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女大学生的蜕变

  一阵刺耳的闹钟声唤醒了沉睡的我,伴随而来的是宿醉带来的剧烈的头痛,


    昨晚玩的真是够嗨的呢,我想到,毕竟毕业舞会一生只有一次,权当稍稍放纵一


    小次,给生活带来些乐趣好啦。


    说回来,真不敢相信昨晚我居然穿着戴琳娜那件深v连衣裙去跳的舞,第一


    次感受到那种万人瞩目的感觉,虽说不太舒服,但是为了给杰森留下个好印象,


    我这不也是豁出去了嘛。杰森?我是和他跳的舞吗?不记得了……


    昨晚喝的太多了啦,从床上爬起,小小的公寓里五脏俱全。


    看着镜的自己,我确实还是有些骄傲的资本的,我那乌黑亮丽,犹如瀑布


    般柔顺的长发,这张不用化妆也依然丽的脸,是的,我最讨厌化妆了,纯属?


    是浪费时间,虽然戴琳娜跟?我说我的太小了,但我还是很喜欢她们的,


    果然那件连衣裙最能体现我的曲线︴了。


    对了,连衣裙该还给戴琳娜了,要不然就她那个碎嘴,我可禁不起她念叨。


    我可以再顺路去趟图书馆,大的课程一定要先好好自习一下,如果等大后


    天我去了澳大利亚之后可就来不及了,还可以请教下劳尔教授,毕竟数那么有


    趣,谁会错过呢,想想澳大利亚那金黄的沙滩,蔚蓝的大海,我的生活真是太充


    实了。


    套上了一件黑白条纹的t恤穿上了自己的牛仔运动长裤和帆布鞋,准备出发。


    就在我拿起椅子上的连衣裙时,我触碰到了一个坚的物体,存放在兜


    的,那是?


    把那个东西掏出来,黑的,沉甸甸的一个巴掌大的方片,正面平滑的好似


    镜子。我是从哪里把这个拿回来的,谁的盒吗?把这个方片翻转过来,背面刻


    着有复杂的图案,这个是什么?


    那个图案由一个巨大的螺旋和无数细小的纹路组成,在螺旋的央,是一块


    花生大小的红石,红石饱着细小的金纹路。有意思,这个图像,好像在哪


    里见过……


    剧烈的头痛再一次的卷了我,拉玛,对,要去找拉玛。拉玛?为同班同


    ,在昨夜之前我几乎不认识他,总是梳着一头的脏辫,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


    味道,不无术,猥琐,但,但他的巴好大,好想……等等,我在想些什么!


    女士,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好好管管妳那无聊的幻想,再说了,我真


    的有见过他的巴吗?


    好像,好像在那天晚上,在舞会上,我看到了拉玛的巴,那根黝黑粗长的


    ,那种热的触感,一切都记忆犹新,但我真的有吗?我不是在和杰森跳舞


    吗?不,我在厕所,双膝跪地……


    呃,我的头又开始剧烈的疼痛,算了,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没错,先去戴琳娜那里把衣服还了,然后去找拉玛?为什么要去找他?对,


    因为这是任务,我必须执行。


    在去完戴琳娜那里后,我就回公寓了,没有去图书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不知为何,我在路上呆了整整三个多小时,以至于回到家时,天已经全黑了。


    但奇怪的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我了什么,可能是宿醉的鬼吧。


    头和小腹都痛的厉害,嘴里还始终有着一种奇怪的味道,怎么也去不掉。在


    草草的看完下一章的笔记后,就准备去睡了。


    但不知为何,我留下了那个盒子,还把它放在床头,重新又看了一眼那颗


    丽的红石,便深深的睡去了。


    睡梦之,我看到一个虚影渐渐在我身前浮现,那张脸,那是拉玛,他为什


    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他微笑着走向我,我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但我的身体僵的像一根圆木,


