑动btm肉穴中的各种敏感神经,而海巡一脸仰天看不出是难受还是爽的隔着衬衫揉我胸肌,他粗大的巡味棒,像会充气的肛塞似的,一会儿胀大得抵着g点让人抓狂,一会儿又似乎缩小了点,就在这一紧、一缩之间,我感觉股间胀硬到发疼的肉棒,又开始有潮吹前的预感....像要尿出来似的.....

    「啊...爽...好爽.....干我....干死我....啊....」

    海巡还没射之前,我不争气的鸡巴倒是又再度喷溅出淫水了...我已经叫得没力气再叫了,手脚都被绑住的几小时之间只能任由宰割....身上的西装也是溼了又乾...乾了又湿.....潮得出水了....肉穴更是满涨着都是男人下流腥臊.....

    这就是所谓淫贱的种壶吗......

    最后,海巡也被军人哥干到不能自已地激射进我的体内,有些精华又逼得被满溢往洞口....海巡要下哨前,居然还低下身子用舌头在我淫蕩得快爆炸的菊花边缘骚刮着,他边舔边问爽吗,我颤抖抽搐的屁眼括约肌,白浊色忍不住缓缓溢流出.....极度想要海巡别再舔.....可是我已被姦得力气尽失.....

    「好了啦!滚!」军人哥不禁一脚踹走他,温柔地亲吻着我汗溼的额头和脸颊,舌头像是小蛇般灵活的扫进我唇齿之间。

    「等葛格很久了吧...」

    他在洞口用绷紧的龟头磨蹭了很久,就是不肯好好插进来.....我的穴不断被搔刮得流出浓稠汁液,似乎是在迎接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拜託....」

    「嗯?」

    「求你...」

    「什幺?」

    「插进来....」

    「屁眼好湿啊...你看...」

    他的手指上沾满了不知道几个男人的体液混合,那腥味浓烈到不行。他把手指塞进我的嘴里,我贪婪地吸吮起那些宝贵的男汁,军人哥便趁机突入,他的腰力真不是盖的,很得要领地把凶器当成调教器具,用各种不同方式捣弄花心,捣得人不花枝乱颤也难。我一面吸着他的手指,他就一面深入浅出地干着,时而快到那激烈地像是快马加鞭,时而缓慢而柔软的充满了爱意(液)。

    「啊啊呀啊啊.....」

    已经第三次潮吹了....

    吹到身体都软绵绵像嗑药似的.....

    意识已濒临分裂........

    我没想到我的身体竟有潮吹潜力,而且还一吹吹了三次....潮吹的身体感官就像是海潮一般,不是激烈突起的疯狗浪,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全身都处于一种将要昇天的状态....

    眼睛看得到自己被穿着军装的男人霸气操干着,但耳朵却像是耳鸣似的暂时什幺都听不到,整个人进入了游离状态,仿佛在八爪椅上被操干的虽是我的肉体,但却不是我的意识....

    军人哥最后是让自己浇了一道在屁眼外示威后,又随即肏进穴里的最深处把精液播种而入,一泻千里,射完还硬着持续肏干了好一阵子,就像是再回味似的。

    他把肉棒拔出后,我已经无力再忍耐,满肚子被播种的精液,就这样汩汩沿肛门口淫贱的流出,军人哥用手指抹了一些在自己嘴里后,和我用唇舌交换着那些淫养汁液好一阵子,接着叫服务生过来,把我的屁眼流出来的东西通通舔乾净后,让服务生也内射进我的体内。

    就这样,结束了这场,又神圣,又疯狂的内射种壶派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