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搜索


合作导航


成年的儿子离不开母亲

  成年的儿子离不开母亲
作为办公室主任,计适明少不了跑前跑后,他偶尔也抽空去陪陪老太太,作为投资的资本。那个小护士长得也还算可以,只是人看起来比较小,象是还没发育好似的,不过看起来很精致,不知道徐县长用过没有?计适明想。
看着小护士伺候前伺候后的,计适明就常常心不在焉地一边跟老太太说话,一边用眼溜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半滴的什么事来。
“你母亲可好?”老太太时常提起他的母亲,每次提起时,计适明都感觉到一种幸福感,那倒不是母子亲情般的温暖,而是自己和母亲的关系,看着老太太一人独住,他甚至想,自己什么时候也有这么一套房子也好,那他就不用找什么小护士。
“她老人家很好,还让你惦记着。”计适明寒暄着,看着老太太一脸的富态,比自己那个老母亲稍显胖一点。他扒了一只香蕉,递过去,“来,吃只香蕉吧。”
“唉……”老太太慌不迭地接过去,“你吃,你吃。”她满脸幸福地看着他,象自己的母亲。
计适明看着她把香蕉慢慢送到嘴里时,突然产生了一种淫秽的想法,如果把这个送进……那会是怎么一种情景?
“你真会伺候人!”老太太夸奖他时,他才醒悟过来。“你妈一定很幸福!”
“呵呵,是啊!”想起母亲在自己身子底下,他不知道母亲是一种什么滋味,是幸福还是一种畸恋?
“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妹妹。”
“奥,也该找婆家了吧?”
计适明突然一愣,这倒是个好办法,可妹妹还在上学呢。“伯母。她还在上学。”
“是吗?你妈真是个福人,儿女双全,不像我,只有徐子这一个。”
计适明赶紧附和着说,“有这一个就长起百个,赶原先可是县太爷呢。”
“呵呵,还不是你们这帮子人围着他吗?”老人说着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
计适明看到老太太说起儿子那种幸福的感觉,心里一阵嫉妒,母亲好久没有这种表情了,自从那第一次上了她之后,她见面都尴尴尬尬的,母子两人在一起时,没有几下,就开始了那种动作,母亲开始不自然,可经不住几次,就完全由着自己胡来。现在他要看母亲的那里,母亲也不再推脱,而是很自然地让他脱光了,即使在院子里,也不再拘束。
“这护士晚上也住这里?”计适明无意识地问。却意外地看到老太太脸上划过一丝不适,但仅仅是片刻功夫,就不见了,可就这么一会,计适明就扑捉到了。换了别人,也不会发现,可计适明心底里已经不再是那种单纯的人。
“她,她不在。”老太太似有不愿继续说下去。
计适明赶紧转移话题,“哦,伯母,我还有点事,赶明儿再来看你。”
“你就别费心了,这里有个人就够了,你们都是忙人。我只能给你们添乱。”老太太到很通情达理,歪下床想送一送,却被计适明制止了。
“没什么忙,我抽空再来。”那个小护士见这场面,赶紧跟过来打招呼,计适明招待了几句,就走出来。
徐县长这几天下乡去了,市里最近要去各区县联系点检查,他临走的时候嘱咐计适明常去看看老太太,计适明就安排好工作后,偷空着忙地去县长家里。
“主任,市府下了通知,说明天上午到联系点检查督促,是不是告诉徐县长一下?”办公室的小王小声地汇报着。
“没说都是哪些人来?”
“陈副市长带队。”
“那你赶紧安排一下乡镇,做好迎查准备。”计适明看着离去的小王,拨通了徐县长的电话。
“徐县长,市里下来的时间已经定了,哦,明天上午。那好,我就安排。”挂上电话的时候,他知道徐县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就赶紧去了办公室。
等到了办公室,他忽然想起徐老太太交待的事情,便急匆匆地回了家,那可是在县长面前讨好的事。
院子里围坐着几个老太太,看着计适明回来,都赶忙打着招呼,母亲好象是很得意地,眼睛里自然流露出一种骄傲,计适明笑嘻嘻地进了屋,却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他知道肯定母亲收拾过了。
“妈……你过来一下。”
“哎……”母亲听到儿子的叫声,就匆忙离了身,跟着就听到七三八四的羡慕声,“你儿子叫你呢,快去吧。”“看人家孩子真有出息。”母亲心里甜蜜蜜的拽拽着大腚往屋里走。
“妈……我放在这里的那个盒子哪去了?”看到母亲进了屋,计适明瞥了一眼。
“哦,我收拾起来了,在……”母亲想了一会,“想起来了,看我这脑筋,在床头里。”母亲笨拙地走到床边,弯腰从床头里摸着,计适明看到母亲肥大的屁股撅着,那宽大的裤子裹在母亲的身上显露出两腿间的缝儿。