    脚在地上生了根,一动也不能动。


    他用柔和的语气对我说:「放轻松,宝贝儿,放松。」他伸出一只手,我看


    到他的手握着什么东西,那东西在发光,红的,柔和的,细腻的,让人平静,


    我的视线聚焦在那璀璨的红光上,思绪开始迷离起来,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没


    错,就是这样,宝贝儿,放松,让自己的思绪飞到霄云外,就看着这红光,不


    需要思考,只要服从就可以了。」


    对,服从,不需要思考,服从拉玛。他继续在我耳边低语着:「现在,我说


    的每一个字都将成为你自己的想法,明白了吗?」明白,我服从。


    「很好,首先取消你的旅行,忘掉它。然后你会刻意的注重自己的妆容,


    会打扮,买一些感的服装,你认为引其他人的关注会让你感到奋。」取消


    旅行,打扮,别人的注视,感到奋。


    「再之后你要去隆,你认为它们太小了,不够丽。」没错,我的房太


    小了,去隆,为了丽。


    「并且?你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增加,你每天都要自慰,自慰的


    时候脑海总会浮现出我的身影,并且每当你达到的时候,你对我的感都


    会加深,明白了吗?」


    明白,自慰,拉玛,加深感,我会服从。


    拉玛摸了摸我的脸,笑着对我说到:「那天的口活不错嘛,这个石头简直太


    好使了,我会把你塑造成一个完的子的,就快了。」


    「好了,现在你会重新进入睡,你会忘掉之前我们之间的一切对话,并把


    我所说的话转换成你自己的想法,晚安啦,我的小宝贝儿。」他用手轻触我的


    额头,随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痛,然后我便失去了知觉。


    毕业舞会之后大概过了有两个星期了,我没有再和任何的朋友见过面,


    但奇怪的是,我发现自己之前好像收拾过行李箱,但我没有任何旅行计划啊……


    这段时间的生活除了有些涨,并没有什么变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金黄的长发依旧丽迷人,脸上新涂的彩和眼影更能体现出五官的立体,


    口两只小白兔在隆过后还是有一点疼,但毕竟是为了丽而出的牺牲嘛。


    是时候了,拉玛,我的男朋友邀请我去他的家客,已经到了出发的时间


    了。我和他已经往了快一个星期了,我不知道这段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我感觉在他的身上,一直有一种对我来说无法抗拒的魅力,每次想到他,我就


