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友妻

  我叫王晨,28岁,还没结婚。为人还算老实,平时兢兢业业上班,休息的


    时候会约上几个朋友去唱K,泡泡小姐。


    印象里最疯狂的一次是和两个朋友在吃了晚饭,又去网吧里玩到十点多之后


    还开车三个多小时去隔壁市里找小姐,找完又连夜赶回来。


    因为其一个朋友,就是在隔壁市上班,所以很清楚那边的况,经常会打


    电话叫我过去疯玩一下。接下来下面所叙述的,就是我和我朋友的妻子发生的故


    事。


    我朋友名叫俊,在我读小的时候搬到我家隔壁。然后同一个小,同一


    个初,到最后同一个大。除了三年,可以说天天在一起玩耍。


    在读大的时候,他了个女朋友,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名叫林梦洁。大


    毕业之后他便和他女朋友在外面租了个房子同居了。


    之后过了几年,因为一次不小心,林梦洁怀孕了。他们商量着也差不多到结


    婚的年了,就跟他摊牌了,之后很快结了婚,生了小孩。记得那会我才2


    4岁,连女朋友都没有。


    他们结婚那天,我和另一个朋友俊的伴郎。从半夜三点多起来开始忙,


    然后午在酒店吃饭开始一直在喝酒,直到晚上戚全都吃完散场,俊早已喝


    的不成人样。


    我们这边的风俗就是这样。办婚宴的时候一定要让客人吃饱喝,客人没走,


    人必须要陪着。


    因为我是伴郎,算半个人,并且我酒量不错,所以一直挺着陪着他的戚


    们喝酒,另外一个伴郎和俊一起在睡在酒店客厅的沙发上。


    林梦洁就坐在我旁边,因为她怀孕了,不能喝酒,而且她酒量也不好,属于


    喝几瓶啤酒就会醉的那种。


    (印象里有一次我生在KTV庆生,她喝了几瓶啤酒,就在沙发上蹦蹦跳


    跳耍酒疯,之后就躺下睡着了。那天还是我和俊两人把她背回去的。)酒


    桌上俊的几个长辈估计喝多了,叫嚷着叫新娘陪一杯酒,还动把她的杯子倒


    了满满一杯白酒。我起身说她怀孕着不能喝,我代一杯,然后拿着那杯白酒就


    了。因为从午开始我就喝了不少,白的红的啤的都喝过,可以说这会能在酒


    桌上也是我撑的。在我了那杯白酒之后回过头就吐了。林梦洁我拍打着背,


    让我不要在喝了,等我吐完把她喝的那杯饮料递给我让我漱漱口。


    有过这种经历的应该都知道,喝过混酒之后,特别是吐了之后头很疼,感觉


    太阳要裂的那种头疼。我好一会才缓过来。


    等我回到座位之后,酒局还是继续着。那些长辈还是时不时的跟我碰一下,


    或者说让新娘陪酒。后来一个客人说,怀孕喝点红酒没事的,这客人就开始起


    哄了,非要让林梦洁喝酒,还说了不让我代酒。林梦洁没办法,就起身说了声就


    喝一点点,然后敬了酒喝了一口。有了开头,就停不下来了。一口一口的也喝了


    不少。脸上耳朵上脖子上都是红的。我跟她说别喝了,让她装醉去俊那休息会


    这边我陪着她才离。


    那场酒局一直进行到十点多,等客人们都一个个喝的晃晃的离开我们才


    回去。俊的爸把我们送到俊的新家,让我和另一个朋友睡客房,然后便回


    家了。我和林梦洁的故事也是在这晚发生的。


    半夜,我睡了没多久就醒了,口渴还头疼,我朋友睡在旁边大声的打着呼噜。


    我起身开灯穿着裤衩就去客厅找喝,之后想冲个澡缓解一下头疼。等我打开他


    们家浴室门的时候傻眼了,因为梦洁正在洗澡洗头发,这个时候她正闭着眼睛仰


    着头冲洗头发上的泡沫。


    梦洁属于娇小型的女人,大概160左右的升,而且长相也不错,瓜子脸,


    大眼睛,睫毛也很长。说实话我刚认识她那会便很心动。因为没有女朋友,有时


    也会把她当我手的对象。


    此时的她仰着头,双手抬起搓洗着头发。这样的动作显得她脖子更加修长。


    各位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女人修长的脖子通常会让男人很有望。部可能因为


    没带文,也可能因为怀孕,看着比平时大好多,又大又挺。腹部隆起,毛并


    不浓密,看着很很整齐,平时应该有在修剪。双笔直,小脚。


    她听到了开门声有点惊慌,问了声是谁便一只手遮住,另一只手摸索着关


    掉淋浴,然后拿毛巾擦眼睛。当她睁开眼睛时,发现正呆立在那里的我,发出了


    尖叫。我很慌张,说了声对不起就立刻关上门,之后便杵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浴室里也没有再发出尖叫声,连声都没有。突然的,我不知道怎么想的,打开