“你要那盒子干什么?”由于弯腰下去,母亲散乱着头发披在两肩。
“是给徐县长母亲准备的。”他不经意地说,听到母亲嗯了一声,忽然就产生了一股冲动。
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盒子,计适明看着母亲仍然歪着身子,心里一阵激动,就着那个姿势伸手掀起母亲的衣襟。
“要死。”母亲羞羞地打了他一下,嗔怪着。
“妈,你没听她们说你生了个好儿子。”他摸着母亲那肥肥的屁股。
“我生了个好儿子,谁家稀罕你这个魔头。”母亲脸红红的想站起来,这个时候她没心思和儿子这样。
“妈……”计适明扔掉了盒子,将母亲搂进怀里。
“要死呢,”说着眼睛斜视了门外,从窗户的余缝里看见坐在天井里晃动的人头,“还不赶快给人家送去。”
“妈……不急。”他从母亲宽松的腰带里伸下去。
“小明,你就不怕……”母子两人轻微地抗拒着,母亲还是担心院子里的姐妹们。
“听说人家都要做县长了。”
“这老太太有福呢。”
“早年我就说,人家长了一个福相,祖坟上冒青烟呢。”
计适明就在人们羡慕议论声中,环抱着母亲,插入母亲的底裤里玩弄着。
“小明……”母亲弯着腰气喘吁吁地,仰脸乞求地看着他,却被计适明捏住了下巴,将嘴巴对了上去,“唔……”母亲本想让儿子住手,却不曾想似是自己主动送过去一样,被儿子亲个正着。
“你没看老太太嘴上有颗痣,那可是福痣。”
“当年毛主席那下巴上就有。”
几个老太太在求证着计适明升迁的渊源,却勾起计适明的强烈好奇心,他记得那个午后,就在母亲临起身的一刹那,他隐约地看到母亲那里有一点影子,虽说只是在眼前一闪,却让他从此留下了一个印记。
“妈……”
“该死!这个时候……”母亲挣脱出儿子的亲吻,却被儿子解开了裤带,“别……”院子里的她们还在嘁嘁喳喳,自己就和儿子在屋里,老太太的心里一时难以接受。
压住了在床沿上,母亲那肥硕的屁股露出来,“她们说你嘴上有颗痣。”
“你……?”母亲一时疑惑儿子的动作。
“那天我记得你这里……”母亲的内裤很宽松,抓在手里轻易而举地就褪下半个。
“小明,”眼神满是乞求,却经不住儿子的执拗,抓住内裤的手被儿子掰开了,那缕阴毛就在儿子的眼前晃动。
“我看看……”
“你就不能晚上……”母亲的口气有点埋怨。
高高鼓鼓的肥白被那蓬散乱的阴毛遮掩着,计适明用手扒拉着,分开了母亲的两腿,一颗明显的肉瘤在左边的唇沿上。
“妈,你真的这里有颗痣。”
“哪里?”不明所以的母亲脱口而出。
计适明手指肚按在那里,低低地说,“你的屄上。”
“啊呀……小畜生。”她没想到儿子这般折腾,就为了求证自己的私密之处。
“妈,和你嘴上一模一样。”看着母亲嘴下的那颗,轻轻地按揉着。
“快放开我,别让她们看见。”母亲害怕地望了望窗外。
“她们能看见你这里?”分开粘连在皱巴巴的唇瓣上的阴毛,计适明有点紫胀的脸上血往上涌。
“快放开我。”母亲想爬起来,但那微弱的力量在计适明的压迫下,毫无效果。
仔仔细细地挑弄着,翻看着千遍不厌的母亲性器,“妈,你这里除了爸,谁都没有看过。”
“小明……妈求求你。”母亲不得不仰起脸看着他。
计适明却压住了母亲,另一手褪下裤子。
“别……”母亲慌急地担心着外面的动静。
“搞一回吧,待会我还得接待市里检查。”计适明看着母亲旁边的那颗痣,裤子只褪到屁股下,在那颗痣上蹭了蹭,他没想到真如相书所说,女人的嘴巴和下面是一致的,蹭得母亲浑身紧张起来,计适明看着母亲紧张的样子,就扶起鸡巴顶了进去。
母亲被顶得身子一哆嗦,他没想到儿子借回家拿东西的空儿还要和她做一回,这以后哪还有个头?心里想着就希望儿子快点结束。
“这娘俩在屋里做什么来着?”母亲听得出是东院胖婶的声音,就赶紧催促着儿子。
计适明却一腿压着母亲的大腿,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姿势进进出出。
“小明,你要搞就快点,待会她们……”精神高度紧张的母亲害怕出事。
“怕什么,她们不会进来。”他说着就趴上去,看着鸡巴一点一点地挤进去。“妈,我没想到你那里真有颗痣。”计适明舔着母亲的嘴唇。
“你快点吧。”
计适明知道母亲害怕,飞快地压进母亲里面,一时间听到水声啧啧伴随着一两声床的吱嘎。
“老婶,我家里还有客人,就先回去了。”胖婶的小外甥一直住在家里,中午女婿回门,她做好了饭让他们爷几个喝上,就来凑热闹。
“哎……”母亲慌不迭地答应着,起身想挣开儿子的纠缠,却被计适明抱进怀里。
计适明听到屋外挪动凳子的声音和彼此招呼声。
“小明……她们……”母亲被挺进深处,浑身颤栗着。
计适明粗重地喘着气,在东邻西舍的招呼声里,刺激地僵直着身子,跟着一阵喷射。
“妈……出来了。”他长舒了一口气,欣喜地看着母亲。
“要死,都弄进去了。”母亲慌慌地站起来。
计适明看着母亲拿内裤擦了一下,急忙提着裤子。


猜你喜欢