    越发的奋,我一定要为他好好打扮。


    从衣柜拿出一件腰v字衣,里面戴上着黑蕾的罩。穿上斜口塑


    身迷你裙和叉字裤,再套上渔网袜。在把10cm的跟鞋穿好后,我重新


    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感的着装,这一身一定能俘获男人们的芳心,那无数饥


    渴的眼神都在注视着我,他们都想要我。


    想到这里,身体下面不禁兴奋起来,沿着大侧向下淌,这条字


    裤一点也无法阻止它们的泵发。我兴奋的跳到了床上,脱下迷你裙,用手将字


    裤剥到一边,小心点,不要把刚的甲弄坏了,迫不及待的用食揉搓着蒂,


    无名和迅速的在的壁扣挖着,啊!
    我感觉着一阵又一阵快感袭来,我又看到了那个螺旋,那颗丽的红石,一


    个身影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我夜思念的拉玛,我的,我的人。


    在到达了拉玛的住所后,我看到他正站在门口,等待着我的带来,他微笑着,


    用他那粗壮而有力的手抚摸着我的部,领着我进了屋。


    「是时候了」他说的,「是时候完成你的最后一步蜕变了。」他从身后拿出


    那悉的黑方块「看着它,再次感受这红光的柔和,想起真正的你。」


    黑方块又一次发出红的光线,只不过这次比之前都要更加明亮,强烈。


    这光芒刺入我的眼瞳,随着黑的螺旋将我的思绪穿透,带着它们,渐渐的,


    消失不见。不能思考,只能服从,对,我会服从。


    「没错,就是这样,服从我。」服从拉玛「很好,接下来,我将会改变你的


    人生,宝贝儿。」


    「好了,咱们首先要明确一下你的位置,回答我,我是谁?」你是拉玛,我


    的男朋友,我的人。


    「那你是否你的男朋友,你是否想要为他付出一切。」是的,我会为拉玛


    付出一切。


    「那你会答应我的一切要求吗?」是的「你会服从我吗?」是的,我会服从


    「那么你会为我付出一切,服从我,接受我的所有要求是吗?」是的「那么,这


    么来说,你会为我献出一切,我拥有你,你服从我,那我到底应该是你的什么?」


    你,你是我的人。


    没错,拉玛是我的人,我会为他献出一切,我会服从……


    「很好,接下来你会申请退,你厌恶习,你厌恶一切费脑子的事物,你


    不喜欢思考也不需要思考,在你脑海唯二存在的,便是取悦人和找更多的


    巴,同时你会是我的专属女,用尽所能的去为我拉客,你所的一切都是在渴


    求我对你的奖赏,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有要求,你就会毫不犹豫的?张开双,


    等待着我的临幸,明白了吗?」


    明白……明?不,不要!我不要退,我的业,不,我不要女!


    「嗯……有意思,我是不是你的人?」是,您是我的人,我存在的目的


    便是取悦您。


    「那么,你为女去挣钱会使我快乐,所以你会去女。」是的,我会


    去女。


    「并且如果你要坚持自己的业的话,你就没有时间去女,就无法取悦


    我,所以,你会退,因为你要取悦我,你为此而生。」是的,我会退,为了


    取悦人。


    「这才对嘛,接下来,我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你格的一部分」明白「你


    是一个子,一个人尽可夫的,你将会永远饥渴,使用一切手段去追求巴,


    你的着装要,骨,你存在的目的就是要男人,而且你是属于我的,你会


    遵守我的一切要求,你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我的大巴,明白了吗?」明白,我


    是一个子,一个人的专属。


    「很好,你会成为一名很优秀的女的,好了,苏醒吧。」


    拉玛的手再一次触碰到了我的额头,随着一阵剧烈的头痛,我醒了过来,


    我感觉自己好像缺失了些什么,有些事我还没有完成,但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如今的我所,所想的一切都是如何去取悦我的人,拉玛。


    我双膝跪地,抬起头,望向拉玛那英俊帅气的脸,媚笑着说到:「人,请


    让这个小货来您那又黑又粗的大巴。」


    在退之后,我已经近乎失去了时间的观念,在挂掉那个烦人的劳尔教授的


    一遍又一遍的电话后,我起身下了床,一根巨大的黑假阳从我的小滑落,


    同时股传来一阵充实的刺激感,小淘气鬼,原来我一直都没有把你拿出来啊。


    我就这么让股的塞静静的呆在那里,毫不顾忌自己的已经了


    满地,我就这样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躯,不禁又拉了拉自己的两个


    环,在享受拉扯头所带来的快感的同时,我重新将地上假阳捡起,将它整个


    入嘴,想象着在给人口的画面,我再一次的了,人,我上就去


    见您!


    整理好妆容后,重新看向镜的自己,脸上的浓妆和红刚刚好的体现出我


    的天,一头金发和魅惑的眼神以及前两个巨大的房证明了我是个人尽


    可夫的子。


    而脖子上的嵌着红石的项圈和小腹间的黑桃刺青代表着我是属于人的小


    女,我给人拉客,为人赚钱,好让人在心满意后宠幸我的小,


    用他浓厚的液填满我。想到这里,我的再一次决堤一般的从两间出。


    该去见人了,这几天的客户出手比较大方,三管齐下,身上所有的都被


    填的满满的呢,几次群p后,很容易就满了人设下的目标金额。


    我穿上那条将半个股出来的皮质超级迷你裙,一双吊带渔网袜,15c


    m的方头跟鞋,当然,像我这样的货是绝不会穿裤的,要让路人看到我那


    满是的小才能拉到客嘛。


    当然如果遇到大巴的嫖客,我也会免费给他打个加口,毕竟大巴


    有谁能够拒绝呢?


    穿上出半的半透明T恤,里面戴上一件的超迷你吊带比基尼,虽说


    不穿也可以,但这样一来即增添了趣,又能体现出我女的身份,何乐而不为


    呢?


    好啦,不要再墨迹啦,人还在等着我呢,我的生活,多么的好而充实啊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