    俊新房门查看他有没有被吵醒,然后来到客房查看另一个朋友有没有吵醒,发


    现他们都还睡得很之后,坐在沙发上发呆。脑海不断回忆起刚才的片段,下


    身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我抚摸着自己的老二,恨不得在他们家客厅当场一把。


    十几分钟之后,可能梦洁觉得我已经回去睡了,才从浴室出来。打开门她出


    来的那一刹那,我又看呆了。盘起的头发用毛巾裹住,子的上半部分在浴巾的


    压力下显得更加丰满,皮肤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白皙。


    她转身要关浴室灯的时候发现了我,然后也不吭声,就保持着伸手关灯的姿


    势与我对视。最让我尴尬的是我的手还放在裤里抚摸着我的,还很调


    皮的从裤里探出个紫红的头。


    “怎么还不睡?”是她打破的尴尬,我立刻把手从裤里抽出,然后用裤


    盖住。可因为个头的原因,还是把裤收口出微微顶起。


    “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头还是有点晕,刚才想冲个澡来着。”我们很


    默契的没有提起刚才发生的事。


    最新找回4F4F4F,C〇M


    最新找回4F4F4F.C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今天烦你了,我你倒杯吧?阿俊那戚也真是,把他灌的叫都叫


    不醒,还好有你忙撑场面。”说着从我身前走过,去一旁的饮机我倒。


    闻着她刚洗完澡沐浴散发的香味,看着她弯下腰时呼之出的房,和微微撅


    起的挺翘的股,我的老二仿佛更粗壮了一些,裤收口被明显的顶起。我连


    忙拉扯了一下裤,想把老二塞回去。正巧梦洁回过神看到了这一幕。


    “别塞了,我又不是看见过男人的巴,你就比阿俊的大了些而已。”我愣


    了一下,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梦洁口说出的。在我印象,她一直是那种落落


    大方的大家闺秀,在我们几个哥们喝酒打说这些少儿不宜的话题时她也会红着


    脸回避。然而今天却对我来了这么一句话,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只有我们俩在


    场?我心里想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的话,只能尴尬的笑笑。


    她把递给我,“怎么还不找女朋友?这么多年也没见你找过一个,你冷


    淡?”看我不说话,她又来了一句。


    “我……”我膛目结,“怎么可能。”


    “那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她在我身侧的另一把沙发上坐下,跟我聊起这


    种原本不应该在朋友和朋友妻子之间聊起的话题。“是因为眼光太么?”


    “不至于,我眼光没你想象的那么,可能是因为年轻还想再自由几年,也


    可能还没有遇到对的人,也许突然间出现个让我很想跟她结婚的女人,那时候应


    该就会结婚了。”我组织了下语言回答她。


    “那你这样没有女朋友平时怎么解决生理需求啊?”她好奇的看着我“我刚


    认识阿俊那会,他动不动就我。这段时间怀孕了没办法就看看本电影打飞机,


    有时候还让我他弄出来。还好他没你的大,如果把你这个放我嘴里我估计喉咙


    都会被捅破。”她瞟了一眼我的下半身说着。


    瞬间我目瞪口呆,耳边不断回响她所说的话。看着她裹着着浴巾的样子口


    燥,下身不断传来膨胀感,仿佛现在全身的液都涌到了脸上和下体。


    “哟,我们晨哥居然害羞了?这可不像你今天喝酒时候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梦洁,你别调戏我了,你是我兄的老婆,我可不能对不起我兄。晚上


    的事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在浴室。”我看着她的眼睛,诚恳的说到。心里想着,


    也许是因为她喝多了说话。


    “没事,他睡着呢。我很好奇啊,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啊?打飞


    机么?还是找小姐啊?”她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灵动的双眸,细长的


    睫毛,感的小嘴。


    如果她不是我兄的老婆那多好,我心里想着。可事实是她跟我兄结婚了,


    坐在我面前的时候还怀着四个多月的身孕。


    “跟我说说呗,这里又没别人。看看你的,憋成这样不难受啊?说不准


    我还能你。”她对着我调笑,不知怎么的我看着她那双大眼睛,越来越觉得那眼睛妩媚,仿佛在勾引我说出那越过朋友关系的话。


    “我…有时候憋的难受,也会看些动作片,自己出来。”我不好意思


    的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同时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度。我都说了些什么


    ……


    “这事很正常的,阿俊这段时间还不是一样。他说让我他弄,那也得看我


    心,心好就他吹出来,心不好给我滚一边去!”她看着我自顾自的说


    着。我还是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我去洗个澡。”我说了一句,然后逃


    跑一般的冲向浴室。


    走入浴室,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王晨,你都对她说了些什么?这是你兄


    的老婆。怀着你兄小孩的女人。”想着,猛地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拖了裤,


    准备洗澡。鬼使神差的,我没锁门。是的,我没有锁门,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我


    从来没想过。也许意的时候有,但没想过会发生在现实。


    最新找回4F4F4F,C〇M


    最新找回4F4F4F.C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在我冲澡的时候,梦洁进来了。在刚开始洗没多久,正在擦沐浴的时候。


    她看着我说到“我刚不是说了,如果我心好也许会你。”“梦洁,这样


    不合适,阿俊还在隔壁睡觉。你们今天刚结婚…”我还没说完,就看她拉了一下


    身上裹着的浴巾,“嗖”的一声,浴巾落地,一完的胴体展现在我面前。唯


    一的不,便是那隆起的小腹。是啊,她怀着我朋友的孩子。可是这阻止不了我


    下体的充。


    在她在我面前的一刹那,我就有了反应。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真正的接触


    过女人,虽然自己过不知道多少次,但确切的来说我真的是个,除了本电


    影,我从没有真正的看过女人的身体。我的小24年来没有入过女人的下


    体。


    我这强烈的反应被梦洁收入眼底。“阿晨,你是不是第一次看到女人体?”


    她问我。


    “嗯…第一次…”我回答,声音里带着些颤抖。


    “看在你今天这么辛苦的份上,我让你爽爽。”梦洁看着我,眼神带着妩


    媚,慢慢走向我。


    “这…我……”我吐吐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心里明知道这样不对,却


    有隐隐带着些许期待。


    “好了,别啰嗦了,我又不是让你,我还知道自己大着肚子呢。”梦洁来


    到我身边,妩媚的看着我,然后伸手到一旁的柜子上出一些沐浴,便在我身


    上涂抹,一双手在我身上抚摸。从脖子,到肩膀,到手臂,到膛,到肚子,到


    小腹,到……


    “阿晨,看不出来你本钱不小啊。”梦洁在我小涂上沫浴之后,便


    慢慢揉搓,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手的度,有点凉。也可能是因为我的小


    度太了。


    “梦洁…我……”我尴尬的杵在那里。任她擦拭着我的身体,揉搓着原本不


    该是她接触的地方,有些不知所措。


    “上沐浴你自己擦,我下腰不方便。”她的平静的跟我说,话语里似乎


    有些命令的味道。


    “哦”我答应着,出些沐浴弯下腰涂抹我的下半身。她则到我身后我


    涂抹我的背部。“爽吧?”她自顾自的说着“阿俊认识我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这种


    待遇,以前我们有在一起洗澡的时候过。”她说话的时候似乎很淡定,语气很


    平静。却不知道我现在的心跳,估计没有一百也有十吧。


    “喂,你是打算把你大洗脱皮?”梦洁看着我半天没起身,问道。我直起


    腰,看了看她,尴尬的笑了笑。


    她打开淋浴,一手拿着喷头我冲澡,另一只手擦拭我的身体。冲掉了全身


    的泡沫之后却并没停止,用喷头冲刷着我的小,另一只手抚摸着。两人都没


    有开口,她看着我的下身,我低着头,是不是瞟一眼她的部和她微微隆起的小


    腹。


    很突然的,她蹲下身子,放下淋浴喷头,两手扶着我的小,抬起头看着


    我。我俩就这么对视着,地上的喷头还不住的喷着。


    和我对视的同时,微微张开嘴,然后慢慢靠近。我隐约知道会发生什么,因


    为在    了一些原本不该发生的事。


    “咦,阿晨醒啦?赶紧去刷牙洗脸,就等你吃饭了。”梦洁端着一碗汤从厨


    房出来,对我笑着说,我更疑惑昨晚的事是不是真实的。


    了头,可能真的是梦,瞎想什么呢,然后走进了卫生间洗漱。“阿晨,


    你快点,就等你了!”梦洁敲了下门进来了,凑到我耳边“你厉害哦,我出去后


    又在卫生间呆了这么久,又了一把?”她笑着问我,我惊讶的看着她。不


    是梦,那是真的。眼前的这个女人,我兄的老婆,让我感觉到她此刻的眼神是


    那么风。


    “你快点哦!”她又放大声音说了一,就出去了。等我洗漱完坐上餐桌,一


    切还是有条不紊的发展着,阿俊还是时不时的和梦洁嬉笑我在一旁应和几句,只


    有当我和梦洁的眼神对上时,才能在彼此的眼神,体会出我们之间的故事。


    接下来的子,一切照旧,我们也时不时的会小聚一下,我和梦洁也没有再


    发生什么故事。她在几个月后产下了一个女儿。我买去一些不和小玩看望,


    病床上的她,眼神散发着的光辉,不再带着那妩媚。我也渐渐忘却了那


    晚发生的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